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千万条,未知第一条;艺术不未来,流浪两行泪

“Good luck with the voyage of Chinese sci-fi films.”

(祝中国科幻电影之旅好运!)

大年初一,著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在社交媒体上对上映的《流浪地球》发出了祝愿。自电影上映以来,这部科幻电影在引发对未来、对人性思考的同时,更展现了人们对中国科幻作品未来的期待。

詹姆斯·卡梅隆在微博上祝福《流浪地球》

有人说《三体》让我们意识到中国有科幻,但是没有技术;

有人说《流浪地球》让我们意识到中国科幻终于有了技术。

如果说《阿凡达》得潘多拉星球是卡梅隆构造的新世界;

那《流浪地球》50年后的环境就是导演郭帆的世界观。

我们为什么需要科幻?科幻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或许我们可以从艺术的角度分析一下。

去年末藏拍先生参加了第六届广州三年展,展览的主题以“诚如所思,加速的未来”为题,将这篇开创性文本的深远影响延伸到艺术领域,以反映过去几十年来技术进步的轨迹及其在整个社会范围内的回响。

由技术构建的时空,从真实到虚拟所产生的多重影响,艺术家们通过审视地理纬度、宇宙前景的创造性努力,来应对所面临的的挑战和机遇——通过人类和非人类、生物和机器、有机与无机的愿景的联盟,提供一种关于新的生态可能性的场景,使得经过重整的人文主义可以在物的集合中,共生并互惠的成长

广州三年展现场

这就和科幻中对未来的思考不谋而合了。只不过艺术家在防范与警醒,科幻家在面对和解决。

“科幻”一词在二十世纪才正式提出,该作被认为是世界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玛丽·雪莱创作长篇小说《弗兰肯斯坦》,而第一部科幻电影《月球旅行记》则诞生于1902年。

第一部科幻小说《弗兰斯肯》

第一部科幻电影《月球旅行记》1902年

“2000 年的法国 ” 就是一例,这系列画作由 Jean-Marc C?té 以及其他 1899、1900、1901 和 1910 年的的法国艺术家创作,描绘出画家眼中 2000 年的生活看起来是什么模样。

一开始这一系列的图像是在 1900 年巴黎世界博览会期间印刷并附在烟盒和雪茄盒里,之后又印成了明信片。

他们的概念很多都是关于机械装置、飞行,或者是两者的结合。有些更奇怪地,涉及人类与海洋生物亲密私人的互动。然而,没有关于太空旅行的图像。

这些机械化农作的景象好像有点似曾相识,比如:

也许这是移动式拖车屋的前身?

然而也有些其他机器我们似乎还没用过:

这系列的主题还有各种飞行机具和装置,包括直升机:

有一幅画的主题是一艘当时已开始使用的飞行船,但在 1937 年兴登堡事故后便失宠了:

这系列想像出租车司机、邮差、警察、消防员和猎人正在使用小型飞机或飞行设备:

这是他们的 “ 战机 ” 和 “ 战车 ” 概念:

奇怪的是,这系列还包括了有点超乎常理的例子,人们和海洋生物一同玩耍:

还有最后,现在真的早该蔚为风潮的 “ 鲸鱼巴士 ”:

这些都是以前的艺术家对未来的无限想象,那么在当今时代的艺术家们,又对未来是如何想象的呢?除了上面提到的广州三年展,藏拍先生推荐给大家一下有趣的有关“未来”的艺术家们的想法

阚旻 低维度/灯光装置/2017

林欣 有风的空间二/互动影像装置/2017

去年四月北京今日未来馆的“未来的异想”新媒体艺术展,通过云端艺术馆、VR、声像艺术的沉浸式体验,让观者感受艺术与科技的结合, 一场线上线下交互式的视觉盛宴,通过科技对艺术未来进行探索,通过艺术对人类未来启发哲学的思考

艺术家把历史的物品往复挪移

创造一个未来产物:由过去决定未来

以不规则的线条代表着工业

而它的灵感来源工人

《机器人天空》是世界首部完全由无人机拍摄的短片,

描述在由人工智能控制的未来,两名青少年只能靠无人机交流。

这是2017 OCT-LOFT 创意节,它以“现在的未来不是将来”为主题,邀请了国内外12个(组)艺术家共同参与,为公众提供探讨当下与未来的多种路径。当我们谈论未来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未来虽未到来,但已可见。

未来可提供且可能被我们把握,但它的具体走向将取决于我们现有的已知。

50年后我们是否会成为流浪地球?100年前艺术家们的幻想是否会实现?

一念之间,诚如所思。

我想,这就是科幻和艺术带给我们的无穷魅力吧!

-END-

图/网络

文/里木

今日编辑/里木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