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平:张充和——其颜如画 其人如诗

【今日星艺摘要】

她出身名门 大家闺秀 精书法 工诗词 善昆曲

她的曲调古朴大方 气韵天成却一生颠沛流离

求学北平 辗转昆明 远赴美国

十分冷淡存知己 一曲微茫度此生

是什么成就了这位"女神"?

听李修平讲述

最后的闺秀 最后的才女

只是一生充和

By

李修平

大家好欢迎关注星艺雅集

我是李修平

今天,咱们继续分享第篇——《??》。

“民国最后一位才女”张充和说,“我什么事都经过,我不大在乎,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这句看似轻淡的话语与她的名句“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相呼应。到底是怎样的人生经历与际遇,历练出她这份淡定与豁达?精书法,工诗词,善昆曲,精通四国语言,中西方文化如何在她这里融会贯通,积淀成一个清越高雅的时代传奇?接下来,继续一生充和。

《一生充和》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

(本书由作者王道授权给星艺雅集)

声音来源:央视新闻频道主播 李修平

点击音频 边听边看

一九三零年代的张充和 作者徐虹

父亲,在充和心里多少是比母亲更立体的称呼。1972 年 6 月,充和曾致信大弟宗和讨论父亲对孩子的教育,说像他那样太过于放手不一定合适,但凡事总要看两面,作为一个教育先行者,充和认为父亲还算是称职的。她曾专门撰文提及:祖父给爸爸取名“武龄”,字“绳进”。

昆曲扮相的张充和

点击音频 边听边看

爸爸嫌这名字封建味太重,自改名“冀牖”,又名“吉友”,望名思义,的确做到自锡嘉名的程度。他接受“五四”的新思潮,他一生追求曙光,惜人才,爱朋友。他在苏州曾独资创办男校“平林中学”和“乐益女中”

民国,苏州名校——苏州私立乐益女子中学 (安徽合肥人、教育家张冀牖创办。

张冀牖,张充和的父亲。祖父是曾任江苏巡抚、两广总督的清代著名淮军将领张树声。

女婿是大名鼎鼎的沈从文。

后因苏州男校已多,女校尚待发展,便结束平林,专办乐益女中。贫穷人家的女孩,工人们的女儿,都不收学费。乐益学生中有几个贫寒的,后都成了社会上极有用的人。爸爸既是脑筋开明,对儿女教育,亦让其自由发展。儿女婚姻恋爱,他从不干涉,不过问。你告诉他,他笑嘻嘻的接受,绝不会去查问对方的如何如何,更不要说门户了。

点击音频 边听边看

记得有一位“芳邻”曾遣媒来向爸爸求我家大姐,爸爸哈哈一笑说:“儿女婚事,他们自理,与我无干。”从此便无人向我家提亲事。所以我家那些妈妈们向外人说:“张家儿女婚姻让他们‘自己’去‘由’,或是‘自己’‘由’来的。”平时,爸爸总是在自己创办的乐益女中忙碌,学校与张家一墙之隔,穿过一个雅致的月洞门就过去了。家里的院落就成为充和与弟弟们的乐园。

四姐妹与父亲

“爸爸不大来这个院子里,他有他自己的庭院,那是一片大操场,一条长廊,三十间教室。他有个梦,在那个大庭院中,有他的牡丹,有他的菜蔬,也有他的茑萝。他时而也来我们的庭院看看,可是他全不关心。不过月亮出来了,他会在石子路上踱来踱去,也许

正在做诗,也许正在打算把我们的梭龙松或石榴树移栽到他的庭院去。”

点击音频 边听边看

看着充和依偎在父亲身旁的合影,让人生出一种慈父如母的错觉。父亲总是一脸的微笑,他与孩子们做游戏、捉迷藏,有时还玩恶作剧吓唬孩子们。有一次,他扮鬼似的躲进充和的房间里,还把门反锁起来,充和以为遇见强盗了。

点击音频 边听边看

对于父亲,充和是充满着留恋的,她听从父亲的安排,进入乐益女中学习新课程,实际上她很不喜欢数学、政治,甚至想过逃避。“1930 年,祖母春天过世,我十七岁。秋冬之际回到家中。这次是真正回家了。但是姐姐们已都去上海进大学,我一个人在楼上一间房住。最大的转变,我得进学校,按部就班。

点击音频 边听边看

是爸爸的意思应该要接受普通教育,问题是在英文和算学上。二姐介绍她中学算学老师周侯于,从四则教起。我在乐益小学六年级读几天,就读初中一年级。一年后‘一·二八’事变,我们一家去上海。”张冀牖不希望充和成为一个闺秀式的女子,正如他身体力行鼓励所有的学生接触新事物,敢于打破一些什么。他常常饱览时政报刊,他很清楚,时代在进步,辉煌的家族史已经属于过去。

合肥四姐妹

因此张家女儿们的婚姻,他统统放手,张家四姐妹的婚姻无一不是自己做主的。充和很大程度上认同着父亲的教育理念,抗战后她陪着父亲回到久违的合肥张老圩子,还为他演出他最喜欢的昆曲节目。

这一期咱们就到这儿

下期继续充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