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岛小鸟:摄影,是最重要的事

即使很多人不知道川岛小鸟这个名字,但只要看了他的作品就常常会恍然大悟,发出“原来是他拍的呀”这样的感叹。

他的作品确实很好分辨,独特的胶片色彩、充满故事感的画面、日常感满格的氛围、以及人物自然的神态。

这些特质常常让人们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时,就立刻被画面的气氛感染。

他也有很多的模仿者,无数人拿着相同型号的相机和胶卷,但只要看上一眼就知道,哪个是他的,哪个是别人的。

摄影就是这么一件带点神秘主义的事情。

不过,他实在是个过于低调的人,当《未来ちゃん》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他也不过说了句:是未来ちゃん受到欢迎,并不是我受到欢迎。

不过,他似乎并不在乎自己受不受欢迎,因为对他来说,摄影本身才是最重要的事。

站在外部来看,川岛的摄影之路看上去异常顺利:大学时读的专业是法国文学,但由于除了摄影之外似乎对别的都不太感兴趣,毕业之后便到摄影棚去当了一名助理。

没过多久,25岁的他就凭着作品《Baby Baby》拿到了摄影奖,于是摄影艺术家之路就这么开始了。

这条路似乎走的非常顺利,《未来ちゃん》还没正式出版之前,就被《Brutus》杂志作为写真特辑封面。

小众歌手喜欢跟他合作。

人气男星女星排队让他拍摄写真。

广告商也乐意找他拍摄大片广告。

可是顺利与否并不在他思考的范围之内,对于摄影他只是倾注了精力,其他的跟他并没有关系。不过只要开始拍摄,就是另一码事了。

他常常会对着自己喜欢拍摄的主题重复拍摄,让他名声大噪的《未来ちゃん》大概拍了一两年,本来只是随便拍拍朋友家的孩子,结果却变成了“每月拜访一次,每次住一周”的形式,去了大约20次。

这并不是偶然,有段时间他想要拍摄台湾的风景,于是去了台湾30多次拍了超过7万张照片。

他解释说,会一直拍摄自己感兴趣的主题,直到觉得拍完为止。由于摄影师与被拍摄者的距离感不同,在照片里肉眼看不到的氛围、温度等等都会呈现在作品里。

不过,对于没有拍下来的东西,他也不会有“如果当时拍下来就好了”的遗憾,给出的答案也像他一样酷,他说:“拍不下来的瞬间,我都会跟自己说那是本来就没有拍的东西。”

现在,他又开始了新的尝试。

在大家对他的色彩印象深刻的时候,他开始用黑白色调继续着自己的创作。理由是“黑白照能够更简单直接的强调被拍摄的女性的存在”。

怎么说呢,色彩很重要,但我们知道川岛小鸟并不仅仅只靠着色彩来看待这个世界。

与川岛小鸟的对话

川岛小鸟

MW=《周末画报》

KK=川岛小鸟

MW:法语专业的你,为什么一开始会想到要去摄影呢?

KK:虽然大学时候的专门是法国文学科,但是高中的时候已经开始拍摄而且对拍摄更加感兴趣。因为除了摄影意外都不感兴趣所以毕业之后都没有找跟专门相关的工作,而选择到摄影棚当助理。到25岁的时候我的作品“BABY BABY”得了摄影奖,那就是我当摄影艺术家的契机。

MW:你认为摄影师与被拍摄者的距离感是否会影响到照片本身?

KK:我认为会有影响的。在照片里肉眼看不到的距离感,氛围,温度等等,都会呈现在作品里。

MW:我们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你似乎很喜欢拍同样的事物,比如未来酱好像连续拍了一两年;去台湾30多次拍摄超过7万张的照片,是因为喜欢某种连续性吗?

KK:对的。一直拍摄自己感兴趣的主题,直到觉得拍完为止,这个过程通常都花蛮多时间。

MW:对于你来说,摄影是怎样一种存在呢?

KK:现在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

MW:你的照片里的人物都有一种日常感,面对镜头被拍摄的一方其实很容易紧张,你是如何消解掉这种紧张感的?

KK:我尽量都不会让其他工作人员加入拍摄,希望可以跟拍摄对象两个人进行。在互相面对着对方,一对一的环境下拍摄。

MW:作为摄影师,会常常有与世界剥离的感觉吗,比如镜头里的世界是另外的一个世界?

KK:小时候开始我就没有觉得自己跟现实世界好好的融合在一起,反而透过摄影,我感觉比以前更加接近现实。

MW:平时不工作的时候,有没有过“啊,这个如果拍下来就好了”的想法?

KK:拍不下来的瞬间,我都会跟自己说那是本来就没有拍的东西。

MW:你照片里的色彩一向令人印象深刻,但今年在摄影展上采取了黑白摄影的方式,这里面有什么契机吗?

KK:我在开始拍摄新作品“下一道光芒 爱的刻印”的时候,发现黑白比较适合这个系列的呈现。因为黑白照能够更简单直接的强调被拍摄的女性的存在。当然我也希望能够每一次都挑战一些新的事物。

MW:照片是一瞬间的记录,如果因为拍摄好看的风景而错过了欣赏风景的美好时刻,会感到遗憾吗?

KK:我在专注拍摄的时候最感觉到活着的充实感,所以没有可惜的想法。当然比如散歩,阅读,发呆,跟朋友见面等等也是很幸福的事情。虽然是别的幸福感,但这些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MW:你平时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是喜欢待在家还是出去走走呢?

KK:我是室内派呢。放假的时候会在家里打扫,洗衣服,偶尔去散步,看电影跟朋友见面等,都自由自在的。

MW:最近有没有特别喜欢做的事情或者物品?

KK:我比以前学会了多喝一点酒。

MW:说起来有点失礼,第一次看到你本人的照片时会惊讶,因为看作品时常以为是位女性,那作为男性,是怎么看待美这种事物的?

KK:对我来说摄影有趣之处是把自己很私人的瞬间,换成大家都看到的影像跟别人分享。我觉得美是事物并不会因为我是男生而有所改变。

MW:日本男生整体会有清爽,会打扮的印象,你平时会有打理自己的意识吗?

KK:尽量吃对健康有益的事物,生活中减少自己的压力,开心的好好生活。

编辑&撰文:袁袁

工作室:壹号艺术顾问有限公司

内容原创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