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影博士翟天临,知不知道“博士”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题图:《白鹿原》

1 月 31 日,演员翟天临在微博上高调晒出了自己的博士后录用通知书,并表示「新的旅程,小翟要加油!」

然而在最近的直播中,当被问到「博士论文能否在知网上搜到」,他回答「知网是什么东西」?

随着这个小插曲而来的,是广大网友开始对他博士学位的质疑。

1

我们在质疑什么?

知友:海洋的(3,100+ 赞同)

按程度由轻及重的顺序,整理如下:

1.根据翟天临在直播中对「知网」的茫然,在校学习期间的文献调研,国内外文献综述,研究现状,各门课程的总结报告,是否存在极大的水分,是否是由本人完成? 当然,有一定可能性是口误,或者平时用学校图书馆直接检索,或万方、维普等,是否知道「知网」的确是小事情。

2.全日制的博士,在读期间,拍摄了几十部电视剧,参与了数十个综艺,接了几十个广告代言,这是对学校明文规定的严重违纪,另,博士的课业是否可以由其导师「入组」「函授」来替代校内学习?

其导师还兼任学院内行政职务,作为国内知名高校的院领导,为一个学生进组教授,是否是对其他学生的不负责,是否应该追责,是否算明知故犯?

3.北京电影学院的博士毕业要求上明确规定了要有 C 刊,并且需已刊出,且先不说为何知网、万方等都搜不到翟天临已发表的期刊,在全网热议之后,居然连接收和编委修改的邮件都拿不出,是否可以认为是不仅没有已发表的 C 刊,甚至是写都没写?

既然如此,那北京电影学院的导师,他毕业时答辩的专家评议小组是否知情,换句话来说,翟天临究竟是怎么毕业的,这其中除了翟天临本人,当时审核他是否达到博士毕业要求的相关领导和教授是否该一并处理?

4.最后,也是最致命的,翟天临发表的文章,有大段的抄袭嫌疑,查重结果一片飘红,不是说发文章不能引用,综述本来就是作为一种论文形式广泛存在各个自然科学领域,但这种对某一表演的看法,也能一模一样?

只是把语句颠倒一下顺序,拆一下整句,合并一下短句,加几个形容词,我觉得拿给小学生练缩句和扩写倒是很好的素材。

这就是学术不端,而学术不端,应该是零容忍的收回学位、取消博士后录用资格应该是最轻的惩处。

现在微博上也有各种查重结果,大家可以自己去看,知不知道知网是小事情,但给了这么长时间,好几页的声明、律师函都拿出来了,就算是论文查不到是因为未刊出,那接收邮件呢,编委给修改来回交流的邮件呢?

在解释学位、脱产、期刊等一系列问题之前,我看还是把论文查重一片飘红的事情解释一下,如果网上查重结果准确,那这就是不可原谅的学术不端

2

「博士」代表的不只是一个学位

知友:剑胆文心姜叫兽(24,000+ 赞同,亚利桑那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

这几天翟博士这个大瓜大家吃得热火朝天,多少翟粉们既气愤复不解的一点是,我们的爱豆水个博士学位打造个学霸人设跟你们这群人毛线关系都没,碍你们哪儿疼了?

这一众粉丝不明白的是,博士两个字,究竟代表了什么。

身无长物,无权无钱,皓首穷经,寻章摘句,多少人到老只落得个花眼斓斑颈椎疼痛顶上光光袋里空空,但到了也不过是学海之一粟。

别说什么诺贝尔菲尔兹图灵大奖,一生治学的精力丢在历史长河里连水花都溅不起半朵,但偏偏就是有这样一群傻人抱着九死未悔的愣劲儿焊雷管锯灯泡一般往里冲。

这就是博士。

一群傻人抱着那点微不足道的学术梦想,以自己一点薄力一身精血一生追求,为的不过是把人类的知识库在微不足道的一小点上向外推那么微不足道的一分一寸。

但请别笑,也请别忘了,人类的文明史,恰恰是这群傻人千百年来如蚁聚沙蜂攒巢蛾扑火般九死不悔地献身,所打造出来的。

这群人里,99.999% 的人不会在历史上刻下可见的记号留下显赫的姓名,但低头看看自己脚下的文明金字塔,是这群傻人以自己的血骨与理想堆砌打造而成的。

这就是博士。这两个字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学位一个头衔,更不是滥竽充数鱼目混珠之辈能随意别在胸前的荣誉勋章。

翟粉们记住,这群 geek 们之所以齐心合力撕这个妄人,不是我们闲来无事蹭热点羡慕嫉妒恨,是因为你们的那个爱豆侮辱践踏侵犯的,是我们这群人心中最神圣的理想。

这个人是谁,红成啥样,对我们来说毫无意义。我们要维护的,是在这个浊世之上,那片小小的能容得下我们一方书桌一点梦想一份追求的净土。我们称之曰:学术圈。

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还是用我们这帮傻博士世代奉为圭臬的横渠四句来结尾吧: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谨以自勉。

我不是非要像有些知友说的那样故意把博士两个字说得那么悲壮,也绝无往自己脸上贴金自诩使命感的意思。只是作为一个高校教授一个研究人员,一些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胸中块垒而已。

如前所说,博士这两个字代表的,不是简简单单一个学位一个头衔,也远高于我们这群人本身。

我们只是花了几年十几年羊毡坐透铁砚磨穿的日子才有幸在有生之年能以这两个字自许的一群微不足道的寻章摘句老雕虫罢了。

这两个字,至少在我看来,代表的是人类对知识的渴求和尊重。

世世代代以来,总有一些人抱着对知识二字的追求义无反顾地踏上格物致知这条路。这些人或许没有那么崇高的理想,或许没有什么可以名世的成就,绝大多数人穷其一生也只是人类只是金字塔塔基上的一粒沙尘而已。

但,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

诚然如同一些朋友讽刺的那样,现在学术圈绝不是净水一池,各种滥竽充数挂着博士学者头衔的学术混子比比皆是,我们大可不必摆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来「装纯」。

但,有些话,总要有人去说。

翟所代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那些朋友口中的污染学界的浊流。

大家齐心合力来捶翟,捶的也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群有点梦想的 geek 们,面对这股浊流所发的不平之鸣。

我辈布衣,也只能以这种清议,在自己薄力所及的这一亩三分地,做一点事情来维护自己的梦想了。

圈子外的朋友,你们可以不必理解我们这群人,也大可对我们这点微不足道的理想和追求嗤之以鼻。但,万马齐喑究可哀,也请你们多少尊重一点我们发这样微不可闻的仗马之鸣的权利吧。

我爱学术圈,我怕它完了。

知友:陳子浩(1,100+ 赞同)

博士并不完全是一个教育阶段,也是一个工作阶段,可以说是进入学术界的学徒和实习生阶段。

他们有着一整套自己的内部话语和规矩。论文的结构,图表的使用标准,数据如何统计,如何引用他人的成果,再到如何发表成果,如何同行评审,成果重要性如何评价,都有一套完整的标准。

最可怕的是,一个物理博士和一个历史博士,虽然研究的领域隔了好几座山,但是意外的这一套标准制度和话语体系却几乎是一样的。

网络上的博士们,虽然他们的研究领域和翟天临八竿子打不着,但是熟悉学术领域规则的他们知道不发表学术论文不可能拿到博士学位,他们知道发表的论文需要查重,他们知道翟天临那全篇标红的文章是严重学术不端,他们知道这些学术界通行的法则。

而从来没有碰到过学术界们的翟天临,什么都不知道,于是自己多年的人设,就这么崩塌了。

3

「博士后」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知友:司马懿(200+ 赞同,爱丁堡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经济学、博弈论、经济话题的优秀回答者)

给定翟的博士学位,我不认为光华录取他作为博士后这个决定本身有太大的问题。

首先,博士后本身是一份临时的、弹性很大的工作,很多时候就是为某一个科研项目而服务的。

如果是一个没有其他资源的正常的博士,那么讲科研技术,讲发表,都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必要的——否则怎证明招你进来就比其他人能够给项目更多的贡献呢?

但是如果研究的项目是影视产业,那么招进来翟这么一个对影视产业有亲身经历,有一定的演艺地位,对圈内又相对比较了解的人做博士后其实并不为过

只要这个博士学位是国家承认的,那么光华的这个决定并没有太出格之处。

因为翟的经历确实有比大多数学术人员独特的地方——换句话说,翟确实可以有纯学术背景的博士所提供不了的,对项目的贡献。其实这样的事情在社会科学类的交叉学科还是不少的。

其次,说「博士后是小老板,不全职搞不掂」,这个一般是在理工科里面较为常见。

社会科学的博士后相对非常的自由的,很多时候就是在一大项目下根据自己的兴趣合作做论文而已,和导师以及项目组其他成员之间的关系较为平等——社科的「实验室」和理工科的实验室其实区别是很大的。

在其他领域做出来一定的成就,然后在学术界弯道超车,其实中外都有不少例子。

就近得来说,奥巴马在任的时候发表的法学顶刊论文,2 个月从投稿到发表——这待遇别说是普通的科研工作者,就是学术大牛也很难等闲享受的到。如果说这就是学术腐败,那未免有些太清高了。

再说很多跨国公司的 CEO 和政府央行的官员退休之后也在大学任教,如果单独论发表和技术功底,他们有些确实也是很难满足要求的,但是他们的经历就是可以弥补这一不足。

当然,翟在演艺界的地位远不能和「跨国公司 CEO」或者「央行的高管」相比,但是光华也仅仅是聘他做一任博后,和正规的「教授」也差了很远。

知友:剑胆文心姜叫兽(800+ 赞同,亚利桑那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

这个问题其实要分两个方面来看:

第一,电影学博士毕业的翟是否有资格「跨专业」去光华这个商学院做博后;

第二,以翟的学术水平与背景,是否够格被光华这个国内顶尖的商学院录用为博后研究人员,以及翟是否能保证以全职身份履职。

先说第一点「隔行录用」的问题。

虽然我并不清楚翟进行博后研究的课题究竟是什么,但其答案是肯定的,翟作为电影学博士是有资格到光华管理学院从事博后研究的。

在我了解的范围内,因为博后并非学位,而是非常设研究职位,这一性质决定了博后研究人员的筛选其实并无一定之规,具体细节要求上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导师/指导教授的选人偏好。

说白了,只要取得了这个课题相关领域的博士学位,理论上你就有资格进站做博后

特别是商科研究很大程度上作为跨学科领域,其研究问题涵盖面可以非常广,我个人作为战略管理学研究者在研究中就曾和环境科学、社会学、计算机科学等不同领域的学者或学生合作过。

如果翟进站的课题是电影或者演艺产业相关的研究,作为电影学博士以及演艺圈从业人员的他无疑是有资格进站的。

至于第二点,以翟的学术水平是否够格到北大做博后,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

如前所述,博后研究人员的选择没有一定之规,主要看指导教授的个人偏好。

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翟的所谓学术背景确实水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但如果较真儿来说,还真不能就说他不够格去北大光华……毕竟他是北电正经认可毕业的博士。

至于光华和赵老师究竟是出于什么考量取翟而弃其他人,我作为局外人就不太好臆度了……

其实这个问题的症结,归根结底还在于翟在北电水来的这个博士学位上。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他拿了这个名不符实的博士,又靠着这个名不符实的博士混进北大做博后,one thing leads to another,导致这整个因果链条都被大家质疑。

4

真正的博士生是什么样的?

知友:Finch(1,900+ 赞同)

翟博士这个瓜我第一反应竟然是感同身受地 ptsd(捂脸)……这一刻,我终于回想起,曾经被我南支配的恐怖……

本科毕业时论文和导师交流沟通后修改了不下二十次。从第一稿开始就查重。

她要求我能给出主体部分里每一句、每一段、每一章存在的理由和基本完整的逻辑链。篇幅还要纯英 8000 以上。讲道理那时候想到 Bibliography 就想吐。

最难过的时候看到 word 图标就开始哭。我知道我导是为我好,可生理和心理的痛苦根本无法减轻。

博士论文预答辩就至少要 10 万字……我真的想一想都要做噩梦。宁愿一天看 70 个卷宗也不想读博士……所以我真的一直很钦佩读博的勇士们。

正因如此,没有经历过这种痛苦和付出就能拿到学位的行为,不可饶恕。

学术神圣和学术尊严哪怕在现在国内这种大环境下也不容被如此明目张胆地玷污。(我说的很委婉了真的。)

不合规就是不合规。这事翟要证明自己挽回声誉其实相当简单:

1. 把两篇中文核心放出来。

2.证明自己的学历获得过程完全合规。即使北电这种学校要求低那毕竟也应该是有要求的吧。程序正义就行。

问题其实根本就不是他知不知道知网。而是他是否真的学术不端了,这才是要命的。

他根本已经不仅仅是人设崩塌的问题了。这简直是山无棱天地合的史前大塌方。他一句轻飘飘的「知网是什么」可能会成为引起国内学术圈反腐飓风的那一只蝴蝶翅膀。

我一直记得我导跟我说:「学术不端这种事,一旦存在,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哪怕是一时不察不是故意的,只要被有心人发现,就能随时毁了你,也会毁了我。

那种生怕自己一个疏忽余生头顶都要悬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恐惧感时隔多年我现在还铭记于心……9000 多字的英文论文我竟然写了长达 7 个多月……

而且那 7 个多月里我每天都对着电脑不停地磨磨磨……我导那段话我时刻记着,在学术端正方面不敢丝毫懈怠。最后我论文没有被选入知网简直让我松了一口气(误。

美国学术界成名已久的大佬因为被人举报学生时代的学术不端晚节不保身败名裂的例子还是有一些的。我南前几年还有两个准院士互相举报同归于尽的事……

本科毕业论文这种不一定能进知网的尚且如此,研究生、博士生、博后真的不能这么胡来。除非你已经决定了这辈子只当一个连被人抓把柄的价值都没有的小透明。

人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影响人生轨迹的。

如果没有真实为基底,再美的空中楼阁都是会轰然倒塌的。你看,一个普通直播中的一个小小的愣神,就让所有的问题无所遁形。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

请还在校园的诸位一定要正视这个问题。

论文可以写的不好,写的不好几十稿都能磨,一般只要态度端正也不会挂你的。

但东西一定要是你自己的,学位一定要符合规定,一定。

不要耍小聪明。你能想到的招基本都是你学长学姐们早就玩剩下的。而这么做的人里面,有的已经付出代价了,有的代价还在路上。

最后,再一次对我导铭感五内。虽然当年我几乎在失眠抑郁崩溃和脊椎病边缘徘徊,但那些痛苦都过去之后,再回顾往昔打开毕业论文的 word 文档,看到我导密密麻麻的一行行批注。我知道我导是真的为了我好。

学术之路是一条看似开满鲜花实则布满荆棘的苦行之路,走不起的人就不要走,小心万劫不复。

只有心里有坚定信念感的人才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祝所有坚持学术尊严神圣不容侵犯的研究者们:

踏着荆棘,不觉痛苦。

有泪可落,不是悲凉。

一路前行,花香弥漫。

抬头仰望,群星闪耀。

知友:YorN(9,400+ 赞同,埃因霍温理工大学工业设计博士在读)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了上大学时的一段经历。

有一次我把校园卡弄丢了,去后勤处补办。

负责办卡的是一个 30 岁左右的男性员工,他检查了我的学生证,让我填了一张表。

然后对我说「两个周以后来取新的卡」。

因为学校里面吃饭、洗澡都要用到校园卡,没有卡很不方便。所以我就问了一下能不能快一点,他说不可以,必须要等两个周。

我只好回去等着,期间只能麻烦同学帮我刷卡,然后给他们现金。

这样过了两个周以后,我去后勤处取卡,进门之后还是上次那个人坐在桌子后面,但是前面还有一个女生在排队,我就在后面等着。

那个女生也是刚丢了卡要补办,她听到要等两个周之后,发生了下面的对话:

女生:「那我没有卡怎么吃饭、洗澡嘛。」

员工:「借同学的用用吧。」

女生:「那也不方便,同学自己也要用的。帮我快一点办吧……」

(此处省略一分钟的软磨硬泡)

员工:「好吧好吧,那现在给你办吧。」

接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叠新卡,抽出一张放在读卡器上,在系统里操作了一下,前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等了两个周的我看的目瞪口呆。(当时的校园卡上没有照片姓名,完全是靠电子信息识别身份和余额。)

他把办好的卡递给那个女生:「下次注意点,别再丢了。」

女生:「谢谢。」

女生高高兴兴地走后,他对着后面一脸懵逼的我说:「你有什么事儿?」

我:「我来取校园卡……」

我当时的心情,和普通博士生看翟天临拿学位的感觉是一样的。

最新进展:北京电影学院已经成立翟天临事件调查组,并按照相关程序启动调查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