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联合抗清的计划为何最终会流产

作者/乔吾 本文系腾讯独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南明永历政权成立后,成了名义上的抗清复明核心,随着各路抗清势力的归附,出于战略的考虑,南明军队尝试联合其他抗清大军共同抗击清军。

大西军余部在张献忠死后坚持独立抗清,后来迫于艰难形势才与永历政权联合,孙可望、李定国等主要将领奉永历政权为正朔,将永历帝恭迎到贵州保护。大西军成了南明军队的绝对主力,实力强劲,但只能盘踞在云贵川,外围都是清军的势力范围。南明军队多次北伐收效甚微,难以突破,与清军形成相持之势。李定国决定联合郑成功抗清,郑成功在隆武政权覆灭后就改奉永历政权为正朔,永历帝册封其为“延平王”,因此李定国对郑成功抱有很大的期望。

郑成功

在父亲郑芝龙降清之后,郑成功出走金门,坚持高举抗清大旗。郑成功在沿海各地招兵买马,收编郑芝龙部分旧部,逐渐发展壮大。郑成功在沿海多次袭击清军,还与各路反清势力攻打清军,一定程度上牵制了清军。在攻打广东的潮州失利后,士气低落,粮饷紧缺,郑成功决定返回占领厦门。此时郑成功的族兄弟郑彩经营厦门,横征暴敛,民不聊生。郑成功设计夺取了厦门,兼并了郑彩的军队,自此郑成功以厦门和金门为抗清基地。郑成功不仅打仗厉害,做生意也特有一套,郑家本来就是做海上贸易起家的,郑成功将家族经营海上贸易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他广泛开展与日本、东南亚国家的海上贸易,以及对北京、苏杭、台湾等地的国内贸易,搞得有声有色,把赚来的钱都充作抗清大业的经费。郑成功继续招兵买马扩充军队,增加战舰,全力武装军队。郑氏军队扩充至十万余人,雄霸东南沿海,成为一支强大的抗清武装。

李定国运筹帷幄,将目标指向广东,清军在广东的兵力薄弱,李定国认为占领广东可以解救南明困守一隅的局面,进而联合各路抗清势力北伐,攻占赣、皖、苏各省,复兴明朝大业有望。李定国联络上郑成功,希望郑成功能从福建出兵配合,自己则从广西出兵,东西两边共同夹击清军,是为广东之役。郑成功同意了作战计划,与友军一起在广东夹击清军。1653年初,李定国按计划领兵从广西出发,首先攻打肇庆,边打边翘首以待郑家军的到来,李定国望眼欲穿,可惜郑家军放了鸽子,据说此时郑成功正与清军“和谈”,李定国只得退兵回广西。李定国坚定目标,再次遣使联络郑成功,希望明年再次合攻广东,而且还尽力迁就,将会师地点改在沿海的新会,以方便郑家军登陆。翌年,李定国再次领兵从广西进发广东,发动了新会战役。郑成功私心太重,担心出兵后清军会来偷袭自己大本营厦门,所以迟迟没有出兵,过了几个月才命令部将林察带领一支水师出发,但这军队走走停停,未能如期到达新会。李定国孤军奋战,抵挡不住清军的攻击,全线溃败。郑成功这样的配合比小学生还坑,李定国见到辅助迟迟未出,不可再送人头了,只得撤回广西,之前的精心谋划全部付之东流。

李定国

就在李定国进行广东之役的时候,孙可望与钱谦益等人也在谋划长江战役。钱谦益借口水太凉不敢跳江自尽,降清后去北京为满清当官,官至礼部侍郎。钱谦益虽然没骨气自尽殉国,但在投降后秘密从事反清复明活动。他与姚志卓等人秘密谋划反清大计,联络抗清大军。他们想发动长江战役收复人口最密集、最富庶的江南地区,进而控制整个长江以南地区,扭转反清颓势。最后,孙可望决策定下发动长江战役的计划,让原大西军部将刘文秀领精兵东下,而东南沿海的水师乘机进入长江,合击在长江流域的清军。

1654年,明宗室鲁监国的部将张名振与张煌言得到郑成功的支援,三次进入长江,骚扰掠夺清军,没有与清军进行正式交锋。刘文秀被任命为“大招讨,都督诸军”,但始终没有出兵合击清军,因为他担心孙可望发动宫廷政变。大西军余部奉永历政权为正朔并保护永历皇帝,但孙可望仗着战功卓著、威望甚高,政治野心越来越大,与李定国、刘文秀的间隙日益增大。孙可望在当了秦王之后,软禁了永历帝,一直想自己称帝代之。正是这些内部纷争与矛盾,令刘文秀不愿意领兵发动长江战役,合击清军,错失良机,浪费一众抗清志士的努力。

这两次战役计划的流产只是南明内部混乱与矛盾的缩影,各种势力此起彼伏,各路人马勾心斗角,为利益纷争不断,本来还坐拥大半壁江山,却被清军一点点吞灭,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