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为何要说贾家是“中等人家”?有两个重要原因

对于我等平(贫)民来说,《红楼梦》中的贾府,奢靡富贵的超出我们的想象。贾府现有四代十几位主子,却有几百名下人前前后后的服侍。这些下人,有专门负责钗环首饰的,有专门负责盥沐梳洗的,有专门负责洒扫庭院的,还有专门负责跟着出门子的。

贾府中的美食,更是令人垂涎欲滴。吃顿螃蟹,就要好几篓子;吃螃蟹洗手用的,是“菊花叶儿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一碗面汤,要用专门的模具,打造成小荷叶、小莲蓬的样式;即便是贾府三等的丫头芳官半晌加餐,小厨房端过来的也是酒酿清蒸鸭子,胭脂鹅脯、奶油松饷卷酥以及热腾腾、碧荧荧的绿畦香稻粳米饭。

贾府的女眷的穿戴,更是极其精致。林黛玉的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贾母给史湘云的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王熙凤的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褙袄,五彩缂丝石青银鼠褂;王夫人给袭人的桃红百子缂丝银鼠袄,葱绿盘金彩绣锦裙,青缎灰鼠褂;贾母给薛宝琴的凫靥裘,给贾宝玉的雀金呢……无不透漏着一种奢华。

然而,即便是在这样的一种生活境况之中,贾母在五十四回,提及贾家时,却是这样说的:“……大家子的人口不少,奶妈、丫鬟服侍小姐的人也不少……别说他那书上那些仕宦书礼大家,如今眼下真的拿我们这中等人家说起,也没有这样的事……”

原来,如此奢靡的贾家,让读者大跌眼镜的贾家,在贾母口中,只能算的是“中等人家”!那么,贾母为何只认为贾家是“中等人家”呢?其中有两个重要原因。

第一,相比较贾府结交的其他家族,贾府确实只能算是中等人家。贾府的“朋友圈”,在《红楼梦》中有两次重要描写,一次是在秦可卿葬礼之时。来给秦可卿送殡的,以“四王八公”为首,下面有诸多的伯爵、子爵、男爵以及其他世交之家。

相对于公侯之家贾府来说,他们的级别低于四大王爷,高于其他家族,倒也确确实实算是“中等人家”。比如北静王水溶的到来,贾家人以贾赦为首,都要对北静王“以国礼相见”。

一次是贾母的八旬之庆。贾府二十八日这天邀请的宾客,是皇亲、驸马、王公、诸公主、郡主、王妃、国君、太君等,这都是高于贾府的;二十九日邀请的是阁下、都府、督镇及诰命等,这都是与贾府地位相当的;三十日邀请的是诸官长及诰命,并远近亲友及堂客,这批客人的地位,应该是低于前两天的。

从贾府的“朋友圈”来看,贾母称贾府是“中等人家”,倒也名副其实。

第二,贾母的自谦。中国人自古以来,都以谦虚为美德。在贾府的“朋友圈”,贾家虽然是中等人家,但对于整个社会体系来说,贾家是不折不扣的上等人家。但谦虚的本性,使得贾母不可能自称为“上等人家”,只能自谦为“中等人家”。

所以,贾母称贾家为“中等人家”,有一定的客观因素,也有一定的谦逊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