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超鹿晗退出《奔跑吧》,“限薪令”重塑娱乐圈新生态?

作者 / 吴丽仟

特意赶在新年开工第一天搞事情,《奔跑吧》可谓用心良苦。

今天下午,新一季《奔跑吧》官宣4位主mc邓超、鹿晗、王祖蓝、陈赫因工作缺席,朱亚文、王彦霖、黄旭熙、宋雨琦将全新加盟。

一时间,“跑男”各大话题瞬间霸屏。

虽然4位“灵魂人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交代个中缘由安抚粉丝,但业内一致认为,“大换血”与总局颁发的“限薪令”密切相关。

不可否认,《奔跑吧》收视率逐年下滑的落寞和重要嘉宾的离开,几乎代表了户外真人秀黄金时代的落幕。王牌IP辉煌不再,观众究竟需要什么产品?“限薪令”不断发威又将如何改写行业?

邓超鹿晗缺席,只因“综艺限薪”?

直击核心问题,他们四个为什么缺席?

曾几何时,《奔跑吧》是一档艺人挤破头想上的综艺。比起拍戏,上综艺没那么辛苦,时间短,酬劳高,拿钱快,组一组cp还能圈一波粉丝,性价比很高。对主mc邓超陈赫等人也一样,《奔跑吧》三个月的播出时间,几乎是最带流量和话题最能捞金的时期。

但“限薪令”一下,性价比急速下滑。

2018年9月,有知情人士爆料,“接下来将严控综艺节目艺人片酬,每期节目艺人总片酬不能超80万元,常驻嘉宾一季节目下来的片酬不能超1000万元。”

11月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下发管理通知,规定综艺全部嘉宾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嘉宾总片酬的70%。电视综艺和网综都一样,节目上线前要向总局报备嘉宾姓名、片酬、成本占比等信息。

无风不起浪,网传赵薇舒淇参加湖南卫视综艺《中餐厅2》,片酬是5000万,“限薪令”下达之后足足超出了4000万,此后两人在业内人士多番劝说之后返还了4000万薪酬。虽然该消息并未被证实,但多位综艺从业人员告诉网娱君,综艺限薪正严格执行。

这也就不难理解,邓超鹿晗流量和人设已经相当稳定,并不那么需要《奔跑吧》的加持了,何况影视综艺商业资源都不缺,其他工作也排的很满,同样的时间用来录《奔跑吧》或许不是最佳选择。另一方面,除了录综艺还有其他追求,也能理解。

不过,“一代跑男团”不再,“二代团”想强撑局面,并不容易。

《奔跑吧》大换血,

户外真人秀的黄金时代已落幕?

从我们全面复盘的数据来看,“跑男”以及它代表的户外真人秀IP正加速过气。

从六季《跑男》的收视情况看,六季收视峰值由《奔跑吧兄弟3》创下,csm50城市网收视率为5.28%,但自第三季后,越往后呈现断崖式下跌,2018年《奔跑吧2》创下收视率最低值1.45%。

如今损失4枚大将,金主还会为《奔跑吧3》买单吗?品牌价值是否会受到影响?对此总导演姚译添委婉地告诉有关媒体:“从长远看,利大于弊。”他把这次调整称为“投资”,称“调整得到了客户的支持,节目组相信最终的结果会让客户和市场满意。”

虽然总局明确禁止“收视率对赌”,但看得出想让金主继续掏钱,节目组显然背负了巨大的收视压力。

根据影视产业观察整理的数据,2019年音乐(27档),婚恋交友(23档),亲子代际类(17档)节目将成为最新的香饽饽,紧随其后的文化推广类(14档),语言类(12档),体育类(11档)等,曾经傲视群雄的户外真人秀几乎快要退出舞台,除了还能赚到钱的综n代——浙江卫视的《奔跑吧3》,东方卫视的《极限挑战5》,芒果tv《勇敢的世界2》,很少有平台愿意开发户外类新真人秀。

某种程度上,前几年电视台疯狂地同质化竞争,催生了《24小时》《72层奇楼》等过剩产品,留下“前二”的几档几乎是命中注定。更重要的是,百姓的精神诉求和口味正在不断提高,比起浅层的欢声笑语,更关照现实生活,滋养身心的内容,前景更广。

“限薪令”严格落地,

能否重塑娱乐圈新生态?

《奔跑吧》“大换血”已成定局,虽然节目老粉多少会感到遗憾或暂时无法接受,但在网娱君看来,收视下滑严重急需新的刺激和新的生命力,“限薪令”或许会倒逼它进行内容创新。

如果价格较高的流量不让位,新的面孔或许永远没有机会露脸。

《奔跑吧3》总导演姚译添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今年新加入的四位新成员与退出的四位都不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不存在谁代替谁的概念。而他们选择两大韩团的中国成员——黄旭熙和宋雨琦的原因,正是因为看中两人共同的优点是年轻、真诚、有活力,才华,拥有积极向上的力量。黄旭熙是出生于中国香港的唱跳歌手;而北京女孩宋雨琦,烟嗓,会打篮球,这两人都是节目的忠实观众,他们身上展现的个性从来没有在节目中出现过。

近两年,以王嘉尔,王一博,程潇等为代表的韩团中国成员不断回流中国娱乐圈,相比所谓顶级流量,他们是相对“物美价廉”的替代品和新生力量。“限薪令”的落地或许会加速娱乐圈洗牌。

尤其国内“综艺造星”正盛。

据此前媒体报道,国内综艺节目按量级大小可分为“S级”“A级”“二线”和一般节目等类型,“S级”艺人片酬单集可达500万元,以一季节目10期到13期来计算,艺人作为常驻嘉宾的总节目片酬超5000万元;而“A级”节目总片酬在2000万元上下,“二线”节目为数百万元,一般节目为数十万元。“这些片酬一般都是税后价,实际邀请他们还得负担高昂的税费。”

但如今情况正在好转。一位综艺从业人员告诉网娱君,以前大家都为明星打工,不管平台还是制作公司都叫苦不迭。但“限薪令”出台后,“现在平台S+的项目,也没有说一定要请S+的艺人了。”一位艺统表示:“艺人如果一直坚持高价,确实会被替换掉。”

这种“洗牌”在影视圈同样突出。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一位知名小鲜肉明星接戏时,一部电影拿8000万片酬,后来被一个2600万片酬的二线艺人换掉了。”

众所周知,国内大量艺人都在补税,艺人团队给到供应商的预算也在削减,一位艺人宣传告诉网娱君:“甚至还有卖房补税的”。照现状看,“限薪令”如果能照常严格执行,行业洗牌必会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