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中沈一石明明喜欢芸娘,送给太监后,为什么要骂她贱?

《大明王朝1566解密》第25期:

上一期我们提到了高翰文刚刚到浙江上任,就伙同海瑞和王用汲将了郑泌昌和何茂才一军。

毕竟“以改兼赈,两难自解”的方针就是高翰文提出来的,而且具体执行时又需要这三个“背锅侠”。所以该次会议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那么后面的郑泌昌和何茂才又要使什么法子呢?在双方博弈的过程中,沈一石又为何突然对芸娘阴阳怪气的说一些话,并说她“贱”呢?

《大明王朝1566解密》第25期:沈一石骂芸娘“贱”的背后,藏着他脆弱的自尊心!

一、

当天的会议刚刚结束,郑泌昌和何茂才就迫不及待地跑到了沈一石家,那么他们这是去干嘛呢?

前面我们也提到了,作为浙江省的一二把手,本想利用高翰文的方略漏洞,让其成为替罪羊。结果被高翰文联合海瑞和王用汲破解,情况变得比较糟糕,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并不敢继续压高翰文,而是选择压沈一石。

结果沈一石不在,何茂才是个急性子,直接就说了:

“告诉你们老板,弄得不好,就准备三十石稻谷买一亩田吧!”

这句话透露两层意思:

第一是把与高翰文等人的矛盾转移到商人沈一石头上,让他想办法对付高翰文。其次就是试探一下沈一石,压一下他,或许他真的有余钱花大价钱买地。

总而言之,关于“改稻为桑”国策的执行过程遇到的困难,要不就逼下面当官的,也就是老百姓,要么就逼依附于朝廷的商人。

何茂才还不解气,骂骂咧咧地责怪严党为什么要派高翰文这个二百五前来,又怪杨金水,都这时候了还不回来?

岂不知,此时的杨金水已经从吕芳那里获知了嘉靖帝的想法,那就是严党捞钱捞到皇上的头上了!

倒是郑泌昌明白这个时局:

“可事情搞砸了,捅到朝廷,你我和马宁远没有什么两样。”

说到底他们俩是严党的头阵,也就是替罪羊,就跟他们俩想让高翰文当替罪羊是一样一样的。

二、

随后就是全剧相当美艳的一幕了:

外面浙江省的一二把手心急如焚,里面的沈一石却在弹琴跳舞。弹琴的是沈一石,跳舞的是芸娘,跟书中的记载不同,电视剧中的芸娘显然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毫无违和感。

但是看这座别院,相当的讲究,而且建的比较矮,这样的话,由于围墙比较高,这样的话,外面的人就看不出这里是违建。

这也说明,不管是嘉靖帝,还是严党啊,各地官员啊,甚至商人,都是这么奢侈!

沈一石此时颇有嘉靖帝的风范,也是宽衣阔袖,风度翩翩地在弹琴,芸娘用书中的描述是:

“……丝衣旋转,胴体若隐若现……”

由此可见,沈一石跟芸娘的关系不一般,可就是这样和谐的画面也被沈一石突如其来的摔琴给破坏了:

“那个李玄,临死的时候说,你让他死的值了,你是怎么让他死的值了呢,能让一个太监如此销魂?”

其实这句话满满的都是醋意,这说明沈一石的生活态度其实一直很拧巴的:

明明最喜欢芸娘,却又忍痛割爱把她送给杨金水,明明是一个才子,却偏偏选择了经商,每天跟那些官员打交道。

所以,虽然他是在讽刺芸娘,其实他是在讽刺自己!

三、

沈一石这个人,有文化,有能力,最重要的是骨子里还他娘的有情怀,这样的三好男人,如果放到如今的社会,必然是成功人士的榜样。

只可惜他生在了大明,而且他很多方面跟高翰文是一样一样的,只不过一个错选了出仕,一个错选了经商。如果不是这层关系的话,我想他们两个完全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就像杜甫和李白。

而芸娘也是一个有骨气的女子,这个认识越看到后面,就越强烈。

面对沈一石的质疑,她选择的是扭头就走,而沈一石当然不让她走:

“你知不知道杨金水这个织造局的织造,只能当一年了?”

面对芸娘要回织造局,要回杨金水不在的织造局,或许多年的低头哈腰受够了,沈一石有点恼火。

而芸娘只告诉沈一石一句话:

“从十七岁你把我送给他,扳着手指,我帮你伺候他,已经一千五百天了……”

这句话说得让人感慨万千,芸娘这四年多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本就是煎熬,不然谁会天天数着日子呢?

但是沈一石是一个很拧巴的人,说到底他其实很介意把芸娘送给杨金水,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纠结芸娘陪李玄的那一晚呢?

说到底还是杨金水的地位,让他不敢质疑,用一句大家都能懂的话讲,沈一石的意思是这样的:

我比不上杨金水,我认,毕竟人家官大,我有求于他,可是一个死鬼太监李玄,竟然也配让你陪一晚?

四、

在书中曾经描述过芸娘的出身,说她本是一个官宦之家,因为严党的打压,导致了这个结果。而她心中对沈一石显然是有感情的,以她的心傲气,沈一石也必然存在吸引她的地方,或许沈一石跟她的经历比较相似吧。

沈一石提出让芸娘做一次对李玄做过的事,可惜芸娘不答应,说她做不来。

结果沈一石表情黯然的问:

“太贱了,是吗?”

沈一石说出这句话是非常痛苦的,而芸娘显然对沈一石的不理解更痛苦,眼泪一直在流。

沈一石的心态叫什么心态呢?

相信大家都看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吧?对,他的心态就跟那部剧中的主人公心态是一样一样的!

沈一石一再追问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芸娘一再说他做不了,让占有欲极强的沈一石落下来眼泪,他太痛苦了。

而芸娘此时已经心如死灰,也明白了自己即将跟沈一石结束这段感情,也点破了沈一石心中的小九九:

“李玄,把我当成天人,你把我当成贱人!”

剧中并没有讲明白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书中有讲,仅仅是抱着李玄的头睡了一觉而已。

而沈一石或许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想去拉芸娘,可惜被推开了,恼羞成怒的沈一石说了自己要去找很多很多妓女,给她们很多很多钱。

由此,也可以看出沈一石的自卑,以及从骨子里就一直把芸娘当成了妓女:

“我告诉你,从我买下你那天起,你就不是什么天人,良人也不是!”

所以,沈一石为什么骂她贱?

说到底,他从内心就这么认为的,不仅认为芸娘如此,连他自己的所作所为他都觉得贱,这就是大明王朝中一个做到顶级的商人内心独白!

这段剧情也就为后来沈一石的突变埋下了伏笔……

我叫杨角风,换种视角看大明王朝,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乐趣,原创文章,喜欢就关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