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佐斯打响“隐私保卫战”

在隐私受到侵犯并可能被公之于众的情况下,富豪会怎么做?是掏出巨款私下和解息事宁人,还是拿起社交网络的武器抗争到底?全球首富、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选择了后者——“来吧!我不怕曝光!”

一向低调的贝佐斯对于这次“桃色绯闻”的激进反抗震惊了整个科技圈,也暴露了他性格中鲜为人知的特点。尽管贝佐斯经常出没于公开社交场合,但他对自己的私生活以及公司事务向来谨慎处理,进入亚马逊公司参观的人员都必须签署保密协议,亚马逊的财报发布会上贝佐斯也从来不说话,整个发布会禁止录音和摄影,记者只能用笔记。“亚马逊并不是一家神秘的公司,只是我们永远只在需要说话的时候说话。”这是贝佐斯一贯主张的公关策略。

第一个“掀翻桌子的人”

然而,这一切的矜持都随着贝佐斯25年的婚姻一起被打破。上个月,贝佐斯刚刚宣布离婚后不久,就有媒体挖出了他出轨的桃色丑闻。上周,事情开始发酵,这个叫做National Enquirer的杂志声称自己掌握了大量的贝佐斯出轨裸照,并以将其曝光相威胁。但深谙媒体套路的贝佐斯非但没有屈服,反而是拿起了社交网络的武器,在Twitter上率先发文曝光了事件的全过程,揭露该杂志的阴暗面。

贝佐斯的长文发布后,赢得了大多数网友的支持,一些网友认为,拿个人隐私照来敲诈是犯罪行为;甚至有网友在评论中写道:“我并不喜欢你贝佐斯,但是这件事情上我完全赞同你的做法。”

作为乔布斯之后最具变革力量和关注度的全球首富,贝佐斯激进的做法让很多人震惊,就连当年的乔布斯可能也很难做出他这样的举动。在网络时代,贝佐斯的“反曝光”不仅扭转了自己原本所处的极其尴尬的境地,以“受害者”的身份获得了更多人的好感,而且这一举动更加具有象征意义。当大部分人对于隐私被侵犯已经习以为常,贝佐斯成为了第一个“掀翻桌子的人”,勇敢地站出来大声说话。

今年1月9日,贝佐斯突然宣布与妻子Mackenzie Bezos达成和平分手,结束25年的婚姻,科技和投资界一片哗然。按照亚马逊当天的股价,贝佐斯的个人财富已经达到1370亿美元,他拥有亚马逊16%的股份,离婚后财产的分割将对公司股权结构产生重大影响。

尽管获得了公众的声援,但这起事件仍影响了投资人的情绪,亚马逊股价周五大跌近2%。自贝佐斯宣布离婚以来,亚马逊近一个月股价累计下跌近5%。不过华尔街分析师仍然认为,应该更加关注公司基本面,而不是企业高层的“花边新闻”。券商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Michael Pathe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起事件对亚马逊的影响几乎为零,投资者不应该为此担心。”

贝佐斯拥有的《华盛顿邮报》认为,他受到了来自政府部门的黑客攻击,这更引起了公众对于网络和媒体所充斥的侵犯隐私行为的不满。该报还暗示,由于National Enquirer的母公司AMI(American Media)是特朗普阵营的媒体,而特朗普一直与贝佐斯为敌,并指控《华盛顿邮报》是他的“政治武器”,National Enquirer试图用曝光贝佐斯来取悦特朗普。

特朗普、沙特难脱干系

目前,联邦政府检察官已经对此事介入调查,并可能牵连出更多潜在的犯罪活动。AMI的拥有者David Pecker与特朗普私交甚密,贝佐斯的推文中所曝光的邮件也将Pecker与沙特等方面错综复杂的关系裸露在聚光灯下。

不过Pecker的律师已经在最新的公开电视中表示:“National Enquirer所掌握的桃色照片和细节均来自可靠信源,而无关特朗普沙特或者特朗普的顾问等人。”贝佐斯此前承认自己聘请了独立调查团队介入此案。

而更大的麻烦是,根据去年AMI和美国当局所签订的司法豁免协议,并在条款中规定AMI不得在三年内从事犯罪活动。而如果AMI此次敲诈贝佐斯的罪名成立,那么将会把更多与特朗普有关的旧案重新翻出。对此,AMI已经发表声明称,对贝佐斯的报道将是完全合法的。

美国法律政治学者张军律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相信贝佐斯的隐私被泄露,背后有很强的线索指向“政治动机”。据了解,去年5月,AMI出版的一本杂志就盛赞沙特王储领导的“新王国”。不过,沙特外交事务大臣已经于上周五否认该国参与向National Enquirer泄露贝佐斯隐私事件。

受到威胁的并不是只有贝佐斯一人。美国调查记者Ronan Farrow周四在Twitter上曝光了自己受到来自AMI的邮件威胁。Farrow称,他和另一名享有威望的记者都收到AMI的警告,要求他们停止新闻调查,“不要再挖了,不然就毁了你。”邮件中写道。另一位美联社的调查编辑Ted Bridis也表示,自己收到过来自AMI雇佣的内幕人士的警告,但是他声称:“这不会阻止我们的报道。”

不过贝佐斯的经历实属罕见。就连他自己也说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一位拥有明星代理经验的律师Bert Fields表示,AMI的公司管理非常糟糕,这从他们发给贝佐斯的信中就能看出。“这封敲诈信在我看来是让人恶心的。”Fields表示,“以照片相威胁逼迫别人说你好话,这是有点出格了。”Fields曾代理过Tom Cruise和Dustin Hoffman等人的案件,他表示,贝佐斯的案子是他从未见过的。“通常媒体要说某个特定的人的不好时,会给律师先看一下,这是行内不成文的规定。”Fields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