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白安:让我逃离平庸的生活

即便因北京的寒冬裹上了厚厚的羽绒服,白安看起来还是那么瘦小,黑色的渔夫帽几乎遮住了半张脸。记忆中,她明明还是李宗盛身边那个只想在乎自己所在乎的事情,觉得写歌好酷好开心的小女生,谁想4年转眼即逝。“我们都长大了。”看着我特地带过来的、她签过名的第一和第二张专辑,白安调皮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16岁在网络创作平台Street voice发表作品算是白安将自己的音乐抛向大众的初次尝试,幸运的是,不久她便得到了“大哥”李宗盛的赏识并收入麾下。在发行了第一张专辑《麦田捕手》后不到一年时间,她有了自己的代表作,因独特的唱腔被大众喜爱熟知,成为五月天鸟巢演唱会的开场嘉宾……白安像是个幸福的小公主,得到了各种令人羡慕的“庇护”和加持。

事情并没有按部就班地发展下去,在第二张专辑《What's Next?接下来是什么》发完后,白安“消失”了。她回到台北东南部那个叫木栅的小城区,继续过着平庸的生活,远离社交网络,学学瑜伽,看看电影,四处走走。

木栅是台北市的郊区,空气很潮湿,动物园和聚集了茶馆、咖啡厅的猫空观光茶园算是那里最有名的去处。“应该不是很有特色的地方,因为好像一般不会有人去那边旅行。”但是白安很喜欢这里,除了很安静的缘故,木栅亦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

小时候,她在家人甚至学校老师的影响下开始接触音乐,尤其是西洋音乐,最喜欢英国女歌手Imogen Heap。“我阿姨也是很喜欢听音乐的,真的是家人听啥我听啥。那时候其实也不知道到底在唱什么,又不懂英文歌词,也不知道那些歌手是谁,不知不觉到了大了一点才开始自己去逛唱片行,找音乐听。”

出生于1991年的白安赶上了唱片业的繁荣时代,上小学的时候,每天放学后最快乐的事情就是静静拿一张CD,摸着歌词本,听歌手讲述他们的故事。网络不发达,手机未普及的时代,听音乐的心态却很纯粹。“喜欢什么就是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也从来不会掩盖自己的心思,做任何选择不带目的性。我很想念那段时间的简单纯粹。”

经历过美好,也目睹过崩塌,“90后”变成了“厌世代”,“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们有点“丧”。每天太阳升起落下,想不清楚到底自己想要什么,没有任何新启发,一成不变,平淡无奇,但又很焦虑。

这同样是白安的问题,而专辑《1990s》便是她对这些困惑的表达。

“我跟你们一样,面临到的成长问题都大同小异,一定会经历生活上的改变,对自我价值的认同、追寻,然后情感上的困难怎么去解决,这都一样。”

她也有年龄危机,30岁之前自己还很平庸,没干过什么大事——买房是她的愿望之一,好在家里人还算开明,没催她结婚……

于是,远离大众视线的那几年白安走遍了世界的各个城市,去live house、咖啡厅,自己背着吉他走进纽约地铁对陌生的路人唱歌,也感受到了国外年轻人的生活状态。“我去到意大利,那里的年轻人更自由,但同样面临着需要更早独立的挣扎。”

白安体验了不同的风土民情

白安贡献自己的初拍摄

白安与混血男模求和林间共舞

她在歌里写道:这是最美好的时代,也是最败坏的时代;逃离平庸的生活,该往哪去才拥有精彩。

专辑里融入了许多极具格调的音乐元素,譬如《一日一生》中运用强烈的打击节奏与班卓琴,充满了复古摇滚的年代感。白安将自己的体悟化成音符,告诉同代人:年轻的我们身上还未拥有一切,正因如此反而更有勇气可以奋不顾身地去追求。听着似乎有些“鸡汤”,但当她唱出“our dreams will never die”还是不禁感慨。

白安在鼓励听歌的人,更是在鼓励自己。“终于有人为90年代生的人写了一张专辑”,《1990s》发布后诸如此类的评价铺天盖地。白安有些诚惶诚恐,如此高帽似乎过于沉重,她希望90后的朋友可以喜欢,有共鸣。“那我就很开心了。我们一起长大,一起往前走。”或许这一期待无法立刻得到反馈,但当听到工作人员要给她买拿铁时白安立刻开心得眼睛一亮。

Q -《 北京青年》周刊

A - 白安

Q 看到评论说白安为90后写了一张专辑,你如何看待这样的评价?

A 先谢谢大家,但我还不敢说自己有这么的了不起,我只是把曾经的困惑和不安,但同时又希望自己可以抱着一个乐观的心态去面对自己未来的路,刚好把这些感受写下来。其实专辑也并不是说一开始就决定了这个名字,是制作到中期的时候,当我写出《我们的时代》这首歌后,“1990s”这个名字才浮现,然后整张专辑的概念终于很清晰地在我眼前。

Q 为什么在第三张专辑的时期写这样的主题?

A 之前我比较少去思考身为一个创作人的意义何在,我觉得可能也是因为长大,随着时间的改变,然后慢慢地也会想比较多的问题,想自己接下来的往后的十年要以怎样的音乐样貌继续往下进行,不能像以前那么幼稚,要成熟,要去对自己负多一点责任这样。

Q 这四年你的纠结和困惑是什么?

A 譬如说那时候决定要第一次制作整张专辑的时候,也会有人怀疑你到底行不行,要不要找人帮你什么的,但这是很正常的自然现象,就是我们每个人成长一定会先接受一点别人的质疑。有些人可能选择妥协,有些人可能选择试试看。这些我都觉得很正常。主要是你怎么看待自己会比别人怎么看待你重要,因为你自己的想法跟信念会在往后的人生支撑你走更久。

《让我逃离平庸的生活》写了白安这四年来纠结的心境,同时也为90 年代出生的年轻人发声

Q 怎么去定义平庸的生活?因为可能在我们看来,你过的就是不平庸的生活。

A 我只是刚好从事跟音乐有关系的工作,可是会面临到的问题还是一样的,我也会有想要做到但做不到的时候,我觉得是一种惯性的心理状态。虽然叫逃离,但逃离不是逃避,只是换一种角度重新审视自己,然后想清楚自己想要干嘛,不要害怕做你想做的事情。不管那个事情是在大不在小,我觉得都没有关系,哪怕平常你不习惯吃早餐,从今天起决定要开始吃早餐,我觉得你的日子也不会平庸,因为你做出了一些对自己好的改变。

Q 现在还会为大家评价你的咬字发音而困扰吗?

A 不会,已经被训练得很好了。刚开始会有特别多人讲,可是慢慢地讲的人越来越少了。第一张刚发的时候也会挺受伤的,那时候那么小。而且那些事情是毫无预警的,因为在公司大家听歌,从来没有人提过这件事情,所以有一种吓到了的感觉。但现在回头看,觉得也许这样子会让更多人认识我(也说不定)。旋律或者歌词真的非常好的话,其实不会太在意其他,反正这件事情不太会影响到我现在。

Q 希望大家以什么样的方式记住你?

A 希望大家不要觉得白安是一个很笨的人,可以让大家觉得我是个有意义的人。如果十年后还有人在听这三张专辑,我会很感动。就像我会一直听某些我很喜欢的歌手十年前的专辑或二十年前的专辑,如果我也能做到这件事情,那我很开心。

莫兰

编辑韩哈哈

图片编辑刘艺琳

图片提供相信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