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丝毫觉悟,哪来参学的资格?

靠分别心,

想深入佛法,

这是很不容易的。

分别心,

无论你怎么想还是分别心。

我们禅堂里面参的话头——“祖师西来意是什么?”祖师西来,传播佛法,那佛法到底是什么?佛法是不生不灭的,我们用生灭的心去测度不生不灭,能测度吗?你拿一把尺子去度量虚空,能量得到吗?如果用数字去计算呢?佛祖的比喻是,纵使你能知道恒河沙的数量,你也没办法来测度佛法。所以禅宗里有一句话,叫“蚊子叮铁牛”。

有一位师父,认为自己已有所悟,可以去行脚、去参学了。他来到一位大师门下,问:“什么是祖师西来意?”大师回答他:“等你一口把鄱阳湖的水喝干了,我再告诉你。”结果有一天,他恍然大悟,立刻跑去禀报师父:“师父师父,我已经把鄱阳湖的水喝干了。”这是什么意思?这千七百则公案不是那么好明白的。因为你用你有为的心,用你分别的心,去测度无量光、无量寿,是不可能的。

这则公案同时也告诉我们:没有丝毫觉悟时,连行脚参学的资格都没有。你是谁的弟子,你就好好地跟着你的师父学习。如果你的师父已经没有本事教你,或者你好像有所悟了,师父也认可:可以了!可以了!你才有资格出去参学。你自己没有本钱,哪来的跑出去参学的资格?

印光大师说:“打着念头死,许汝法身活。”从用功夫的层次上来说,念佛要念到念头死。照这样来说,我们还有什么证悟、往生的可能?幸亏是有圣者可以垂手接引,有果地的菩萨可以倒驾慈航,我们业障有万斤重,佛菩萨就有万吨轮!你不用怕,照样爬上船,不会掉到海里的。

所以我们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不自量力。也是在千七百则公案里,有人出家了,受了戒律,精气神饱满,然后心就些狂了,想着跑出去。他的师父就说了一句话:“你爸爸妈妈都还在草里呢”。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多少与你有缘的众生,你的历代宗亲、历生父母都还在恶道里,你不死心塌地好好修道,真以为出家修行是看风景啊?

常常会有这样的。我们现在看古代祖师的传记,包括千七百则公案,里面直接点明意思的不多,很多都是包蕴玄机。但是这些玄机里,有的是透出修法的功夫的,有的是点出学人的误区的。

末法时代就是这样,很少有人具法器之资,老实、踏实、忠厚,又有灵性。孙悟空,一个跟头翻十万八千里,但他没有学会跟头的时候,是老老实实地待在菩提道长面前。他说:我也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只知道桃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但师父要传他什么,他就会问“这个能不能不死?”他一直在想、在思考,猴子也是很有灵性的。

我们现在很多人,都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颠倒分别,朝楚暮秦。

声 明

本文由「佛教慧日」微信平台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