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北三县并入北京?没影的事

廊坊北三县并入北京——这传言已经风行了十多年,更有不少北京工作的人,因为这个传言,一波接一波地前往三河市、大厂回族自治县以及香河县购房。

传着传着,这次似乎要成真的了。

消息来自于北京政府门户网站,其中指出,通州区总体规划法定审查程序已经完成,待后续修改完善公示后,将以市政府的名义批复。并且,2018年北京市政府已会同河北省城乡住房建设厅,组织编制《通州区与廊坊北三县地区整合规划》。将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式,推动北京城市副中心与河北省廊坊北三县地区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标准、统一管控。

这真的是廊坊北三县将并入北京的前兆?事实可能并不是众人想象的这样。

北京 一枝独秀 不堪重负

说起京津冀,北京将光芒尽数收于己身,但这身光芒下也掩藏着一丝阴影。

北京作为首都,是国内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地位之高无可企及。但放眼全球,和华盛顿、东京等首都相比,北京承担了许多首都之外的城市功能。要说它的烦恼,或许就是自己“太红了”,红到规模越加庞大的人群往这城市里聚拢。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7年,北京全市总人口约1676万人,到2017年,北京全市人口达到2171万,十年间人口增加495万人,增长幅度达29.5%。

与此同时,北京经济总量也一路走高。2007年,北京经济总量约为9847亿元,到2018年,北京的经济总量已达到30320亿元,增长了20473亿元,幅度达到2倍有余。

急剧增长的人口带给北京的除了经济总量的飞跃,还有各种“大城市病”。交通拥堵、空气质量堪忧、产业结构有待升级等等问题,横栏在北京向前的道路上,这些绊脚石不搬开,北京想要往上再升级的路走起来就不会顺畅。

为自我治疗“大城市病”,北京下了不少功夫。

北京聚集了大量非首都功能,城市体量不断扩张,人口稠密、产业集聚、交通拥堵、空气质量堪忧等让这座城市不堪重负。新华网曾指出,治理“大城市病”关键靠“减法”。

2018年,共有656家制造企业退出北京,疏解提升市场和物流中心204个,拆违腾退土地6282公顷。2019年,北京将制定城乡用地减量实施方案,全年减量30平方公里以上;退出300家以上一般制造企业,疏解提升市场和物流中心66家;拆违腾退土地4000公顷。

到2020年,北京要退出一般性制造业企业1000家左右,疏解提升市场和物流中心约300家。

产业疏解只是其一,在着手疏解产业和非首都城市功能的同时,北京还着手疏解常住人口。

2016年,北京各区就通过加强户籍管理;清理集体户、空挂户、外迁;简易楼腾退、棚改项目、清退出租房;以及调整退出工业企业从业疏解从业人员等等方式达到人口疏解的目的。

效果也很显著,截至2018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54.2万人,比上年末下降0.8%,

按照规划,北京市常住人口目标是2300万,而且在2020年以后要长期稳定在这一水平。从目前情况来看,北京人口目标还较为宽裕,但考虑到产业升级以及补充高素质人才的需要,北京疏解人口的路途或许还远未结束。

京津冀 城市层级断带

国内三大城市群,从北至南分别是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然而在这三者中,京津冀显得有些不同。

长三角的城市群除了上海这个超大城市,还有杭州、无锡、南京等五、六个经济规模超万亿的二级城市,这些二级城市跟上海之间竞争、合作、对流,激活经济动力。而珠三角分别有广州、深圳两个一线城市,还有佛山、东莞、惠州、虎门等规模稍小的产业重镇环绕,如今还拉上香港、澳门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寻求更大发展空间。。

但京津冀就不一样了,只有北京、天津两个超大规模的城市,二级城市发育不足,整个区域的经济发展极端不均衡。在城市层级上有明显断带。

北京的虹吸效应使得人才单向流到北京、天津,造成周边区域的产业结构没法提升,出现了高端产业断崖式下降。

2018年河北全省GDP为36010亿元,GDP最高的唐山市为6955亿元,仅为北京市GDP的22.9%,差距显然易见。

在这样的情况下,北京周边地区即便想要发展,也力不从心。

国务院参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曾说,“为什么通州要建新城,雄安要建新区,就是说市场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那么我们要用规划的办法,来造几个像模像样的二级城市出来,来使这一个城市的断带能够弥补上”。

现在,北京疏解城市功能对周边地区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前有雄安新区,后有通州副中心,且两项大工程均与河北相关,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廊坊乃至河北,都迎来自己的发展机遇。

组团不代表合并

通州与廊坊北三县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标准、统一管控,是地区发展的大转折。但这个转折现在看来和加入豪门大家族不太一样。

“统一规划”不等于三县归入北京。实际上,在如今北京控制人口总量的政策大前提下,并入北京不太可能发生。

北京的需求是要疏解人口压力、疏解非首都的城市功能,总的来说,是要用“减法”的形式来实现目标。如果将廊坊划入北京,首当其冲的便是北京市人口规模增加,当前廊坊北三县总人口约在110万,若并入北京将使得北京总人口立即接近2300万。显然不符合做“减法”的方式。

除开人口总量饱和的问题,数百万人的户籍、公共教育、医疗等资源问题没有解决的前提下,谈合并言之过早。

2017北三县GDP为888亿元左右,人均GDP约为8万元。可以说,现在的北三县除了土地面积之外,没有太多能吸引北京将其纳入怀中的本钱。

对廊坊来说,能否对北三县放手也未可知。廊坊市2018年3108亿,北三县888亿元的GDP对北京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对廊坊来说则不可或缺。

但北三县与通州整合规划的选择则不一样。通过整合规划,可以打造一个形似北京而实非北京的地区。北京排解了臃肿的城市机能,轻装上阵;廊坊乃至河北承接北京疏解出的产业和人口,打造更大的市场,甚至和北京组团上场,双方皆大欢喜。

廊坊和通州现在只是想组个团,何必立马升级到合成一家?要知道,燕郊要并入北京的传言讲了很多年,到现在都还没实现。

编辑:胡相越

如果可能、那就走在时代的前面

如果不能、那就同时代一起前进

但决不要落在时代的后面

——布留索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