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革命40周年,伊朗人民看到了什么改变?

本周一(11日),伊朗人民走上街头庆祝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四十周年。伊朗人民聚集在一起,重申他们的忠诚,高呼与美国为首的邪恶联盟敌对到底。自从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并重新实施制裁之后,伊朗人民的生活又再度陷入到水深火热之中。在纪念日这天,面对时势变迁,他们又作何感想?

永恒的反美主题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在这场革命中,沙阿(伊朗君主)巴列维(Shah Mohammad Reza Pahlavi)领导的伊朗君主立宪政体被推翻,在外流亡了十五年的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回到德黑兰,成立了以伊斯兰教什叶派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每年的2月11日,伊朗都会组织纪念伊朗伊斯兰革命的游行。今年的游行当天德黑兰下着雨,成千上万的伊朗民众聚集在阿扎迪(自由)广场上,在伊朗的其他城市也有规模大小不一的游行活动。据伊朗不同媒体的报道,当天全国上下参加纪念活动的总人数从数十万到数百万不等。

1979年的游行。

在游行当中,美国的身影随处可见,尽管伊朗1981年就断绝了跟美国所有的来往。游行参与者们的手里举着反美和反以色列的标语,口里喊着,“美国去死!”(Death to America!),“以色列去死!”(Death to Israel!)。“美国去死!”自伊斯兰革命开始以来一直是伊朗的标志性口号,在每一年的纪念活动上都会响起。在这句口号中,诅咒的对象是“美国统治者”,而在当下的语境里,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以及国务卿蓬佩奥。霍梅尼的继承者、现任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li Khamenei)曾表示,只要美国仍在“作恶”,伊朗就永远不会放弃“美国去死!”的口号。

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在德黑兰阿扎迪广场上对参与游行的伊朗民众发表了讲话,他怒斥美国为了孤立伊朗所做的事情,称美国的制裁无法打倒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今天人们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街头的现身……注定了敌人将永远也无法达成其邪恶的目标。”鲁哈尼还表示,伊朗将继续推行其导弹计划,以避免受外部威胁。“在寻求军事力量的道路上,我们从未、也将永远不会在开发导弹武器上请求他人的批准和允许。”

今年的纪念活动结束后不久,2月13日和2月14日美国将在波兰首都华沙举行峰会,该峰会被视为是反伊朗的聚会。伊朗在地区范围内的主要对手——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领导人预计都会出席这次皆在促进“中东和平与安全未来”的峰会。上个月在宣布该峰会是“针对伊朗”之后,伊朗大为光火,正在努力挽救核协议的欧盟也大惊失措。上周日,伊朗外交部长扎瓦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评论最新有关华沙峰会将不再关注伊朗的言论时表示:“峰会从一开始就是注定要失败的,”因为美国退出了最初的立场。

“每个国家都有问题”,而伊朗的问题是…

去年,美国单方面退出了联合国支持的多边核协议,重新实施制裁,并对伊朗采取“最大压力”的政策。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以此来迫使伊朗就其导弹的发展和在中东的军事活动进行谈判。但伊朗拒绝考虑任何此类的谈判。美国对伊朗的贸易禁令主要集中在石油、银行和航运等关键领域,以削减伊朗的硬通货主要来源石油的收入。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伊朗货币里亚尔贬值将近70%,这使得进口的成本大大增加。失业率居高不下,工业生产也一直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有经济专家预测,从3月21日波斯新年开始,伊朗下一年的通货膨胀率将会高达50%。

除了经济的不景气之外,贪污和腐败是伊朗现在所要面对的另一个问题,国外波斯语卫星频道对此的广泛报道严重破坏了人们对伊朗领导人的信任。去年年初,伊朗政府镇压了由于经济与财政危机所引发的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这次示威是自2009年绿色革命以后对伊朗政府最激烈的挑战。游行的参与者似乎对伊朗现在所面临的众多问题都很了解。一位三十多岁不愿透露姓名的伊朗男子告诉半岛电视台的记者,虽然他效忠于伊斯兰准则,但他也呼吁公职人员能根除政府的腐败行为。与此同时,一名二十多岁的伊朗女子则将当前的经济和政治困境归咎于该国的改革派领导人。

“每个国家都有问题,”米娜·海达里(Mina Heydari)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我们也一样。”今年45岁的米娜带着两个孩子出来参加纪念革命胜利的活动,她的哥哥穆赫森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两伊战争中阵亡。“我们不应该忘记许多人为此做出的牺牲,”她说。米娜和其他一些游行的参与者也指出了伊朗自革命以来所取得的各种进展,这其中包括大学女性录取率大幅提升,以及纳米技术和科学论文发表等成就。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