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在对比中寻觅过去

马德里可能没有巴黎出名,历史也无法比肩不朽的罗马,即使和巴塞罗那放在一起,同样无法撼动后者在现代主义建筑史上的地位。然而,当南欧炽热的阳光洒向马德里的时候,我们终会发现这个“丰水之地”绝非泛泛之辈。

作为欧罗巴第一个日不落帝国的首都,马德里头顶“欧洲之门”的桂冠。即使没有巴黎的埃菲尔铁塔,没有罗马的古角斗场,没有巴塞罗那的圣家族大教堂,当腓力二世将王宫迁往马德里开始,这座城市就注定要书写一段亘古不变的传奇。

历经16及17世纪的黄金时期,也经由腓力五世、查理三世的努力,马德里终于成为了伊比利亚半岛上一座热情似火的现代城市。

今天我们看到的马德里王宫不是腓力二世的功劳,而是腓力五世的杰作。

腓力五世认为马德里作为一个欧洲首都,其时的规模绝不适合代表西班牙,所以在他治下马德里大兴土木,包括兴建新的王宫。

马德里王宫的正门面对南侧的兵器广场。

相对于王宫代表的世俗政治权力,广场的另一边是代表教会信仰权威的阿穆德纳圣母主教座堂。

该教堂的主保圣人为阿穆德纳圣母(意为“谷仓圣母”),其亦为马德里的主保圣人。1561年,西班牙将首都从托莱多迁至马德里,但教会中枢仍然留在托莱多,使得这个新首都一直没有一座主教座堂。

虽然西班牙是一个天主教国家。早在16世纪就有修建此教堂的计划,并且已决定将该教堂奉献给阿穆德纳圣母,但迟至1879年才正式开工。

在西班牙内战期间,兴建工程曾被迫中断,直到1950年才复工;而该教堂的建筑样式原为哥德复兴式,复工后的建筑外观被改为巴洛克风格,以和白色与灰色建筑立面的王宫相对应。

1993年6月15日,该教堂在时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祝圣下正式启用,成为欧洲最新启用的主教座堂。

王宫建起来了,城墙却显旧了。18世纪后期,由中世纪城墙环绕的马德里外观仍有些单调。大约在1774年,卡洛斯三世任命弗朗切斯科·萨巴蒂尼重建一座新的城门,取代位于附近较小的老城门。阿尔卡拉门1778年正式开幕。

丽池公园的正门距阿尔卡拉门只有数米之遥,这座西班牙王室在16世纪建立的离宫里矗立着一栋形似伦敦水晶宫的建筑始建于1887年,其结构工艺也确是参照了约瑟夫·帕克斯顿建造的伦敦水晶宫,它的建造是为了展示当时从菲律宾迁移过来的动植物。

通常我们会认为王宫所在之处多是城市的中心,而马德里却不然,临近太阳门广场的马约尔广场才是马德里的中心广场。修建于哈布斯堡王朝时期,共有9个入口的马约尔广场为长方形,长129米,宽94米,周围环绕着三层住宅楼,有237个面临广场的阳台。詹波隆那的腓力三世骑马雕像则完成于1616年,但是直到1848年才放置在广场中央。

你或许会认为这个马约尔广场是马德里的象征,但事实上并不是,当然,王宫也不是。马德里的标志是西贝莱斯广场。广场周围是新古典主义建筑群、大理石雕塑和喷泉。

西贝莱斯广场上自然少不了西贝莱斯喷泉,描绘了弗里吉亚生育女神西贝莱斯,坐在两只狮子拉着的战车上。喷泉兴建于卡洛斯三世时期,由文图拉·罗德里格斯设计于1777年到1782年之间。女神和战车是弗朗西斯科·古铁雷斯的作品,而狮子是罗伯特·米歇尔的作品。这个喷泉最初毗邻布埃纳维斯塔宫,19世纪后期迁至西贝莱斯广场中央。

西贝莱斯广场的东南角,是西班牙邮电总局的旧总部通信宫,自2007年起马德里市长办公室入驻。

西贝莱斯广场的西南角,则是西班牙银行的总行,这幢建筑以北面顶端的第二共和国之盾而闻名。

西班牙银行总行

同样的,西班牙信贷银行大楼(如今已经改建为“四季酒店”)和都会大厦也是这座城市新古典主义建筑的典范。

西班牙信贷银行大楼(四季酒店)

都会大厦

文章的最后,要介绍给大家的却是一座从埃及“拆迁”到马德里的建筑。

德波神庙是一座在马德里异地重建的古埃及庙宇。

庙始建于公元前2世纪,原位于埃及阿斯旺南部15千米的地方,用于供奉女神艾西斯。

1960年时,由于需要建立阿斯旺大坝,很多古迹和考古遗址面临危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国际上呼吁保护下这些受威胁的历史遗产。

最终,作为对西班牙协助保护阿布辛拜勒神庙的谢意,埃及政府将这个庙宇赠送给西班牙,西班牙1968年完成在马德里的重建。

1962座古建筑,就这样随意地妆点着马德里,拿它对比任何一座城市都是不公平的,虽然难说是对谁不公平。1962座古建筑,即使每一座建筑只拍一张照,在上个世纪也至少需要消耗掉54卷半的菲林。数码时代的今天,你的相机内存够吗?

若非特别说明,本期图片均由 Zhang wenjie 以佳能EOS 450D拍摄

- END -

艺术人文 | 兴趣旅行 | 品质生活

* 新的艺术星球分享会微信群开通啦!

(请备注来自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