曹丕是怎么刁难曹植的?让他以牛作诗,却不准用牛这个字

不读三国诸史话,不可语之为英雄。三国叱咤的兵家事迹与乱世遗响。其中魏国的兴衰可谓其中最精彩的部分之一。而提及魏国,除曹操外,曹丕和曹植间的恩怨交锋也是千百年来说不完的谈资。

曹植是建安文学之先锋,可谓乱世间稀有的才子。而曹丕作为父亲之继位者,当仁不让地同样拥有才华,堪称双骄的两兄弟何故视彼此为死敌?

据说,曹丕视曹植为眼中钉主要有三大原因。其一,由于曹植异乎常人的诗才与聪颖,曹操一度将其视为接班人,这简直明摆着成为了曹丕野心的威胁。当然欲要铲除才可心安。

其二,传说曹植曾与曹丕爱妻互生情愫,洛神便是对其妻的暗喻与美称。这对于魏国之主而言是不由分说之耻辱。

其三,便是赤裸地对于弟弟才华的恼恨万千。为何他能顷刻写就鸿篇,而我一夜未果?心胸并不宽广的曹丕基于以上几点的考量,最终深深立下了杀他的誓言。

心意定下,便是寻找机会。

某日二人并架出行,途中见两牛角力,一牛不慎被顶下井而死,曹丕计上心尖,令曹植骑马百步内作诗一首,要写出两牛事件始末因果,而不准提及“牛”、“井”、“死”,若完不成则死刑伺候。甚至拿出文人骨气一说来羞辱讽刺他,可谓阴狠毒辣至极点。

曹植不愧为诗才,不到百步就写就奇诗,以“肉”代“牛”,以“石窟”代“井”,满含辛酸暗喻地将诗奉上,免去一死。后人观其作,无不惊羡于其才学。因此这首百步诗才称得上是曹植才华的终极体现。

但曹丕并未因此放过他,下一次,曹丕更是自认聪明地出了一道千古难题:七步内成诗一篇,否则仍是索命。穷途末路,曹植冒死写下七步诗,声声含泪,道不尽心底的冤屈和呐喊。

本为一根同生之兄弟骨肉,何苦操戈相斗?我已不与争锋,为何定要我赴黄泉?殊不知,生于乱世王家,命运就是这等残酷薄情,无处逃脱。

躲得过哥哥的阴谋奸诈,躲不开自己的心结,史书言其正值壮年却最终郁郁无所发泄,寂寥亡故。大概至此,魏文帝总算放过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