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怎么排污?这群小伙子在500米坑道15米深井里当“粪”青

冯璐璐今年30岁,2012年从湖南铁路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进入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南昌车辆段工作,成为了一名动车机械师。设备维修工要24小时待命,就像保姆一样,随叫随到。故障随时会出现,而且有时异常棘手。特别是高铁库里的污水井,深约15米,井下氧气稀薄,空间狭小,夏天闷热,冬天寒冷,处理故障相当艰巨。

摄影/丁波 肖尧 盛德权

剪辑/高俊章 编辑/庞宇佳

出品/腾讯图片 腾讯新闻

视频 | 高铁到底怎么排污?机械师在500米坑道和15米深井里当“粪”青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工种,那就是‘高铁保姆’。”每次谈到工作时,冯璐璐总是这样说。为高铁做维修养护的,大家熟知的有机械师、保洁员、吸污工等等。但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工种也至关重要,那就是动车所里的设备维修员,他们被称为特殊的动车机械师。

污水处理井的泵机发生故障,冯璐璐和工友需要下井维修。下井作业,必须两人联劳协作,既是提高工作效率,缩短下井作业时间,更是为了确保安全。

下井属于有限空间作业,要携带有毒气体检测仪、氧气瓶,还要戴好护面罩,穿好防护服,像消防员一样进行抢修作业。考验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身体素质、毅力。

下井前,测试好防护装备的性能状态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作业中也需要小心翼翼。去年8月份,冯璐璐在井下处理抽水泵故障时,就因为氧气瓶被卡住而出现险情。说起这事,他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通过铁制爬梯,下到15米深的排污井。下到井底后,冯璐璐要向在上方进行防护的工友打手势,示意正常开始作业。

带着呼吸器很难说话,一般都是用手势沟通需要进行语言沟通时,冯璐璐和工友肖野只能头靠着头。

动车污水排入深井,虽然经过了处理,但还是散发着刺鼻的恶臭。冯璐璐和工友要将手深入污水中,为管道泵机清污。经过仔细检查,冯璐璐发现泵机管路胶垫裂损,需要进行更换。

从空中俯瞰深井,井内的白色光点就是正在作业的冯璐璐和工友。为了确保劳动人身安全,每隔一段时间,上方防护员就要和冯璐璐呼唤应答。

设备维修不仅要爬上爬下,弄得满身污浊,而且工作没规律,有时是饭点,有时凌晨,有时是深夜,说得现实点,谈恋爱都没时间。“工作很辛苦,但也苦中有乐有收获。”几年下来,陆续走了好几个青工,但冯璐璐坚持了下来。

经过几年的岗位历练,冯璐璐已成为了南昌西动车所的设备检修工长。他要负责安排对动车检修库内外200多种设施设备的维修作业,大到起重机,小到吸尘器,有精密的,有笨重的。落实到每月、每天,冯璐璐带领工友对它们进行试验、加油,像呵护婴儿一样精心,确保设备们运行状态良好,让流动的中国跑得更快。

除了深入15米深井外,冯璐璐和工友还要在500米坑道里巡检动车所的吸污设备。车站线路吸污设备出现故障,就会影响所有路过车的吸污作业,车上污粪不及时排出,厕所就不能使用,继而影响动车正常运行。

在冯璐璐的印象中,去年有一次设备故障让他终身难忘。记得有一天凌晨,南昌西站的吸污管路出现漏风故障,导致整套设备形成不了负压,无法正常工作。他带领8名工友组成4组,分别对4条线路上的80个吸污控制单元箱进行检查,对每条线路上的500多米管路分段排查,他们钻到埋管地沟里,一米一米前进,仔细辨听风声,查找漏风点。经过一整夜的努力,终于找到管路破裂点,并顺利更换维修,保证了第二天列车正常运行。

“动车组检修是环环相扣的,前一道工序必须要万无一失,才能保证下一道工序正常进行。”每天深夜,奔波了一天的高铁都需要入库检修,同时要进行清洗吸污作业,以便及时清理掉动车组在载客运行过程中,临时储存在车体内的大量污物。他们的检修质量,直接关系到晚上的吸污作业,不敢有丝毫马虎。

工作一忙起来,就容易忘了时间。冯璐璐和工友常常因吸污管路的检修,错过午餐时间。赶到食堂,吃上几口热饭热菜,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饭后,冯璐璐和工友们在一起切磋球技,如此一来可以提升班组的凝聚力,二来可以增强身体素质。其实,也是紧张工作后的一种放松。

“只要有点时间,就想和老婆小孩打打视频电话,实在是很想他们。”平常冯璐璐一人住在南昌,由于倒班的原因很少能回家,每天都要和家人打视频电话。冯璐璐的儿子刚四岁半,爱人在湖南株洲老家带小孩,兼职做化妆品销售补贴家用。每天中午和爱人微信视频聊天,是冯璐璐一天里最开心的时间。

(《中国人的一天 》第3334期 微信搜索公众号“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说出你的故事;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带你看更多不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