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会议长称天皇作为“战犯之子”道歉可泯恩仇,日方回应

(观察者网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日韩两国又因为韩国国会议长的一句话互掐起来。

日前,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日前接受美媒采访时就慰安妇问题表示,只要日本天皇“一句(道歉的)话”就能解决。随后,日方驳斥称,此话非常不妥,要求对方道歉并撤回发言。

截图来自彭博社

韩国国会会议长文喜相在访谈中被问到“日韩两国对于过去日本殖民朝鲜半岛期间的许多做法存在巨大矛盾,要如何化解这数十年来的冲突”时,回答称,若日本真的想解决的话,日本明仁天皇应该要在5月份退位之前,以“战争罪人之子”(the son of the main culprit of war crimes)的身份,亲自道歉,“他代表日本,而他要做的只是说出这句话”。

文喜相表示,如果像天皇这样身份的人,亲自握着年迈慰安妇的手表示道歉之意,那么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明仁天皇曾在1990年对日本在朝鲜半岛的殖民表示“最深切的遗憾”,但并未针对慰安妇问题表态或道歉,很多韩国人对此并不满意。

彭博社还提到,根据《韩国日报》和日本《读卖新闻》在去年7月的一项联合调查中显示,超过90%的韩国人相信,日本仍需要针对慰安妇议题道歉,但相较之下,只有不到8%的日本人认为需要再度对此事发表声明,可见结果表明日韩民众的认知存在极大差异。

韩国中央日报认为,日韩关系因为殖民时代征用劳工等问题等正陷入最恶劣局面,此番刺激日本国民感情的发言可能产生很大影响,造成日韩对立进一步激化。日本每日新闻则表示,可以理解文喜相的发言是出于希望日韩和解,但从内容来看该发言很有可能被认为是要对天皇进行政治利用而招致批判。

文喜相是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资深国会议员,曾于2004—2008年担任韩日议员联盟会长,2017年5月作为韩国总统文在寅的特使访日,并与安倍举行了会谈,于2018年7月当选韩国国会议长。

文喜相在韩国政界被称为“知日派”政治家。本周他将率领多个政党组成的代表团前往华盛顿,与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会面。据悉,两人可能会讨论即将在越南举行的第二次“特金会”,文喜相也在访谈中称赞文在寅为会面牵线,深得美国与朝鲜的信任。

2017年5月,文喜相作为韩国总统文在寅的特使访日,与安倍晋三会面。

据日本共同社2月12日报道,当天上午,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例行记者会就文喜相发言公开表示抗议,批评称“非常不妥,极其遗憾”,并表示,日本政府8日已通过外务省局长级官员、9日通过驻韩大使长岭安政表示抗议,要求韩方道歉和撤回发言。

另外,律宾南部棉南老岛达沃市访问的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0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他能注意自己的发言。”

河野强调,“我们认为凭借日韩共识(慰安妇问题)已得到完全且最终解决”,并称“由于韩方并没有特别提出重新谈判及其他要求,希望能基于切实正确的认识作出发言”。

据日本每日新闻消息,韩国方面向日方说明,报道内容并非文喜相本意,文喜相是想表达对日韩关系能早日改善的期待。

共同社指出,早在 2012年,时任韩国总统的李明博曾对日本天皇访韩表示,天皇若想访韩,有必要向独立运动家们诚心道歉;如果只是说出类似感到痛惜的话,就没有来的必要。当时日本政府也表示抗议。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至今,日韩两国就因劳工诉讼索赔、慰安妇问题、雷达照射等事争执不休,两国关系不断冷却。

去年12月28日,日本防卫省公开一个约13分钟时长的录像,内容为 12月20日韩国海军驱逐舰“广开土大王”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海上自卫队P-1巡逻机。据录像显示,火控雷达在距离海上自卫队P-1巡逻机约5公里到8公里的距离,至少进行两次持续数分钟的照射。

但韩军认为,韩国海军是为了搜救朝鲜遇难渔船而使用探测雷达,绝对没有使用日本方面所主张的“火控雷达照射”,并反指“广开土大王”号遭海自巡逻机低空飞行抵近威胁。

韩国海军驱逐舰“广开土大王”是韩国海军的第一艘国产驱逐舰,1989年由韩国大宇重工业开始着手设计,1995年10月开始建造,1996年10下水,1998年7月装备韩海军。该级舰是韩海军装备对空导弹系统、反舰导弹系统、抗电子战系统和舰载直升飞机等的多功能驱逐舰。

日本防卫省指韩国海军驱逐舰“广开土大王”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海上自卫队P-1巡逻机,图片来自NHK

韩军实拍日本巡逻机低飞抵近“广开土大王”号驱逐舰上空,图片来自韩联社

去年10月10日起在韩国举行的“国际观舰式”,韩国海军通知参加者在海上阅兵时只悬挂本国国旗和韩国国旗,此举是间接限制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悬挂旭日旗。而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在去年9月28日的记者会上就对韩方的要求表示拒绝;日本海上自卫队于10月5日正式通知韩国,将不参加此次 “国际观舰式”。

去年11月29日,韩国最高法院就二战期间被日本征用的韩国劳工针对三菱重工提起的两起索赔诉讼做出判决,驳回三菱的上诉,勒令三菱重工支付赔偿,三菱在这两起诉讼中终审败诉。随后,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秋叶刚男召见韩国驻日本大使李洙勋,对此判决表示抗议。

此外,关于4名韩国人状告日企在朝鲜半岛被殖民统治时强迫其从事严酷劳动一案,韩国最高法院10月30日作出终审判决,要求被告日企新日铁住金(原新日本制铁)赔偿每人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45万元)。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11月6日午前的记者会上表示,强烈要求韩国政府纠正包括违反国际法在内等情况,将密切关注韩国政府的回应。

自从文在寅政权上台以来,2015年韩国朴槿惠政府与日本围绕慰安妇问题所达成的共识已不被韩方承认,双方的争执日渐炽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