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流浪地球”,你怕再看不到

科幻。

谁能想到,它成了2019年春节档的关键词。

从外星人降临地球,到地球离家出走,一软一硬,票房数一数二。

很多人说,2019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

2019年以前,中国科幻都去哪了?

今天,Sir就带着你们回到公元前,说说那些不能被遗忘的国产科幻往事——

《庄子梦蝶》

1928年

导演: 未知

主演: 未知

无人看过,无据可查,却被传为中国第一部具有科幻色彩的无声片

在Sir看来,无非因为四个字:

“庄周梦蝶”

典出《庄子·齐物论》。

通过梦中变化为蝶和梦醒后复化为己的描述,探讨作为认识主体的人究竟能不能确切地区分真实和虚幻

这种思辨,极具科幻色彩。

甚至放到当代科幻电影中仍不过时。

《黑客帝国》,人类以母体创建的虚拟现实作为能量来源,当灵魂剥离肉体,到底什么才是真实?

《西部世界》,人类在人工智能的程序中写入了自由意志,当机器拥有灵魂,到底什么才是虚幻?

它们追问的,其实都是“庄周梦蝶”的问题。

《六十年后上海摊》

1938年

导演:杨小仲

主演:韩兰根 / 汤杰 / 刘继群

新中国成立之前唯一一部有料可查的科幻题材电影。

热度,属于现象级的贺岁片。

据当时报道,上海四百万人都是《六十年后上海滩》的观众。

放到今天,绝对是票房冠军级别。

主演,同样是当时炙手可热的两位笑星。

韩兰根和刘继群,光看脸,就充满喜感。

名曰:理想科学滑稽巨片。

故事讲述两位公司职员,在睡梦中来到六十年后的上海,被大学教授使用科学手段“复活”。

两人在面对这个陌生的新世界时,闹出好多令人哭笑不得的黑色幽默。

虽然是喜剧,但《六十年》的科幻部分并不含糊。

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就展现出各种并非完全脱离科学的高新技术。

两人误入“天气控制室”,毫不知情地转动“温度、气流”等控制阀门,导致外面一会儿刮风,一会儿下雨。

两人闹事被警察局拘留,由“机器人”监督罚他们吃苹果两大盆。不吃,机器手就打他们耳光。

电影中还有一段主人公和他们的儿子站在屏幕前进行了一场“视频通话”。

真没想到……

中国电影第一次几乎幼稚的科幻尝试,完成了对未来世界的神预言。

《小太阳》

1952年

导演:王敏生

主演: 毕克 / 金乃华 / 倪康 / 高加索 / 朱妙善

刘慈欣心中中国科幻电影的开山之作

他在《被忘却的佳作》一文中提到这部电影,用了两个“吃惊”。

拍摄时间令人吃惊——

五十年代中期,由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出品。

内容同样让人吃惊——

在《流浪地球》60多年之前,国产科幻就表现出改造太阳系的野心。

电影讲述几位青少年在科学家的帮助下,利用反物质造出能发光的小太阳,并且亲自驾驶他们设计的火箭,将小太阳发射到太空中,北国的春天提前到来。

关于影片,刘慈欣如此评价:

与拙作《中国太阳》相似,描写中国人在太空轨道上建造反射镜,但目的比《中国太阳》更合理,是为了增加农作物产量。

虽然这部影片是少儿科幻,但色彩绚丽,风格清新,更重要的是,它具有更大的科幻内核。

电影的视觉风格也同样硬核。

悬浮列车穿梭的未来城。

布满各种电子仪器的实验室。

还有载人火箭驾驶舱以及飞行器太空对接。

《小太阳》这种近乎科教的硬科幻,在当时似乎还是太超前。

不管对中国电影,还是当时的观众。

据说因为片中的“两个太阳论”导致电影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被雪藏,甚至很多研究中国科幻的学者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之后CCTV电影频道悄无声息地播出过一次后,就销声匿迹了。

豆瓣网友@Q-bits在2015年写下短评:

印象中没什么,现在想想真是碉堡了

《十三陵水库畅想曲》

1958年

导演:金山

主演: 邓止怡 / 姜祖麟 / 吴雪

北京电影制片厂为庆祝建国九周年而拍摄的献礼片。

时值大跃进,北京十三陵水库开建,共计十万余劳动大军赶赴水库。

中国著名剧作家田汉以此为创作背景,短时间内创作出话剧《十三陵水库畅想曲》,用“过去”、“现在”、“未来”三个板块,以十三陵水库为核心,展示不同时期自然、社会和人。

原本仅占话剧十三分之一的“未来”篇,在改编为电影后扩充到全片的三分之一。

电影中1978年是这样的——

78不得了,粮食大丰收,洪水被赶跑,百姓安居乐业,齐夸党的领导。

人们开着敞篷直升飞机从天而降。

手拿可视频通话的移动设备,是几十年后笔记本电脑的雏形。

“大男子主义”成为过时的旧思想。

国家已彻底消灭了三大差别,每人每天可以分配到一条大肥猪。

《十三陵水库畅想曲》,也是一部只有中国人才能拍出的科幻题材。

中国特色共产主义科幻片。

当时的报道评价这部电影为科幻,是“对全部文学历史经验的科学概括”。

但在Sir看来,它的科幻只不过是一部主旋律误打误撞拍出了别样的乌托邦气质

《十三陵水库畅想曲》之后,由于历史原因,中国的科幻电影步入了长达十几年的死寂。

而与此同时,中国却实打实地上演了许多或科幻或魔幻的故事——

亩产万斤,肥猪赛大象,小球藻充饥,知识青年用体力修理地球……

遍布神州的土法炼钢炉,不知道是否为《流浪地球》中的星球推进器提供了灵感。

《珊瑚岛上的死光》

1980年

导演:张鸿眉

主演:乔奇 / 凌之浩 / 乔榛 / 马军勤 / 邱岳峰

1980年的《珊瑚岛上的死光》,是国产科幻沉寂十几年后的破冰之作。

影片改编自中国科幻小说家童恩正的同名小说。

小说本身在当时轰动一时,创下两个纪录:

第一本刊登在文学界最高权威刊物《人民文学》的科幻小说,以及,第一本被改编成电影的科幻小说。

电影上映前,万众期待;上映后,槽点满满。

特效粗糙又缺乏科学严谨。

当时一位著名科学家评论说:

高能量的激光怎么是红的,红光是能量最低的光,这样的激光应该是看不见的,如果要加强视觉效果,可以搞成蓝色的嘛。

还有为取悦观众硬加的爱情线。

刘慈欣对此毫不留情地吐槽:

原小说中好像是没有女性的,电影中加了一个,此女无作用无性格,连姿色也没有,在最后驾驶了一艘比公园中的小船儿大不了多少的小艇,越过大洋从原子弹下救出了男主人公。

彼时,中国已经出现了较好的科幻文本;但显然,尚未具备将其改编成电影的能力。

《错位》

1986年

导演:黄建新

主演:刘子枫 / 牟红 / 杨昆 / 孙飞虎

早在三十多年前,中国已拍出豆瓣8.0的科幻题材。

镜头语言大胆先锋。

视角更是独特犀利——

借着AI的壳,拔下官僚主义的皮

影片主人公赵书信是一名研究人工智能的工程师,却“不幸”升职为身居高位的局长。

为什么说不幸?

因为赵书信最讨厌的,就是开会。

无穷无尽无聊的会议。

直到有一天,他看着桌上模仿人类行为的小机器人,心生一计。

计划做出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工智能。

不需要多高级,只要能替他开会就行。

人工智能出色完成了任务,在会议上挥斥方遒,口若悬河。

人工智能同时不满足于完成任务,它逐渐升级,开始思考。

以机器的思维,思考人类的可笑。

你们有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给自己制定了很多条文,但在内心深处,却希望别人遵守。

比如,我在台上以你身份讲话,台下的人,不愿意听,也得鼓掌。

赵书信说:你的平行思维系统很好。

AI却回答:即使你把人类的思维输入给我,我也只是重复,我要跟你一样有个性,有思想。

人工智能从最好的帮手,慢慢变成最大的威胁。

《霹雳贝贝》

1988年

导演: 翁路明 / 宋崇

主演: 张京 / 王莹 / 章萍 / 张毅 / 鄢丽娜

不少80、90后的童年阴影。

前段时间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刷屏时,CCTV-6还重播了这部经典儿童科幻。

片子的主人公贝贝,刚出生就开挂。

远道而来的外星人给了他一双带电的双手。

贝贝动动手指头,就能让下课铃提前响。

贝贝还可以操控交通灯,让公交车畅通无阻。

他挥挥手掌,就能让游乐园的飞船为自己一个人开启。

能看出来,电影的特效依然很粗糙,但即便现在重看也还是乐趣多多。

科幻 ≠ 特效。

技术的不足,是可以通过巧思来弥补的。

片中还有两处很让人心酸的情节。

家人发现了贝贝的超能力后,从小就强迫他必须戴手套,还被关在家里。

后来见义勇为的贝贝超能力被发现,但他日子依然没有好过。

父母让他抱着电鳗拍摄广告。

这是贝贝的家人对待霹雳贝贝的态度,也是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对科幻电影的态度。

不是被当作离经叛道的异类,就是沦为吸引眼球的噱头。

《大气层消失》

1990年

导演: 冯小宁

主演: 张宁 / 吕丽萍 / 吴京安 / 王咏歌 / 张京生

中国建国以来的第一部科幻灾难片。

已经秃头的葛优倾情参演。

故事从一场火车大劫案开始。

装载剧毒药品的三节车厢毒气泄漏,直飘大气层,烧穿臭氧层。

地球危在旦夕。

一位能听懂动物语言的小男孩,寻求大人帮助无果,只好带着一群动物去寻找污染源,炸毁了毒气罐。

《大气层消失》其实不算严格意义的科幻片,但它好就好在并不刻意渲染灾难,它更多着力在面临灾难的人性和贯穿始终的环保意识。

人类和动物说话这个设定虽然有点扯,但说出的话却言之有物。

电影中的几段台词Sir记得很清。

有成年人世界的无知和势力。

-阿姨阿姨,臭氧层漏了!

-臭,臭什么?多少钱一斤啊!

- 是大气层!

- 大气层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也有动物世界的无力和悲悯。

孩子,我也热爱生活,可你们人太不珍惜这个世界了,你们自相残杀,破坏生养你们的水源和森林,终于,你们把大气层烧穿了,太阳会杀死你们,谁也跑不掉。

不,你们是智慧的,能够挽救世界。

请告诉你们和我们的孩子吧,这个地球上的天空应当是蓝的,这个地球上的水应当是清的,这个地球上的草应当是绿的。

还有影片结尾,打出字幕:

本片放映时间为1小时35分钟。在此期间,地球上又有2种生物灭绝,2000公顷森林消失。

说来也挺有意思,《大气层消失》的导演冯小宁本来有部科幻新片要在今年大年初一上映,最后却悄无声息地退了档。

从意识超前的《大气层消失》,再到无人问津的《动物出击》,是中国科幻创作长久以来的停滞不前。

《动物出击》没来,来的是让人惊喜的《流浪地球》。

在上映前几天,Sir就大胆预言:此片必爆。

并非因为没看到不足之处。

而是更看中《流浪地球》的稀缺性

什么才是稀缺?

喜剧片哪个春节档都不缺,大牌明星一部电影就能凑好几个。

而一部迎难而上,在工业水平上实现大步飞跃的国产科幻片,还是头一回见。

哪怕它还有很多瑕疵。

当出现种种不同的声音,去挑出它的bug,去争议其中的价值观,其实《流浪地球》就已经赢了。

争论,说明在意,说明无法忽视;无言,才是彻底的灰心和放弃。

电影里的煽情太尴尬,但《流浪地球》的燃却是真的。

它时隔多年,重新唤起了我们对科幻的热情。

让我们终于有了信心——

国产电影真的能拍出《流浪地球》。

乃至更好。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阿拉灯神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