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这几种小病在西医眼中不是病,但中医都可以治

马未都:找中医有一种是什么呢?就是你到西医那看病,西医说你这不是病,那你出门怎么办呢,依旧奔了中医院。

有人说什么病在西医眼中不是病呢?我们举几个例子,你到医院去看病,你跟医生说我多梦,晚上老做噩梦,噩梦缠身,你今天到西医的医院挂号你都不知道挂哪个科是吧,顶多挂一神经科。医生说你这多梦就是白天不够劳累,你看那个农民干重体力活的人都不做梦,倒头就睡,做梦也是美梦。你这个想法太多的人容易多梦,我们治不了没法治。怎么办呢,出门奔中医,跟医生说我多梦。

第二还有我出汗。手脚出汗是一很麻烦的事,因为我经常跟人握手,握手的时候每个人的手是不一样的。有时候你在某一种场合跟很多人握手,你会发现有的人手特别湿,就是多汗。手上多汗,我说句实在话还不是太麻烦,麻烦的是脚上出汗,有味。我很多年前小时候,我姨他们家隔壁有个邻居,这邻居脚臭,据说大名叫刘美丽,外号人家叫她刘臭脚,就是脚味非常大。那你找西医怎么办,西医说你这脚上出汗没招,说要不然您就光着脚,冬天光着脚行吗?冬天穿一凉鞋踩雪去那可能没味,那受不了啊。西医没招了就找中医,中医肯定就说我给你开方子,给你怎么怎么样去帮你医治。

再比如尿床,尿床是一特麻烦的事。每个人小时候都尿过床,我听有人说我从小就不尿床,那都尿到尿布上去了肯定不尿床啊,对吧。尤其小男孩在三五岁的时候晚上做梦找厕所,脑袋不清楚,尿床。我们小时候都上学了,有很多同学还尿床,那时候尿床特别残酷,为什么呢?家长为了把你尿床的毛病改过来呢,他就把你尿湿的那褥子挂外头去晾,俗称画地图。说谁谁谁又画地图了,所以过去有的小男孩那被褥都骚(难闻)得要死。

到很大,有的上了中学都改不了尿床这毛病。尤其白天玩疯了,晚上家长叫起来就是不行,叫起来不尿。家长拿着尿盆嘘嘘地吹哨,怎么都不尿,只要往床上一放平,半小时以后找一厕所哗尿床上了,脑袋不清楚。这西医治这个也很麻烦,就是找不到有效的方法,但中医行,我就见过。这孩子尿床,找中医啊,那中医看完了说这孩子糊涂,晚上不清楚。说都不用开药方,给你拿两成药吃了就好。我印象中开的是牛黄清心丸,吃两天就起作用了。

过去半夜这家长把孩子叫起来怎么说让你尿都不尿,非得放平了尿床上,那天晚上突然孩子起来说妈妈我要尿床,就起来了。起来他妈说你什么,要尿床?说不是,我要尿尿,赶紧拿盆。脑子清醒了,从那以后这毛病就没了。像这类病,比如多梦、多汗、尿床这都是小病,但你生活中赶上就是大麻烦对吧,中医都可以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