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这一次宁浩不行了

咋就被《流浪地球》逆袭了呢?

谁能想到《疯狂的外星人》在大年初一4亿夺冠,领先了《流浪地球》整整一个车位的情况下。

在大年初四被《流浪地球》弯道超车,后者以 “飞驰人生”的速度反超了,而且二者的距离在不断地拉大。

《疯狂外星人》的评分也是一路减速,以豆瓣评分6.4的分数成功取代了6.8分的《心花路放》,成为了宁浩目前的“最差”作品。

反观《流浪地球》现在的豆瓣评分虽然跌破了8分,还是在7.9分的水平。

不但如此,在春节档“四大天王”的混战中,《疯狂的外星人》与《新喜剧之王》均处在评分的下位圈(《新喜剧之王》为5.8分)。

我是初四、初五两天接连被同学拉去电影院看了《疯狂的外星人》与《流浪地球》。

要我说,低也没低到6.4分,高也高不到8分。

两者的招数也不一样,一个是“反科幻”的土法炼钢,另一个就是向好莱坞电影工业学习的靠拢之作。

那么,《疯狂的外星人》真的那么差么?

《疯狂的外星人》

虽然本片是“疯狂”系列的第三部,它又与前两部《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不一样。

小人物还是那个小人物,但是没有以前炫技般的多线程叙事,故事线只留下一条,两傻大战外星人。

叙事降维了,但主题却升格了,不再是像以往那样一群小人物的生存淘汰赛,而变成了涉及地球存亡的生存挑战赛。

只不过这一次宁浩的处理方式让很多人感到了极度不舒适。

这里面肯定就有刘慈欣的原著粉了。

凡是看过刘慈欣《乡村教师》的人就明白,《疯狂的外星人》与前者没有多大的关系,所以人家一早就留了一手,四个字“灵感来源”。

这要是按着《乡村教师》来拍,一上来就是碳基文明与硅基文明之间互殴,那就拍成星战了。

原著粉们本来还期待着宁浩如何把小说还原成电影,去了影院一看,教师呢,怎么变成耍猴的了?

大场面呢,怎么改成“齐天大圣”大闹世界公园了?

我顶你个肺啊。

要说刘慈欣,宁浩也算是他的铁粉了,就连《流浪地球》的版权都是宁浩的,要没他,郭帆能不能拍出来《流浪地球》都得两说。

九年前,宁浩就想拍,但是如何切入这个故事,如何把这个故事呈现出来,耗费了他八年的时间。

这八年里,宁浩也没闲着,他拍了《心花路放》,他发掘了一个叫文牧野的年轻导演。

期间,《乡村教师》的版权还过期过一次。

从《乡村教师》变成一部土味十足的荒诞科幻喜剧,确实会让很多原著粉适应不了。

虽然是与原著相去甚远,但还是宁浩电影中一如既往的“荒诞”。

到底是“荒诞”还是“意淫”,见仁见智。

电影一开始就是一个山寨的世界公园,我看的时候一直在想贾樟柯没在电影里客串真是可惜,分分钟都能蹦出来一个赵涛。

剧本围绕着“山寨”构建故事,山寨的公园,山寨的酒,就连对付外星人的手段都是山寨的。

说到对付外星人的手段,《疯狂的外星人》很“宁浩”。

对付不友好的外星人:

像《独立日》里面,人类驾驶着F-16直接冲向了外星飞船,正面刚。

对付友好的外星人:

像《E.T. 外星人》外星人与人类碰碰手指头,做朋友。

对付时而友好时而不友好的外星人:

像《黑衣人》,对来“地”外星人统一管理,并设置一个MIB机构进行管理。

而像《疯狂的外星人》反其道而行之,把外星人当猴耍的没见过吧。

要说这部是意淫大片的话,何不看看隔壁的宇宙版战狼《流浪地球》呢。

它依旧是宁浩电影里阶级对抗的路线,在这部电影中的阶级鄙视链很有意思,外星人美国中国园长耿浩外星人。

又放音乐又敲锣,最后还把外星人制成了“鸿茅药酒”,这样一种解构美国传统科幻片的方式,还有意思。

宁浩还用一只外星坏猴子致敬了自己的坏猴子工作室。

我们知道,宁浩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将美国好莱坞的类型片嫁接到了中国的土壤里。

《疯狂的石头》盖·里奇,《无人区》科恩兄弟,面子是外国的,里子却是24K纯中国的。

《疯狂的外星人》虽然没有乡村,更没有教师,但是它的内核却是中国的,春节档这两部科幻片其实都是一个很东方的故事。

就像影片的结局,外星人喝断片了,把耿浩他们的酒都掳走了,美国用科技完不成的事,中国用酒桌文化就搞定了。

这外星人要是去了广东,怕不是被做成外星人全席了吧。

再次印证了一句话,只有我们同化他人的份儿,没有他人征服我们的份儿。

想想以前,鲜卑、匈奴、蒙古、女真,哪个不是被我们给同化了的。

用酒杯同化一个外星人也是可以接受的嘛。

还是那句话,是意淫还是反讽,见仁见智。

我倒是觉得,宁浩玩出了自己的作者性,意淫与反讽维持在了一个适当平衡之中。

好莱坞是肯定拍不出这样的电影的,就拿斯皮尔伯格的《世界之战》来说,同样也是一个LOSER遭遇外星文明。

他能做什么,逃!

最后怎么赢的?靠地球上的细菌,因为外星人没有免疫力。

从头至尾《疯狂的外星人》都很讽刺,怎么跟外星人谈判——“都在酒里”。

就连结局都很讽刺,大飞要当大银河区的假酒代理;一对美国特种兵拿着锣去抓外星人。

一切都是癫狂,一切都是荒诞。

本片没有选择去照搬好莱坞的模式,而是选择了迂回地进行杂糅再创作,进行本土化。

它对于中国的民族性是有讽刺的,酒桌文化,想办事先喝酒,感情深一口闷嘛。

再者就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咱们就走一步看一步嘛,这些真的太中国了。

最重要的,上面也提了,山寨。

山寨的世界公园把美国特工溜得跟孙子一样,美国人要外星人,耿浩把自己的猴子“欢欢”毛给剃了,充当外星人。

连外星人都能给你山寨出来,这对于咱们的山寨文化黑的也够彻底的了。

要说黑,片中对于美国人的黑就过于直白,或者说就是low。

一个拿着国际版抖音Tik Tok的宇航员激怒了一个外星人,还有一个比特朗普还二的美国总统。

黑完了美国,黑抖音,讲国民性用高端黑,一扯到老美,就变成了低端黑,这样的处理确实突兀。

而最后外星人的意识转移到了猴子欢欢的身上,欢欢就变成了头戴紧箍咒的孙悟空。

我觉得豆瓣上有一个短评很有意思,它这么评价《疯狂的外星人》,说它是融合了《西游记》与《2001漫游太空》的神经喜剧。

我对这段戏是黑人问号脸的,是要讲一个变成外星人的猴子,最后还是不敌它的兽性,也就是巴普洛夫效应。

虽然这个麦高芬用得还是很妙的,但是非要扯出来孙悟空去贴本土化,还是有些尬。

西南猴王差点被西南猴王给灭了……

虽然这一次的宁浩不如以往花哨,不如以往闹腾,但他所关注没有变。

就是以耿浩为主的这些,在时代的背后气喘吁吁地追赶,却又追不上的人。

这些不合时宜、总想固守过去的人才是宁浩的主角,而这些人总要在各种外力的逼迫之下被迫前行。

你以为宁浩变了,其实他根本没变。

- F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