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芙蓉吓昏落泪,李云龙震惊无言:翟天临究竟干了什么?

郭芙蓉吓昏落泪,李云龙震惊无言:

翟天临究竟干了什么?

文 | 雾满拦江

(01)

当下演艺圈,有三个博士。

第一个,是《武林客栈》中的吕秀才,俗家姓名喻恩泰,以一已之力,拿下三个博士学位,郭芙蓉吓昏在洗手间。

第二个,是《亮剑》中的鬼子特种兵队长山本一木,俗家名字叫陆鹏。他拥有一个电影学的博士学位。李云龙对此深表震惊。

第三个博士,是翟天临。

翟天临拿下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博士生。与喻恩泰、陆鹏三足鼎立,笑傲江湖,纵横风云,爽呆了。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翟天临没有躺在博士证书上吃老本,而是勇猛精进,又拿下了北大光华的博士后。

然鹅古人说得好,博士有三,无后为大。

翟天临有了后,是不是玩大了呢?

(02)

博士后翟天临在直播时,有粉丝想知道他的博士论文,能否在知网上搜到。

知网是什么东东?

翟天临有点懵。

这一懵可不得了,爆出了学术圈沦陷,沦为鸡鸣狗盗之地的污乱。

(03)

翟天临知网懵圈,粉丝与质疑者展开激烈的对抗赛。

赛事第一季:翟天临称自己只是开玩笑,人家都博士后啦,怎么会不知道知网?难道他说不知道1+1=2,这你也信?

答复很幽默,加10分……可是论文在哪里?

第二季:制片人于正加持翟天临,称自己读过翟博后的论文,论点论据都非常充分扎实。有于正加持,把学术论文降至小学生作文水平,再加10分……可是论文在哪里?

第三季:粉丝怒斥质疑者,写论文非得上你家知网?人家翟博后学究天人,独僻蹊径,难道不可以吗?

还真不可以,如果研究者不参考知网,必然会犯两个错误,或重复前人的成果,或重蹈前人的错误。何况翟天临攻博期间,拍了好多戏,好多代言,好多综艺,忙到这程度,真的有时间点灯熬油写论文吗?

总之,论文到底在哪里?

第四季:翟天临的工作室发表声明,称翟的导师是通过函授、进剧组指导的方式完成的学术研究……蛋扯到这程度,想让人相信翟天临及授予他学位的相关人等无辜,真的太难了。

论文到底在哪里?

第五季:翟天临公开发表的文章,被翻出来检测,对照知网,重复率高达40.4%。

原文章作者、黄立华教授现身,抱怨称:你红口白牙硬说学术很端,可人家发表了10多年的文章,被你家博士后大段拷贝,这样真的好吗?

值此尘埃落定。

嗣后翟天临困兽犹斗,已无实际意义。

(04)

不要说博士后,哪怕是博士前,按规定也需要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1至3篇论文,没有研究成果,凭什么敢称博士?可翟天临都博士后了,论文却死活找不到,这让大家说什么好?

川大率先将翟天临事件,列为学术不端。

北京电影学院懵圈,只能宣布成立调查组。不知道调查组能否把失落的博士论文找回来……希望吧,也许人家翟博士确有研究成果,只是没发表在中文核心期刊,或者数据库中暂时检索不到,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对吧?

最淡定的还是北大,声称将根据其博士学位授予单位的调查结论,按规定做出处理。意思是谁的烂摊子谁收拾,谁的熊孩子谁领回家,北大就是个吃瓜群众,不掺和这烂事儿。

此时的翟天临,一定好忧桑。

他所能做的,大概是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希望眼前的一切,不过是场梦。等从梦中醒来,太阳照常升起,博士仍然有后,岂不美哉?

只可惜,再美好的梦境,终究要面对狗血般的污烂现实。

(05)

许多人怒斥翟天临:

难道你的名气不够大吗?

难道你捞到手的,还不够多吗?

为什么还要这般残忍,来抢可怜的秃头博士们一点残羹剩饭?博士们是多么的苦啊,起五更,睡半夜,爬知网,盘资料,但有丝毫所得,又担心重蹈前行者的窠臼,论文几行字,头发薅满地。研究没突破,导师不通过。研究有新意,导师不客气。脑子稍卡壳,前功就尽弃。学术路,步步苦,何止头悬梁?何止椎刺骨?那是于无路之路独行,那是于无尽的黑暗中寻找光明。时常有在读的博士生被逼至绝境,可最终的获得,却是极尽卑微,跟捞到手软的翟天临相比,根本不成比例。

惨成这样,还有人抢他们的狗粮,吃相是不是有点太难看?

(06)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翟天临人设崩塌,受其影响最严重的,竟是海外学子。

海外学术圈,那是相当的规范。学子引用观点,哪怕只有几个字,一句话,如果未标注,分分钟就会上学术法庭。只言片语,就要开除。跟咱们这边瞎整一气,完全是两个套路。

有学子正在海外点灯熬油,却忽然被导师叫去对质。

翟天临事件,引发了人家对中国留学生的警觉,总感觉你们那嘎达混个文凭太容易。论文都没有,博士就敢后,你们拿学术研究当什么了?

可怜的海外学子,招谁惹谁了,要为演员的人设背黑锅?

(07)

翟天临事件,其实只是个结果。

而非原因。

支持他的粉丝,在与质疑者抗辨时,说过这样的话:

看到这些,大概就能够明白正在发生的事儿。

——我们社会的认知,被扭曲了。

(08)

翟天临的支持者称:学霸就得百分百自己写论文?试问谁学校里的论文没抄过啊,总不能几千个字儿全自己写啊。

这是典型的小偷思维、娼妓逻辑。

因为自己是贼,就诬指所有人都是贼。因为自己偷盗,就不再承认世上还有辛勤的劳动。因为自己抄袭,就无视别人的研究与创作。为了让自己的非法生存获得依据,他们索性闭锁认知,就此沉溺于剽掠思维中,入疱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这种荒谬认知得不到矫正,久而久之大行其道,拿着偷盗之物招摇过市。遭遇到质疑,就会理直气壮反驳:大家不都是贼吗?你家里的东西不也全是偷来的吗?干吗非要说我?

我们的学术圈,象牙塔,就是这样沦为盗贼美食。

让那些认真做学问的人,痛澈心肺。

(09)

为什么我们的周边,会弥漫起盗贼思维?

——因为学术圈被剽掠的现象,已经持续很久了。

学术圈早已被攻破,象牙塔久已被掏空。翟天临只是有样学样,跟着群贼的屁股后面钻了进去,他不是第一个,也未必是最后一个。

对学术的侵蚀,已成痼疾。有多少人,凭借手中的权力,大模大样的端走秃头博士的狗粮,让可怜的秃头哭救无地?

为什么翟天临没有论文,却仍然能够拿到文凭?

——就是因为这里有条通道,此前许多人走过。

学术本没有路,偷的人多了,就踩出一条路。

但此前的那些窃贼,低调的拿着剽掠来的文凭,给自己升职加薪,悄悄的捞到盆满钵满。秃头博士们纵然知道,也无法捉到明确实据。可是翟天临犯浑,以为天下文凭都是偷,公然大秀特秀,最终让人落到实锤。

最无法容忍的是,翟天临只是个无拳无勇的艺人。可就连他都能够顺利的从秃头博士的盆里抢食,可知学术墙壁上的狗洞,已被凿成通衢大道。大小是个贼,就可以自如进入。

单只调查一个艺人,没什么意思。

如果对待官员,如对待艺人那样不客气,来上一轮官员文凭大清查,铁定也会象娱乐圈查税那样,查出来的抄袭或代笔,很可能是个可观数字。

毒蛇噬臂,壮士断腕。如不剜肉挖疮,堵塞后门,就这样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10)

鲁迅先生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他们是中国的脊梁。

现在我们说:我们不缺少认真做学问的人,不缺少埋头搞研究的人,不缺少努力搞学术的人,不缺少发奋提升国力的人——我们缺少的是对这些人的尊重,缺少的是对他们的认同,缺少的是承认他们的劳动,缺少的是对务实精神的奉行。

做官员,就要履行本职。做商人,就要诚信经营。做艺人,就扎扎实实演好你的戏。学术大门时刻敞开,你来可以,但不能走后门钻狗洞,更不能视剽掠为正道,肆意污辱那些认认真真钻研学术的劳动者。

我们的规矩,确实该改一改了。学术研究承载着民族未来的使命,更标志着国家的形象,弄不得虚,做不得假。官员也好,艺人也罢,履职尽责,我们就认可你。如果认知扭曲,视盗如常,以丑为美,对此绝对不能忍。不能只指望秃头博士们自己维权,他们已经累得够惨,镜片厚如瓶底,累到瓷迷两眼。再让他们打假维权,未免有失厚道。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厘正观念,纵能力有限,但绝不对剽掠行为有丝毫偏袒。我们承认翟天临的演技不错,那就让他回归自己的位置,学术圈的事儿就不要瞎掺和了。究其错,避其短,用其长,使劲演,各归其位,各司其职。最要紧的是堵塞从权力通往学术的狗洞,徜能够做到这点,才会尊重我们的劳动,保护我们的尊严,至少不再让我们的孩子,受到视剽掠为常态的邪恶观念浸染。

(*本文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雾 曰

学习提升自我认知,学会问出优质的问题。

不要问对不对,而要问如何才能更好。

优质的问题,会让我们最大程度的接近智慧本身,让我们走出狭隘,走出愤懑与悒郁,走出旧日的伤与恨。甚至还会让我们获得高质量的人生,用我们的快乐与幸福,用我们非凡的人生成就,惩罚那些希望我们痛苦的人——这才是父母对孩子的期望。如果这世上有什么报复手段,最狠的报复,莫过于如此。

去年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