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蔡元培,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蔡元培,出身于进士,历练于新学,倾心于教育,通过教育贡献国家民族,是民国最著名的学者和教育家,卓然于时代。

也可以说,蔡元培是民国最有名的校长,他一生曾经多次辞职,有明文记载的,他一生辞职达24次。1919年6月,这个北大校长发布《不愿再任北京大学校长的宣言》,又一次宣布辞职,并且非常不客气对任命他的北洋政府说:“我绝对不能再做不自由的大学校长。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学的通例。北京大学,向来受旧思想的拘束,是很不自由的。我进去了,想稍稍开点风气,请了几个有点儿新思想的人,提倡点儿新的学理,发布点儿新的印刷品,用世界的新思想来比较,用我的理想来批评,还算是半新的……现在教育部来干涉了,国务院来干涉了,甚而什么参议院也来干涉了,世界有这种不自由的大学吗?还要我去充当这种大学的校长吗?!”

蔡元培完全是旧式教育出来的学人,做过举人、当过进士、点过翰林。但这个清朝的翰林,最后成了革清朝命的革命家,自隋唐兴科举以来,在一千多年的历史里,点过翰林的何止千或万,但革自己王朝命的翰林,唯独蔡元培一人而已。他是新时代的旧学者,更是旧时代的革命家。

蔡元培从绍兴山阴县走出来,举进士、做翰林,清政府的懦弱与腐败,让他无意再吊在清朝这棵即将枯死的树下,他辞官不干,自己办教育,发起成立中国教育会,组织爱国学社,开办女学,希望教育兴国。但他办的爱国学社,引起清政府注定,受到监视。

1903年前后,他看到俄国人对东三省有觊觎之意,创办了《俄事警闻》报,提醒国人防范俄国的侵略。不久,他参加杨笃生的军国民教育会暗杀团,还与陶成章等人一起创立了光复会,任中国同盟会上海分会会长。从此,他由清王朝的翰林,彻底转变成了一个革命党。

关于这段历史,蔡元培曾经在《我在教育界的经验》一文中回忆说:“自三十六岁以后,我已决意参加革命工作。觉得革命只有两途:一是暴动,一是暗杀,在爱国学社会中竭力助成军事训练,算是预备下暴力的种子。”然而,蔡元培毕竟是旧学深厚、思想开放的知识分子,有革命之心,也有冷静的理智,所以,后来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教育家。

在蔡元培的教育经历中,任过唐绍仪内阁的教育部长,任过北洋政府的北大校长,他任北大校长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大学生当以研究学术为天职,不当以大学为升官发财之阶梯。”这句话至今给人警醒,令人振聋发聩。

北大的前身是京师大学堂,当时,生源很杂,有学生,也有大人,有老爷,还有不少纨绔子弟,学习者有之,嫖娼赌钱者也有之,为纠正学风,蔡元培发起进德会,要求会员恪守不嫖、不赌、不纳妾的基本戒条;又设立评议会,实行教授治校。蔡元培一辈子都在从事教育,一辈子都在为国家培养人才,一辈子都在为国家强大做坚实的基础工作,他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向,有些至今还给人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