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市场坍塌,出身差的韩国“土勺子”为何仍紧拽不放

27岁的Kim Ki-won曾经买进卖出大额虚拟货币,赚了很多钱。每个月,他都可以随便花上千美元在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上。他辞了职,借钱买进更多,还计划赚钱买个房子。

而现在,他还跟父母住在一起,颓然坐着,眼睛藏在头发后。父母不知道,他亏了很多很多钱。

Kim Ki-won觉得,人们把他这种对虚拟货币的热衷称为赌博,他认为“这一点都不公平。”

韩国区块链真人秀Block Battle。图据纽约时报

据《纽约时报》报道,像Kim Ki-won一样的韩国年轻一代,想奋力在前途无望的社会冲出一条路来,而这让韩国成了虚拟货币的狂野世界。

现在,虚拟货币市场已经坍塌,让很多韩国老老少少损失巨大,身陷债务。然而,很多年轻人仍拽着这个“希望”,把它看做“出头”之路。

虚拟货币:热到成了文化现象

韩国是以比特币为首的各种虚拟货币主要交易中心,是继美国、日本之后的第三大虚拟货币市场。根据虚拟货币研究公司Messar的数据,韩国今年1月就有价值68亿美元的虚拟货币交易。

去年,韩国政府觉得虚拟货币已经开始像赌博一样,考虑关掉让投资者买进卖出的交易平台。那时,很多交易平台都经手价值上亿美元的交易。消息一出,激起了强烈抗议,政府最终只是禁止投资者开具关联银行的匿名账户,打击洗钱。

在韩国,虚拟货币已经成了一种文化现象。连咖啡店都有自己的虚拟货币,全国性电视台还出了个名为“Block Battle”的区块链真人秀,来自世界各地的加密货币开发团队参赛对战。最近的一个晚上,首尔一群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妈还聚集在一起,参加一种新虚拟货币的启动仪式。

但领头的终究还是Kim Ki-won这样的年轻人。

三抛世代、“土勺子”的别无选择

韩国盛行的“勺子论”中,含着金勺子和银勺子出生的人是最幸运的,而“土勺子”则是最糟的。虚拟货币正是那些自称含着“土勺子”出生的人,试图打破社会现有秩序的方式。

年轻人想成功,要么得到一份政府工作,要么在控制了绝大多数韩国人生活的家族大企业里谋生。然而,得到这些工作需要先挤进为数不多的几所大学。但考进这些学校很艰难,年轻人不得不花费数年时间。

韩国的收入不平等情况也非常严重。尽管整体失业率为3.4%,年轻人的失业率则高达10.5%,过去五年里都差不多是这个数据。被称为“三抛世代”的韩国年轻人不得不被迫抛弃三样东西:求偶、结婚和家庭。

当虚拟货币出现的时候,迅速在聊天室、周末聚会,甚至专为虚拟货币而组建的沙龙里激起了讨论:这个新货币系统能动摇韩国严格的社会秩序吗?

购买虚拟货币比买股票或贷款做生意容易多了。Kim Ki-won刚开始只需要小额投入就行。“对我来说,这是赚大钱的机会。”已经亏掉血本的他,现在想想前景都还会兴奋地睁大双眼。

“对普通韩国年轻人来说,没什么真正的机会。”Kim Han-gyeol从一所职业学校毕业后,成了一家电子书公司的兼职软件开发师。32岁的她跟父母住在一起,还在快餐品牌唐恩都乐兼职,晚上还在网上学英文。

开始投资虚拟货币的时候,她也赚了很多钱。

那时,Kim Han-gyeol花了数千美元为自己和母亲添置了很多漂亮衣服,还梦想着赚够钱开一家咖啡店。后来,几乎全部亏损。“比特币投资亏钱的时候,我觉得很丢脸。因为我不止一次贪婪,想一笔赚下大钱。”然而,已经亏成这样的她表示,自己还会继续投资下去。“毕竟,我也没有其他方式挽回损失。”

29岁的Remy Kim在社交媒体Telegram上,是好几个虚拟货币频道的主播。在网上,他被称为Les Mis,名字来自于维克多·雨果的小说《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

Remy最早是因为电脑被黑,被要求用比特币做赎金受到启发而入行的。他当时付给黑客1.2个比特币,价值800美元。很快,单个比特币价值超过1.9万美元,他开始自己买卖虚拟货币,乘着比特币的泡沫大赚。

并且,Remy给自己买了一辆价值50万美元的海军蓝劳斯莱斯。据他所知,“我是韩国最年轻的劳斯莱斯车主。”尽管赚到的钱后来大多都亏掉了,但他并不纠结于此,他还有那辆劳斯莱斯。

Remy Kim靠买卖虚拟货币成为最年轻的劳斯莱斯车主。图据纽约时报

几面夹击下,年轻人仍拽着“希望”不放

虚拟货币早期投资者警告说,好日子已经结束了。

曾以Kimchi Powered为名、参加真人秀Block Battle的Jung Ki-young,至今仍在投资虚拟货币,但警告其他人说,市场上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有那么多赚钱机会了。

“因为比特币价格下跌,现在很多人都很郁闷。”Jung Ki-young在比赛中常常穿一些看起来傻傻的服装逗乐,“我就是想让人们笑一笑,而不是为了赢得比赛。”

Jung Ki-young称,参加真人秀Block Battle想让人们笑一笑。图据纽约时报

价格下跌并非现在不好赚钱的唯一原因,大公司开始挤掉小型投资者。

现代公司创建了一个名为HDAC的区块链平台,在世界杯上打广告。2017年,陷入腐败丑闻的乐天集团也在跟区块链初创公司合作,很多韩国人还遭到了欺诈的打击。“韩国人缺乏金融知识。” Remy称,“他们在商店里特别小气,却把什么都投进虚拟货币里。”

Kim Ki-won还没有告诉父母自己对虚拟货币的沉迷。图据纽约时报

很多“土勺子”还是拽着希望不放,寄望虚拟货币有一天可以翻身。

Kim Ki-won称,很快会告诉父母自己对于虚拟货币的沉迷,但他首先要赚够钱做点生意。他相信,市场一定会好起来。

“我没什么可失去的。”Kim Ki-won称,“我一直都想变有钱。”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 编译

编辑 张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