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时期时的希腊军人,如何打理自己的衣食住行?

后勤是一切军事行动的基础,军人的衣食住行往往能够影响军队的整体战力。那么,古典时期时的希腊军人,又是如何打理自己的衣食住行呢?

武器与穿着

古希腊服饰与后来的罗马大体类似

古代世界并没有统一的制服概念,士兵们的衣物都可自行挑选。当然,在生产力不甚发达的大环境下,其实也没有太多的选择可言。但在用于具体作战的装备上,任何军队都会对应征者提出较为统一的要求。

古希腊人穿的主要服饰和后来罗马流行的“突尼克”并没有多大不同,两者都是一种宽松的束腰外衣。由于地中海沿岸的冬暖夏凉天气,这样的衣服就基本可以满足士兵们的最基础需求。如果天气转冷,就在外面多披一件斗篷。这种斗篷由一块长方形的布构成,穿戴时将其围绕躯干,用胸针或纽扣将别在肩膀上。

早期的迈锡尼护甲因太重而引起行动不便

早在文字记录出现之前,古代军人就意识到需要用护甲来保护自己的身体部位,应对各种防不胜防的毒打。作为古希腊城邦时代的先辈,迈锡尼希腊人就用铜甲把自己围得像个大水桶一般。但过大的重量,也让穿戴者的行动受到限制,因此就需要马车代步。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越来越多的步兵选择披挂轻便护甲登场。用集团作战的阵型,为所有人提供更高层次的防御。

继承这一发展路线的城邦希腊,就很快普及了标志性的大圆盾。这种盾牌主要由皮革、木头和青铜制成。皮革作为内衬,木头作为核心,青铜作为外壳,直径足有85厘米,是常人身高的一半。虽然总重量达到6.2公斤,但也足以挡下当时的绝大多数单兵武器攻击。

大圆盾是希腊步兵的主要标识

除了盾牌,古希腊士兵的护具还包括头盔、胸甲以及保护小腿的胫甲。这些装备在早期都由青铜锻造而成,后来则逐渐让位于更好的铁制产品。为了在减轻重量的同时还保持相当的防护水平,更新的复合甲孕育而生。这种盔甲主要由铜片或铁片拼接而成,但在外层还会覆盖亚麻或皮革外衬来防锈。

通常情况下,古希腊步兵的防护三件重量在10公斤左右。再加上2-3公斤的矛与剑,和重6公斤的圆盾。这样,全副武装的希腊人就需要背负18公斤的战斗装备。

一名希腊步兵的主要作战装备

军粮及其来源

吃饭直接关系到军队在下一场战斗中的表现

古希腊人对军粮也非常重视,选择的食材包括大麦、小麦、小米、葡萄干、猪、牛、羊、鸡、葡萄酒和各类蔬菜。一旦机会合适,还会想尽办法搞到鸵鸟、蜂蜜、野驴、鸨、羚羊、奶酪等等副食品。

除了吃饭,古希腊人也重视军队的饮水问题。但干净的水源并非在任何地方都能轻易找到,所以喝酒就成为古代军人最保险的解渴方式。也由于当时的酿造技术不发达,酒的度数大多较低,所以适当饮用并不会造成烂醉场面。

饮水也是军队保持战斗力的重要内容

甜葡萄酒是古希腊人的最爱。即便是去打仗,希腊士兵也舍不得离开可口的葡萄酒。通常做法是携带事先准备好的葡萄汁,在饮用时加入淡水。这样可以根据需要,随机调节酒的浓度和酒精含量。酒精本身所具有的消毒功能,也因此得到了玲离尽致的体现。

当然,因为古代的运输技术落后,希腊人不得不经常在战争期间进行搜粮行动。尤其是在家乡之外的地方作战,就地补给便成为了养活整支军队的主要手段。古希腊人通常的口粮征集包括了购买、勒索和劫掠这三种模式。

当经过友军和中立势力的领土,希腊军队通常经由这些势力建立的市场来购买所需要的粮食。因为一些城市害怕将别人的士兵放进城内,所以只在城外设置采购市场。购买者通常也不介意沿途城市是否真心友好,只要能完成交易,就不会花时间和精力去刁难东道主。只有到了敌对领地,才会纵容士兵进行没有节制的搜刮。

葡萄酒在古希腊是重要的饮水消毒手段

营地生活

在合适的地方扎营是所有指挥官都必须考虑的问题

营地生活绝不会舒适惬意。床褥只是往地上铺一层亚麻布或者皮革,有时更会恶劣到只有稻草、树叶和芦苇上。即便号称最能吃苦的斯巴达人,也会被这种糟糕的床褥惊到。

营地本身的建立与防御,也是古代将领所需要思考的问题。尤其在没有友好城市提供住宿的地方,野战营地就成为军队的必修课程。简单的行军营地通常都没有壕沟、木墙和瞭望塔这些防御建筑。所以选址就要尽量依托山脉与河流等地理因素,再安排专门的士兵负责警戒。

结构简单的古希腊行军帐篷

行军与运输

沉重的作战装备往往不能由士兵个人全程背负

除了较重的战斗装备,古希腊士兵还有不少非战斗器具携带。包括烹饪器材以及吃饭的锅碗瓢盆,以及诸如斧子、铁锹、镐子、镰刀一类的工具。再加上住宿时需要的毛毯和帐篷,重量大到任何士兵都能以长期独自肩负。

所以,希腊人往往随身带着一名搬运工来分担重任,并让运输队里的牲畜背负一些人类不易背负的用品。这些搬运工通常都是士兵的个人奴隶,平日里就做惯了苦工。在阶级对立最为明显的斯巴达,甚至会出现1个重步兵配10个奴隶帮工的奇特景象。但后来的马其顿军队,就为了增强军队素质和行动力,规定几个士兵才能拥有一个奴隶苦工。

善于吃苦的斯巴达人都要带上大量的奴隶帮工

然而,真正的运输大头还是粮草。以最不依赖稳定饮食而出名的斯巴达人,每天都需要大约2公斤的食物。他们的奴隶吃的更少,但也需要1公斤口粮。所以,一支规模达万人的古希腊军队,其实至少准备有自己人数2倍的粮食份额。否则军队在半路上就可能出现粮荒,进而影响士气与至关重要的战斗力。

因此,驼兽对于后勤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一匹驮马就能背负182公斤的物品,一头骡子则能背负136公斤的重量。而最差的驴子也可以负担70-90公斤的辎重。

古希腊人不会放过任何使用驼兽的机会

但任何牲畜自己也要吃东西生存。一匹马每天需要至少5.5公斤精草料以及6.5公斤粗草料。一头骡子每天则需要4公斤精草料以及6公斤粗草料。所以,驼兽的数量太多,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当运输规模超过一定的数额,用吃的更少的奴隶反而更为划算。如果在两者皆有的情况下,使用大马车则可以有效提高驼兽的运输效率。但前提是进军路线上的道路系统发达。在理想情况下,一辆大车的运载量就可以是骡子的5倍。

最好的运输方式,无疑是靠水流和风力前进的船舶。哪怕载重只有40吨的小商船,也只需要22艘就能满足两万人的粮食需求。这就给沿海行军提供了便利。

古希腊时期的商船

总的来说,古希腊人的后勤学是既简单又科学。以后世眼光去审视,自然有很多落后和不到位的方面。但用发展的态度去看待,古希腊后勤学已在基础层面解决了后世战争所面对的大部分后勤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