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格莱美预示着未来音乐会更单一吗?

一年一度的格莱美颁奖典礼落下了帷幕,各大奖项也都有了自己的归属,在最受关注且最有分量的几大通类奖项中,年度专辑被Kacey Musgraves的《Golden Hour》摘得,这也是时隔9年之后,第二张获得年度专辑的乡村音乐专辑。年度制作与年度歌曲都被Childish Gambino的话题之作《This Is America》摘得。最佳新人则是Dua Lipa,一位英国新人女歌手。Lady Gaga则获得了三项大奖,如果不是因为与年度歌曲失之交臂,那么Gaga将会是今年格莱美的最大赢家。

格莱美奖上的Lady Gaga。图/视觉中国

今年格莱美最令人惊喜的是Kacey Musgraves的获奖,2013年就出道的她,一直坚持乡村音乐这条路,并没有像她的前辈一样,在出名后选择转型。在乡村音乐日渐式微的今天,Kacey Musgraves的获奖可以说是为美国乡村音乐界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Lady Gaga的表现也非常强势,《一个明星的诞生》不仅在影视类奖项上斩获颇丰,音乐类奖项也没有手软,《Shallow》收获了最佳原声和流行合作大奖,并且入围了年度单曲。不过令笔者印象最为深刻的是Gaga这几年来的转变,从过去那个通过夸张形象博取眼球的女艺人,到今天成为一个踏踏实实创作、忠于自己爱好与事业的艺术家,她的转变令人感到惊讶,也令人欣喜。

女性歌手Cardi B同样表现亮眼,拿下了最佳说唱专辑,也是第一个获得该奖项的女性说唱艺人,无论是对于嘻哈音乐还是对于格莱美来说,都有着重大意义。

英国音乐今年也没有缺席,作为英国流行音乐的新生代人物,Dua Lipa拿下了最佳新人,对于正处于青黄不接的英国乐坛来说也是个非常好的消息。

不仅如此,女性歌手在今年格莱美上大放异彩,不仅夺得了多个重要奖项,也奉献了许多优质的作品,女性势力的崛起也成为了2019年格莱美的一个关键词。

虽然今年格莱美的亮点不少,全年的专辑销量也不错,但是繁荣之下的危机却越发明显。

以年度专辑提名为例,总共8张被提名的专辑,其中有六张是说唱和电音专辑,年度歌曲里说唱音乐更是占据了半壁江山,而这也是黑人说唱音乐提名最多的一年,这也反映了美国乐坛近年来音乐类型比较单一的情况。

今年入围的这些说唱音乐,都在2018年有着非常不错的销量成绩,比如Drake的《Scorpion》,Cardi B的《Invasion of Privacy》,Kendrick Lamar的《黑豹》原声带等。Drake在2018年的新专辑《Scorpion》被乐迷和乐评人称为是Drake最差的一张专辑,而其他说唱类专辑与当年Jay Z、Kanye、Outkast这些人横扫说唱类大奖时的质量更是没有可比性。之所以仍然能够有着不错的销量成绩,全靠唱片公司巨大的营销工作撑着,甚至有人认为,Drake的音乐质量一路下滑,商业成绩却越来越亮眼,是这几年以来欧美乐坛最魔幻的现象之一。而欧美许多嘻哈论坛里天天讨论的都是八卦绯闻人际关系,很少有人在讨论音乐。

最佳说唱单曲获奖者Drake。图/视觉中国

实际上,不仅是嘻哈音乐,欧美乐坛其他的音乐类型也是越来越注重营销而不是专辑质量。热度全靠八卦绯闻炒作,霉霉和A妹三天两头的绯闻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专辑销量全靠炒作,而质量呢?霉霉的新专辑《Reputation》只有一项提名最后都没获奖。让人感觉,欧美乐坛怎么也流量化了?

实际上不仅是欧美,在全球唱片业大衰退的背景下,许多国家也走上了流量化的道路,韩国的男女团、日本的偶像组合,都是乐坛流量化的代表。

作为全球最大的音乐市场,美国乐坛一直是全球乐坛风向标,不仅代表着当前全球音乐工业的最高水平,也是最多样化的一个市场。然而今年的格莱美却没有让人看到高水平的专辑,也没有过去那种多样化的音乐风格,除了嘻哈就是电音,除了电音就是嘻哈,难得出来个乡村歌手还要被人说成是小清新。更令美国音乐从业者担忧的是,美国乐坛在全球的影响力也在下降,其音乐创作上更加的封闭,在海外的知名度和热度也越来越低。

袁蕾(乐评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