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颠覆三观且让人不忍直视的三位“怪咖”

说起“怪咖”,人们通常会想到那些特立独行、想法新奇、很有个性的年轻人。“咖”是角色的意思。“怪咖”一词源自福州方言,原意是指习惯奇葩、行为怪异的人。

怪咖不分年代,搞怪没有极限。在古代,同样有怪咖,他们颠覆了我们的三观,不忍直视。

祖珽:天纵英才 人设崩塌

人的才华是有上限的,祖珽的上限惊人。祖珽秘书出身,笔杆子硬。有一次,东魏的幕后大佬高欢处理政务,一次性交代了36件事,祖珽不但全记下来,还加工完善,高欢因此对他刮目相看。占卜相面也是祖珽的强项,长广王高湛天生异相,祖珽以胡桃油作画,极力巴结,捞取了丰厚的政治回报。此外,祖珽的医术高明,和当时名医陶弘景不相上下,好酒的高湛少不了祖珽特制的醒酒汤。玩音乐,祖珽更是个达人,弹得了琵琶,谱得了音律。除此以外,祖珽精通多国语言。论才华,这位老兄够得上两院院士了。

图1 北齐版图

祖珽才华有上限,人品无底线。身为宰相,祖珽收受贿赂,腐败堕落。有了这些不义之财,祖珽全花在女人身上。上至皇室贵妇,下至青楼妓女,他照单全收。身边美女簇拥,祖珽却独爱一个60岁的寡妇,以娘子相称,秀恩爱,撒狗粮。不得不承认,祖珽的口味好重。除了生活作风混乱,祖珽还好偷窃。有一次,高欢请属下聚餐,一只金叵罗不翼而飞,结果在祖珽的帽子里发现了失物,高欢怜惜祖珽的才华,没有追究。祖珽挥霍无度,难免手紧,于是利用职权,盗卖三千斤军粮,事发之后又将责任推给下属。不仅如此,祖珽还设计陷害北齐名将斛律光,此举加速了北齐的灭亡。他的所作所为,呈现了两个极端,令人不敢相信,说他是怪咖,一点都不过分。

王安石:除旧革新 执拗邋遢

与祖珽相比,王安石的名气和成就更大。唐宋时期,文人辈出,诗词冠绝。其中的八位佼佼者,被后世称为“唐宋八大家”,王安石就是其中之一。王安石的诗歌简洁精悍,逻辑严密,深婉不迫,丰神远韵,自成一派。与高深的文学造诣相比,王安石推行的变法革新,同样意义重大。通过“青苗法”、“保甲法“、“募役法“等措施,缓和了社会矛盾,提高了国家收入,增强了军队实力,变法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图2 王安石(1021年-1086年)

王安石贵为宰相,还有个“拗相公”的外号。王安石年轻时,手不释卷,执着求知。他担任常州太守之际,不苟言笑。有一次,王安石办了个party,席间歌姬助兴,他开怀大笑,众人以为王安石对歌舞欣赏,重赏了歌姬,不曾想王安石当时是领悟了易经中的咸恒二卦,不由得开怀大笑。

王安石执拗的性格,在为人处世上显得不通人情。他年轻时,曾和司马光是同事,同为包拯的下属。有一次,包大人请王安石和司马光吃饭。作为领导,包拯给两位下属敬酒。不喝酒的司马光一饮而尽,给足了领导面子,而王安石死活不喝,弄得包拯下不了台。

更可笑的是,王安石吃饭也是一根筋。一次,友人给王府送来几块鹿肉,王夫人十分纳闷。友人说前两天和老王吃饭,他把一盘鹿肉都吃完了。王夫人听闻大笑,她告诉友人,王安石吃饭只吃面前的那盘菜。在皇帝大大举办的“赏花钓鱼宴”上,王安石居然把一盘鱼饵吃光了,原因同样如此,众人对此大为诧异。

图3 司马光题跋全身像

王安石专注于工作和学问,个人形象显得不修边幅。他身为宰相,不换衣服,不洗澡,不洗脸,身上臭烘烘的,经常被同僚取笑。

一天,王安石向皇帝汇报工作。身上的虱子也爬出来凑热闹,惹得皇帝和大臣哈哈大笑。由于长期不洗脸,王安石脸色发青,同事以为他病了,王安石不以为然地说:“可能是我太久没洗脸了,脸上脏了而已。”久而久之,王安石得了头痛病。医生看了之后,让他经常洗漱。“拗相公”这次不再执拗了,遵照医嘱,注重个人卫生,头痛果然不治自愈,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王安石不近人情,不善变通,不修边幅,妥妥的怪咖一枚,拿走,不谢。

倪瓒:高冷画家 洁癖成瘾

说起倪瓒,人们就会想到他的画。倪瓒诗书画俱佳,尤以绘画见长,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合称“元四家”。倪瓒善山水、墨竹,自创“折带皴”,笔意清隽,旷逸恬淡,以简寓繁,透露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范儿。

图4 倪瓒(1301-1374年),初名倪珽

倪瓒的画清新脱俗,他对生活的要求同样一尘不染。其实,倪瓒真的做到了,不说是绝后,肯定是空前。他家院子里有两棵大树,倪瓒要求仆人天天用水冲洗。来日方长,两棵树被活活洗死了。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友人夜宿倪瓒家里。他夜不能寐,跑到房门口偷听,恰好听到友人咳嗽。第二天一早,倪瓒命仆人寻找友人咳出的痰,仆人遍寻不到,为免责罚,随便拿了一片有酷似痰液的树叶交差,倪瓒掩鼻遮面,连忙挥手,要人将此树叶扔出数里之外。由于自己的怪癖,倪瓒甚至一直没有娶妻。

离倪瓒家五里,有一眼泉水。倪瓒雇人每天挑水,不过他有个特殊要求,就是挑夫挑水时,不许换肩。泉水挑来,前面一桶泡茶,后面一桶洗脚。众人不解其故,倪瓒的回答是后面一桶有可能会被挑夫的“屁气”污染了。难道他就不怕挑夫打喷嚏吗?

图5 倪瓒 书画作品

更有意思的是倪瓒家里的厕所。和常见的厕所不同,他家的厕所铺着洁白的鹅毛。“凡便下,则鹅毛起覆之,不闻有秽气也。”这般情景,客官自己体会吧。就算是吃牢饭,倪瓒也要求狱卒把饭举得和眉毛一样高,原因是怕狱卒的口水喷到饭里。狱卒大怒,将他锁在马桶边,这对于有严重洁癖的倪瓒来说,简直生不如死啊!倪瓒的洁癖,和他的艺术成就一样,怪得远近闻名,作为逸事趣闻,至今仍然被人津津乐道。

有一首名叫《怪咖》的歌,其中有这样一句歌词:“我自愿做怪咖,就不怕被你笑话。”生在世间,皆为凡人。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只是这三位人物的演技,真性情,顶呱呱。再牛掰的大咖,也是个有七情六欲的人,然后才是历史上翻云覆雨的路人甲。

文:计白当黑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