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延迟退休并非“千夫所指”,超1/3职工支持

一直以来,延迟退休都面临较大争议,比如曾有网络调查显示,90%甚至超过95%的人反对延迟退休。不过最新一项学术研究表明,反对者实际可能只有62.05%,而支持者却有37.95%。为什么延迟退休会有这么多的潜在支持者?又为什么反对者会更多?延迟退休如果并非“千夫所指”,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延迟退休政策?

延迟退休并非“千夫所指”

超1/3职工支持延迟退休

2018年底,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阳义南在《参保职工真的都反对延迟退休吗?》一文中指出,不同于网络调查反映出来的“民意”,实际上愿意延迟退休者约有37.95%,远高于之前网络调查的10%甚至不到5%的比例。

阳义南指出,网络调查并非基于随机样本,结果有较大误差,且代表性也不够;而以往文献主要是研究职工“延退意愿”的强弱,并没有甄别出谁会是延迟退休支持者、谁又是延迟退休反对者。“这使得我们无法预知劳动者真实的退休期望,不清楚究竟有多大比例的劳动者接受或反对延迟退休,导致决策者缺乏有力参考。”他说。

这项研究基于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CLDS)在全国随机抽样得到的6112个样本。该数据从两个方面询问了被访者的退休预期。一个是受访者是否赞成延迟退休(退休意愿),选择“较赞同”(15.87%)、“非常赞同”(4.58%)的比例合计20.45%,这远高于网络调查的数据。

另一个是将被访者认为的理想退休年龄减去法定退休年龄,进而判断其属于哪一类型的退休者(退休类别),结果发现属于延迟退休支持者的比例为9.65%,虽然比例较低,但也要高于大多数网络调查的数据。

阳义南使用“退休意愿”、“退休类别”这两个测量指标进行了测算,将受访者进行归类,得出结果显示,实际上受访者支持提前或正常退休的比率是62.05%,而支持延迟退休的比率为37.95%,即延迟退休的支持者超过1/3,这说明延迟退休年龄的改革并非“千夫所指”。

为什么要从多个方面、使用多个测量指标来对受访者进行研究呢?阳义南告诉南都记者,调查者很难直接观察到受访者内心对退休的真实想法,而有时候,职工自己可能也不清楚自身的退休倾向。但可以向他们询问一系列有关退休的问题,根据受访者回答的结果来判断其真实意愿。“这就像一个测谎仪,让你说出真话。” 他说。

怪相:

早退拿的多,晚退却拿的少

谁在支持延迟退休?有学者调查发现,身处管理岗的职工要比非管理岗的职工更易于接受延迟退休;与民营、私营企业职工相比,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国企、外企单位的职工更易于接受延迟退休。

阳义南在论文中也指出,工资高、机关事业单位、职务高、家庭经济负担重等劳动者更有可能接受延迟退休政策。“尤其是受教育时间长的高学历者,参加工作时间晚,如果太早退休会浪费高质量的人力资源。”他说。

他表示,当前我国实行的是基于法定退休年龄的强制退休制度。按照规定,我国职工只有到达法定退休年龄后,并且缴纳养老保险达15年以上,方可按月领取养老金,即我国法定退休年龄就是领取退休金的年龄,延迟退休年龄,就是延迟领取养老金的年龄。

阳义南表示,现在许多反对者与其是在反对延迟退休,不如说是反对延迟领取养老金的年龄。

同时,我国现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并没有严格遵循精算平衡的待遇计发原则,存在“早退拿得多,晚退拿得少”的“倒挂”现象。这种扭曲的激励机制会诱导职工选择尽早退休,希望早日领取养老金,落袋为安。但这并不符合我国当下的人口形势和劳动力形势,也会给我国带来更大的养老金压力。

他指出,虽然许多人反对延迟退休,但并不是真的退休后就不工作了。我国人口预期寿命越来越长,许多职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还很健康,继续工作的意愿比较强。一些调查也发现,许多职工退休后继续兼职、半就业、断断续续就业的情况很常见。

此外,由于养老金待遇偏低、家庭养老功能退化、社会需要等原因,也使我国退休职工再就业的现象比较普遍。

学者:应把“法定退休年龄”与“领取养老金年龄”分开

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延迟退休这一政策至今仍未出台。十八届三中、五中全会曾对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提出明确要求,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纲要》,“十三五”期间将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也就是说,2019、2020这两年应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的方案。

阳义南认为,制定和出台延迟退休方案,应注意把法定退休年龄与领取养老金年龄区分开。法定退休年龄只作为可以开始领取全额养老金的起点,而不是强制退出劳动力市场的标准,应逐步改革强制退休制度,改而实行弹性退休制度。

所谓弹性退休制度,就是提供一个时间段的“退休窗口”,允许职工根据自身的教育、健康、家庭、对闲暇的偏好等因素自主选择退休年龄。阳义南表示,这是当前老龄化国家普遍采用的一种退休制度。

同时,他认为我国现行基本养老金计发公式的设计存在不足,使得最优退休年龄与法定退休年龄并不匹配。因此,要改进养老金待遇的计发公式,将退休待遇与退休年龄挂钩,严格按精算平衡原则来计算职工可以领取的养老金,使得养老金待遇对退休行为的影响保持“中性”。“早退也赚不到,晚退也不会亏,让职工真正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选择自己的退休年龄。”他说。

另外,他还认为,由于我国人口出生率下降过快,劳动力供给面临压力,应重视对老年人力资源的开发和使用。为愿意延迟退休的职工发放额外的养老金计发奖励,是世界老龄化国家鼓励老年职工继续就业的通行做法。此外,许多国家也在为老年职工就业提供服务,大大促进了老年人力资源的充分利用。“我国也应该提倡‘积极老龄化’的理念,为老年职工继续就业、再就业提供培训、就业推介等服务。”他建议。

文/胡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