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呆霸王薛蟠的行酒令,才知道《红楼梦》的真含义,真乃大家也

看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大户人家的泼皮无赖,欺男霸女,不学无术,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典型的流氓官二代,有钱武德,还略傻。呆霸王这个外号就很好的形容了这个人物的性格特点。很好奇为啥他的妹妹薛宝钗却如此知书达理,不过今天不讨论这个,我们来说说红楼梦最经典的行酒令,也就是我们呆霸王薛蟠的“黄段子”行酒令。

原文如下:女儿悲,嫁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窜出个大马猴。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女儿乐,一根“几把”往里戳。

没错,按照我们世俗的眼光来看,这就是著名的黄段子啊,不仅少儿不宜,成年人看了怕也是觉得粗俗不堪吧。甚至有人说,你看看曹雪芹写的这是些什么啊,不就是黄段子吗?配不配得上“四大名著之一”这个称号呢?

其实我想要说明的是,这恰恰是曹雪芹先生的高明之处,所谓名著,就一定要通篇都是大道理,高深的学问吗?不尽然也,真正能让群众读懂并且接受的读物,古往今来,你见过哪几本是通篇大道理的?真正的高明都是在细枝末节之中体现的,也有可能是在污浊之中体现的,比如从红楼梦的薛蟠身上。

因此,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这首行酒令,前两句稍显粗俗,后两个则加足了马力,把人生最本质,最原始的乐趣和愁苦都表现了出来,正所谓“英雄本色”也。

我们再看前面宝玉的行酒令: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

其实这不过是薛蟠行酒令的升级版,是高雅的说法,因此,从宝玉到薛蟠,我们不但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也看到了曹雪芹老先生这本巨著之中雅俗共赏的能力。

接受大雅,也不厌烦大俗,人生不就是如此吗?高层有高层的文化,低俗有低俗的性情,正所谓褪去外衣,不过都是赤裸裸来去无牵挂,何来高雅文化和低俗文化之分别呢?

所以,薛蟠的出现,他这个类似于“黄段子”行酒令的出现,不过是曹雪芹嘲笑这世间所有自喻为“高雅”的文化和人,何为高雅?不过是你认为的高雅罢了。

也许在别人的眼睛里,你的高雅不值得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