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开阔的毕加索,晚年与陶瓷有怎样的故事?

毕加索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的陶瓷作品

毕加索是上世纪最伟大的天才艺术家,我们都熟悉他风格多变的绘画艺术,也知道他的私生活备受争议。但在毕加索的晚期创作中,与陶瓷的不解之缘你了解吗?

=========

初入陶瓷的平面作品

1947年,67岁的毕加索进入陶瓷创作领域,并在之后的26年里创作了3000多件陶瓷作品,这直接影响了现代陶艺的发展。

毕加索在瓦洛里斯的马杜拉陶艺工作室绘制陶盘

毕加索与作品《女人体花瓶》

毕加索与其陶瓷花瓶

毕加索与陶瓷的相遇,要从这个故事说起。1946年的某一天,他与女友弗朗索瓦前往瓦洛里斯度假,参观了当地的手工艺市集。毕加索被集市上的制陶过程深深吸引,在这里认识了苏珊(Suzanne)和乔治·哈米耶(GeorgesRamié)夫妇,哈米耶夫妇慷慨地让毕加索使用他们的陶瓷工作坊。就这样,毕加索的陶瓷创作之路开始了。

毕加索《公牛》,39×32cm,1947年

毕加索《鱼》系列,共26件,1947年

毕加索《黑脸琶》,釉面瓷板,长38.7cm,1948年

毕加索刚进入陶瓷领域的时候,由于对陶瓷媒介不够了解,所以只是在瓷器表面进行绘制。他把瓷器当作画布,将动物、人物形象描绘在盘子上,也会根据容器的造型绘制图案。

毕加索《猫头鹰》,高14cm,1949年

毕加索《长羽毛的猫头鹰》,高28.6cm,1951年

猫头鹰是毕加索在陶瓷创作中新出现的形象,关于猫头鹰的创作,情人弗朗索瓦在回忆录里这样描述:一天晚上和毕加索吃完饭回家,在路上捡到一只受伤的猫头鹰,于是将它带回家治疗。康复后的猫头鹰表现极度鲁莽,不但喜欢吃老鼠,还经常咬毕加索的手指。但毕加索却深深感受到了来自这只受过伤的猫头鹰内心的强大力量,它给毕加索带来了无限灵感。

毕加索不同阶段陶瓷作品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

=========

「毕式立体主义陶瓷

70岁的毕加索愈发沉醉于陶瓷世界,他很快就掌握了基本陶瓷技法,还创造性地用车床切割加工陶瓷,做出令人们意想不到的造型。除此之外,毕加索还将自己的立体主义运用到陶瓷创作中。

毕加索《侧面山羊头》,41cm,1952年

毕加索《苦恼的牧神》,白陶盘,42cm,1956年

毕加索《杰奎琳在画架旁》,釉面瓷板,42.6cm,1956年

接触过陶瓷媒介的人都知道,制作陶瓷需要对泥料以及整个繁琐的制作流程十分熟悉,也需要十足的体力和耐力。陶瓷的可塑性、收缩率、易碎性以及烧制过程中的变形塌陷等问题,都会给陶瓷制作带来重重困难。

但这些困难让拥有强烈好奇心的毕加索更加渴望去探索,因为他总是沉浸在解决困难中,即使他已经步入古稀之年。

毕加索《女人体花瓶》,陶器,1950年

毕加索不仅将三维元素融入到陶瓷盘上,还把在《亚威农少女》的绘画技法运用到陶瓷创作上。他依旧坚持自己奇趣的风格,在陶盘上绘制各种脸谱,把一系列细颈酒罐、花瓶变成女性形象,还制作了一系列动物形象的陶瓷作品。

毕加索《鸭子造型花器》,高42.5cm,1951年

毕加索《两个高把手的花瓶》,高38.5cm,1952年

毕加索《人物与头像》,陶瓦瓶,高56cm,1954年

越来越熟悉陶瓷特质的毕加索,通过自由调整陶器的形态比例,将毕式独特趣味的元素运用到陶瓷上,他天马行空的创造力为陶瓷注入了新的生命力。

毕加索《大鸟》,高57厘米,1953年

毕加索《西班牙大水罐》,高20.3cm,1954年

毕加索《公牛》,白陶,高32cm,1955年

毕加索奇妙的视觉形象总让人眼前一亮,不得不佩服他非凡的想象力。同时,他对图形与陶瓷的思索不断深入。

=========

「拼接而成的奇趣新造型

毕加索《阿兹特克四面孔花瓶》,高51.2cm,1957年

艾登堡收藏的毕加索陶瓷

每当毕加索决定采用新材料时,总是想要达到他永不满足的欲望,他觉得自己可以摆脱任何可能阻碍他的力量。

毕加索《头戴花冠的女人》,33×25cm,1964年

毕加索《人头左侧脸》,8.6×5.7×27.9cm,1965年

在陶瓷创作的后期,毕加索开始尝试设计陶瓷造型,他将雕塑、绘画与制陶结合。同时,毕加索想要解决陶瓷制作中最难控制的烧制问题。他尝试驾驭火,以求作品在温度变化中呈现出更加神奇的效果。

毕加索《太阳花瓶》,红色陶器,1963年

毕加索逐渐在陶瓷艺术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但一些同时期的艺术家认为他在浪费时间和天赋,并不看好他的陶瓷作品。这些艺术家有这样的想法,主要因为在那个年代陶瓷作为手工艺门类,还没有受到艺术界的认可。

但毕加索的陶瓷创作,直接影响了被称为“现代陶艺之父”的彼得·沃克思(Peter Voulkos)。

毕加索《脸带笑眼》,高36.7cm,1969年

毕加索对陶瓷的大胆探索,不仅再现了他的经典艺术,而且展现了陶瓷本身的魅力,最重要的是赋予了陶瓷更多的艺术内涵。

[编辑、文/王晓宇]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