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率湘军入赣剿太平军,江西巡抚陈启迈为何不支持他?

曾国藩在官场上有很多敌人,其中包括曾是好友后来翻脸的,比如江西巡抚陈启迈。

陈启迈和曾国藩都是湖南人。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的第二年,也就是咸丰四年(1854年),陈启迈出任受两江总督管辖的江西巡抚。

曾国藩曾当过两江总督,但1854年的曾国藩,还没有混到后来那么牛。太平军起事后,曾国藩在湖南组建湘军,实力并不是很强。

为了“孔孟大义不倒”,曾国藩在1855年进入江西,与太平军作战。当时正是太平军的鼎盛时期,湖口一战曾国藩被打得灰头土脸。随后,太平军几乎耍猴般地暴揍曾国藩和湘军,曾国藩颜面扫地。

湖口惨败的原因有很多,曾国藩却认为惨败是因为江西巡抚陈启迈从中掣肘,暗中给自己伸马腿所致。

曾国藩办湘军,最大的问题是缺钱,没军饷就别想打胜仗。曾国藩进入江西后,打算在江西长期立足,准备修建各种军火厂。手上没钱怎么办?曾国藩自信地对幕僚说:有陈启迈在江西,就是我的钱库。

曾国藩派人去南昌的江西巡抚衙门找陈启迈,请陈抚台为了朝廷大计,拔出20万两银子军用。不过,陈启迈并没有给曾国藩面子,拒绝给钱。

陈启迈为什么要得罪曾国藩?

一、当时湘军的军纪很不好,到处抢老百姓的东西,走水路运回湖南。陈启迈不相信把20万两银子拔给湘军,湘军会用来“剿匪”。江西的银子也是有数的,江西也要“剿匪”,财政支出很大。把钱送给曾国藩,转手都落到湖南口袋里?陈启迈答应,江西人也不答应。

二、陈启迈比曾国藩大15岁,二人却同是道光十八年(1838年)的进士,是“同科朋友”。但后来的发展不一样,陈启迈已是从二品的封疆大吏,管着江西十几个府州。而曾国藩呢,不过是个团练大臣,相当于杂牌军司令。二人的身份已不对等,堂堂巡抚,被一个小小的团练大臣呼来喝去,面子下不来。陈启迈自然不能让曾国藩踩着自己往上爬。

曾国藩并不是一个心胸多么大度的人,从此记下了陈启迈的这笔账,寻机报复。

机会果然来了。咸丰四年(1854年)的三月(阴历),太平军攻克袁州府的万载县。万载县有个叫彭寿颐的举子,痛恨太平军,决定组建团练。可他也没多少钱,就打着“剿匪”的旗号到处搂钱,惹得万载县鸡飞狗跳。欢迎太平军入城的当地人彭方三则反对彭寿颐借机搂钱之举,彭寿颐大怒,把彭方三告到了巡抚衙门。不过,陈启迈则认为彭方三并没有像彭寿颐所说与太平军勾结,而时任万载县令的李皓也被彭寿颐拉下水,指责二人阻止团练“剿匪”。

敢和太平军勾搭,这可是死罪。事情发生在江西,正好给了曾国藩扳倒陈启迈的机会。曾国藩找陈启迈,给李皓、彭方三不停的扣大帽子,说不处理二人,谁还敢为朝廷效力?陈启迈知道曾国藩醉翁之意不在酒,当然不会上当,把曾国藩给顶了回去。陈启迈说李皓治县有方,百姓爱戴,岂有勾结长毛的举动,你曾剃头不要欺人太甚!

曾国藩越想越恼火,无法从陈启迈这里捞钱,湘军在江西就难以立足。情急之下,曾国藩私下在江西收税,到处吃拿卡要,得罪了陈启迈。陈启迈说我要去湖南收过路费,曾剃头愿意吗?

各省的财政都是有制度的,曾国藩一个团练大臣,无论如何都没有权力在外省设厘金局。陈启迈抓住曾国藩的小辫子,上折子要弹劾曾国藩。当时是1855年,清廷被太平军压得喘不过气,而曾国藩也没有办法证明湘军是可以战胜太平军的。在这种情况下,咸丰帝未必把曾国藩的湘军看得多重,没有曾国藩,还有王国藩、李国藩。陈启迈要弹劾曾国藩,还是有胜算的。

曾国藩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到处收集陈启迈的黑材料,果然抓到一条大鱼。曾国藩查明,陈启迈之所以保护万载县令李皓,是因为陈启迈从李皓的妻弟走私鸦片中赚了钱。曾国藩大喜,走私鸦片可是重罪,堂堂巡抚赚取鸦片的黑心钱,这棵稻草就能压倒陈启迈。

曾国藩上折子,攻击陈启迈有六大罪。其中能置于陈启迈于死地的有三条:阻挠湘军在江西筹银“剿匪”;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逮捕“剿匪”有功的团练副总彭寿颐;李皓妻弟走私鸦片是受陈启迈指使的。

咸丰帝被太平军搞得焦头烂额,谁敢阻挠朝廷的“剿匪”大计,那就是找死。咸丰帝大怒,说陈启迈在江西无寸功,留之何用,给罢了官。

扳倒了江西巡抚陈启迈,曾国藩在江西就比较自由了,得到了江西很多士绅的捐款,湘军的军费得到保障。更多历史地理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地图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