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嫁弟弟伺候瘫婆婆,晴天窗口晒红糖,亲戚还夸她

春节期间,河南省洛阳市嵩县纸房镇邓岭村,张花桃一如既往的给婆婆掀开被子,清理因为长期卧床导致的褥疮。婆婆瘫痪已经四年了,两条腿蜷缩着,紧紧贴着身子,骨头因变形导致无法翻身,臀部不可避免的肌肉坏死,尽管表面看起来没有事,张花桃说:一天得洗一次,皮子不敢破,皮子一破就不好愈合了……

给婆婆褥疮敷的药,其实是晒化了的红糖。张花桃说一般的药没啥用,贵的药也买不起,就用碘伏清洗,红糖外敷。张花桃自己身体也不好,丈夫郭洪文前几年养了几年羊,第一次发展起来遇上流行病,羊群损失殆尽,两年后羊群又一次达到20多只,羊价暴跌,第三次好不容易发展到了近50只,羊群又害病了,放了十几年羊,郭洪文没有发“羊财”,反而欠了数万元外债……

郭洪文兄弟三个,弟弟常年在外打工,妈妈的医药费主要就是弟弟负担,而大哥早在20多年前就去世了。张花桃带着两个四五岁的孩子,生活颇为艰难,郭洪文于是经常帮助嫂子,没想到随后郭洪文的父母先后患病,苦命的两个人相互扶持,照顾一家老小。

刚在一起的时候,村子里难免会有一些风言风语,别人看他们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就连娘家人也不支持,郭洪文对嫂子说:不行你到远处找个家算了。张花桃不忍心孩子受罪,不顾家人的反对,留了下来。“日子跟谁都是过,他们说他们的,咱过咱的。”

张花桃说:俺家住这地方不好,岭上缺水吃,年轻时候到山底下挑水,吃的得挑,种庄稼还得挑,月子里照样啥活都得干,落了毛病,不是腰疼就是胳膊疼,冬天还怕冷,哪能咋样?女儿刚出嫁,儿子去年才结婚,今年估计还要添口人,小的得伺候,老的也不能不管呀……

婆婆的屋子里有两张床,也是全家唯一安装了取暖炉的房间,张花桃怕冷,就经常跟婆婆睡一个房间。“男人们照顾老人不行,他心大,到底不胜女人。”大约2003年,婆婆患中风后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走路需要柱拐棍,吃饭更是需要每顿饭端到一张高凳子上,如果是面条类的饭,最后几口还需要帮喂一下。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瘫痪的病人大小便没有知觉,两只手却会经常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两年前,郭洪文到县城卖羊,张花桃把家里的小羊赶到村口山坡上,回到家里,满院子都是臭味,原来婆婆无意识中大便,多动的手却扯开纸尿裤,把大便涂得被子上、墙上到处都是,当她意识到手上的大便,甩手,结果……张花桃哭着说:娘呀,我也没有慢待你呀,你咋这样糟蹋人呢?老人只回应她一个傻傻的笑。

“不敢想,这不是孩子也要结婚了,羊卖了,借的钱,盖了房子,你看这墙,就罩了一层白水泥,不透风,不漏就行了……”婆婆渴了,张花桃生火给婆婆烧开水。

“可以说家里照顾我妈,全靠她了,以前孩子小,后来我家老人先后害病,这么多年,要不是她,俺家还不知道是啥样子呢!”说起来由嫂子变成的妻子,郭洪文很欣慰,也很感激。春节期间亲戚来家里,也都说张花桃照顾的好,郭洪文觉得当初顶着压力,现在看来也是对了。

冬天里的农村已经没有太多农活,闲不住的张花桃又挑起了箩筐,准备清理一下羊舍,去年羊群生病,羊舍的地面需要彻底清理一下。张花桃和郭洪文商量着,把羊踩过的土挑出来,洒在地里,再给羊舍里换一层土,要是再养羊了,能避免粪便里的病毒感染。郭洪文不想再养羊了,张花桃问他:那你说你会啥?除了当过十几年羊倌,别的还能干啥?长毛的畜生,赔了不怕,庄稼不收年年种,总有一年好收成,咱也不可能年年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