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所有的女人都应该结婚

编者按:这是一套有趣的书。

欧美记者28万字报道、200张珍贵影像还原一个真实的李鸿章

李鸿章研究又一富矿——西方报刊上的李鸿章

115年前的西方媒体观察

“西洋镜”团队历时八年整理出1876年至1904年间西方报刊关于李鸿章的大量新闻报道和特写,共计28万余字、200余幅罕见图片。其中涉及他的种种洋务、对美国《排华法案》的强硬态度、签订《马关条约》时的兢兢业业、处理义和团事件时的前倨而后恭,特别是出访欧美时的情景……

伊丽莎白·班克斯(Elizabeth L.Banks)小姐试图为一份伦敦的报纸,对李鸿章进行采访。虽然这次采访不太成功,但是这位小姐讲述的采访经历很有趣:总督主导性地采访了我。我结婚了吗?然后是我打算结婚吗?我多大年纪了?我做这份工作一个月可以得到多少钱?我一个美国人怎么就住在伦敦了呢?类似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向我提问。我开始好奇,对于东方人而言,是否他们觉得我理应接受这一系列私人的,甚至是尴尬的提问。

在这位伟大人物严肃而认真地通过翻译向我一个接一个地提问时,我发现他幽默地眨着眼睛,开始意识到这实际上是在对我开玩笑。一次又一次,我试图开始向总督提问。“大人您能告诉我,您觉得哪个国家的女性最聪明、最漂亮吗?”我问。

“我在很多国家都看到漂亮的女人、丑陋的女人、聪明的女人、笨女人、有美德的女人和没有美德的女人!”李鸿章回答说。

“但是,大人,”我继续快速地说,“肯定有一个国家,在那里您发现女性比其他国家的更漂亮、更聪明,您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美国是一个有美丽而聪明女性的国家。”这是回答。随后,这位政客继续开始外交式地对我采访,“我听说,美国是一个有很多未婚女人的国家。这是真的吗?”

“事实上,我从未听过这个说法,大人。”我回答说。

“是的。”李鸿章继续说,“我听说那里的很多女人都不结婚。她们工作,为自己挣了很多钱!她们不应该这么做,她们应该结婚!”

“您相信所有女人都应该结婚?”我问。

“是的,全部。”他边说边点了一下头。

“您在清朝听说过‘新女性’吗?”我问。

“是的,我们听说过,听说她们都住在英国和美国,但是我们不喜欢她们。清朝没有‘新女性’,我们也不会有,我们的女人全都结婚。”

“那么没有您不喜欢的未婚女人吗?”我笑着问道。

“一万个人里面只有一个老处女。”他说。

我想再次扭转局面,变成提问者而不是受访者,但是“未婚女人(老处女)”这个话题似乎是特使唯一愿意聊的。我相信他并不是没有理解我所说的,他再一次幽默地眨眨眼。我认为,他其实可能懂少量的英文。当李鸿章向我递过来一个紫色的摩洛哥盒子时,可以听到外面隆隆的车轮声。

“请收下这个纪念品,这会帮助你一直记得我们的会面。”他说。

我打开盒子,看到了一枚德国制造的勋章,上面印着李鸿章的肖像。

(英国)《伦敦每日新闻》(London DailyNews),1896年8月20日,星期四。

本文摘自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