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的天空:白云还是乌云?

一、

在去年“愉见财经”煲的开年鸡汤《写一个“赢”字》里,给大家拆了“赢”和“崛”两个字。今年的开年鸡汤如约而至,想给大家说一个字:命运的“运”、运气的“运”。

去年我们举了事业仕途的例子,今年就举财富管理的例子吧。

我的老师说,所谓“运”,是“云”字下面走之底,也就是人在“云”底下“走”。而这世间的云无非两种:白云和乌云。

白云来了,比的是出门的能力、攻的能力、拼搏的能力。就像太阳出来了,我们就把衣服被子晒出去,吸收光和热。

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里,关于这一块基本是完整的:人不能懒惰,人要努力奋斗,要为了明天竭尽全力,有80分的力气也要使出100分的劲儿。

这部分的教育没有错。谁的人生都有几个关键时刻,几段“时势造英雄”的上升期,天时地利人和。一旦判断出这种关键时刻来了,千万不能掉链子,咬住青山不放松,往往能让自己的事业或者财富上一个台阶。

可如果是乌云来了呢?

乌云来了,比的是回来的能力、守的能力、蛰伏的能力。就像天都下雨了,大家都该收衣服,即便这个时候刚好洗了衣服,也只好放在家里阴干。

但我们的教育里,关于回撤和守藏的能力却是缺失的。

很多指标是刚性的。去年有10%的增长,那么今年必须15%,5%就是失败的,0%好像就完蛋了。殊不知,有些运程,有些赛道,0%就是胜利,因为这些赛道比的是“活下去”,以15%的基调定资源定投入去蛮干,最后反而会录得一个负数。

很多人的心理预期是刚性的。去年投资获利了10%,那么今年必须15%,5%就是失败的,0%好像就完蛋了。殊不知,有些运程,有些年份,0%就跑赢了大多数人。好比刚刚过去的那一年,A股市场平均收益率是-29.28%,只要不参与这项投资,把钱都搬去哪怕是活期账户上趴着,就跑赢了没这么干的92.25%的人。

时势造英雄,借着势去当英雄,要讨巧得多,成功率高得多;英雄造时势,不是不可能,只是太艰难,死亡率畸高。

人生运程交错的道路上,老天爷其实出了一张综合试卷,偏科可以及格,但考不出高分。

就像年轻时的我们,多的是学业事业上百米冲刺高手,习得进取心,都爱做加法,爱拼才会赢,初生牛犊的好奇与勇敢,是那一程的护航与铠甲;到了某个年纪,开始发现原来人生是一场长跑,比的不止是关键时刻的爆发力,还有全程的耐力、可持续发展能力,于是习得平常心,开始学减法,开始学平衡,那些关于意义的追寻与再也卸不下的责任,是这一程的护航与铠甲。

谁在某个时刻笑得最大声,不听也罢。因为这个人,未必能笑到最后。

看看这个世界上、历史上、书上的、身边的,最后被定义为成功的人,谁的人生没有过起起落落,谁的“运”程上没有过“乌云”期?

智慧,是懂得把时间轴拉长,就会发现,人生比的是——白云时期的“攻”的多得分+乌云时期“守”的少扣分=总分。

懒散潦倒者,多半是前一张考卷得分低;恰恰中产及以上者,屡见高处跌落,都因后一张考卷不会做。

二、

X姑娘的戊戌年,非但投了A股,还录得了接近两位数的收益率。这个数字自然是不能跟收成好的年份比,但放在去年便是成功。更关键的是,在这一年里,X姑娘过得气定神闲,没有一日因投资的问题伤过脑筋失过眠。

我几次想写X姑娘的故事,但都转念放弃。因为太过小众,毫无普适性,还“危险动作不宜模仿”。但放到这一期内容里谈论,似乎适恰了,没有违和感。

X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假设你的父母身体不好,需要你拿出现有可配置资金的10%~20%,或者是你这几年里每年收入的10%~20%,用以治病,因此钱有去无回颗粒无收,你愿不愿意?”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显见,我转而问过身边的很多人,绝大多数人脱口而出“愿意”。

那么好。子对父孝,民对国忠;家和万事兴,国强民才强——这样的关系是一脉相承的。我知道必然有人读到这里会想取关,在这个张扬个性与个人能力的时代,忠、孝、节、义、仁、礼、智、信这些老古董,是足以被人取笑的。

不过请耐下性子来,后文会说到,一则,X的忠孝并非愚忠或愚孝;二则,个人的命运,其实都没能逃得出一个“道”。天道育人道,国运即人运。

假设我们没有生长在中国,比如在乌干达,就不会享受到过去40年改革发展的红利,也不会享受到过去20年十个行业九个增长的“钱好赚”,可能都没办法完全顺畅地完成接受教育、健康成长、安居立业、投资配置;就算生长在美国欧洲,那也都已经经历了08年金融危机和此后的欧债危机,家庭里也许会有人失业、个人财富也可能已有所折损。每个国家的经济都有周期起落,每个国家的政策也都有现实平衡中的种种问题。怨天尤人是最苍白无力的。

我有次去参观上海复兴路上的银行博物馆,眼眶湿润。因为看到上世纪60年代的一副宣传画,大意是,为了建设四化而积极储蓄。对,没有宣传为了利息、为了赚钱、为了资金安全、为了贷款评分卡上分数高点儿……去储蓄,而是为了国家建设四化。

那个时候的人,没我们那么多钱还得愁资产配资,但听得进这些话。真是“从前慢”,钥匙精美有样子。

回到X姑娘“拿出10%~20%的钱给父母治病”的问题,绝大多数人都会脱口而出“愿意”。那么如果国家经济“身体不比从前”地徘徊在低谷,要拿出10%~20%的流动性,做好有去无回的准备呢?

X姑娘说她愿意,而且愿意在去年市况不好、人心惶惶的时候,往二级市场里放。

但的确,没必要一根筋地谈论忠孝节义。比如孝,说的是“母慈子孝”,子孝也得有前提,肯定不能是“妈妈偷窃儿子还得望风”,否则顺了孝道却逆了天道;转换到经济话题,X的投资也是如此,要有前提+方法论的。

第一,这个钱不是给经济里的“毒瘤”或“腐肉”用的,不是给指向“老动能”企业的,不是给去产能反反复复死而复生的企业的,不是给利润要靠报表腾挪硬做出来的、抑或是利润都没了就靠到处找概念来打强心针的企业的。她要给代表中国经济未来动力的企业用她的钱,那些代表产业升级、科技进步作为内生动力的,并且估值还在合理范围内,PE不会消耗掉未来10年利润的。

A股市场没有这样的标的吗?虽然的确不多,但还是有的。X挑了一家众多高科技公司(不乏独角兽)的“爷爷公司”(股东的股东),并且本身的公共事业主业经营稳定,且公用事业是国计民生,市场需求持续,没有退市风险。X挑了一家正从低谷中走出来,且背靠的集团金融科技布局已经领先的银行股,在它破净的时候,信任它真实的价值不至于那么低。X挑了一家新能源汽车与电池股,因为就算国内的技术有坊间说的种种问题、贸易摩擦又让变数增加,但中国的汽车行业总需要自己的公司带动前行。

当然,与此同时,X也会持续看这些公司的财报,销售与业绩,以确认大方向没变。

第二,熊市里,这个钱也不是直愣愣地扔下去就算完了。X姑娘并不具有模仿价值的个人操作方法,是把她80多万的现金分给三个股票,再等分成6份,当即进一份,每跌5%进一份,亦即完全用完这笔钱,需要股价再跌25%;如果市场整体企稳,那么进去的钱就不动了,而如果整体判断熊市依然漫长,则在股价每反弹两格水位线(即10%)时出掉水底下的那一份,跌了再进,循环往复。

过程中,X姑娘说她把自己当成一个没有情绪的AI,工作忙碌的X根本不盯盘,甚至都不用每天打开股票软件。她要做的无非是在确定的水位线上刻舟求剑一般地挂个单,且即便错过了几天也不是问题,在打开软件的那一天,到水位线下或上、则买或卖,错过了买点或卖点,就当之前几天的市场走势是一场虚幻,罢了。

如此佛系,天天安心。

我一直很喜欢我的前同事树泽在形容投资时的一个比方:“死死盯住你的球”。就像运动员在赛场上,周围有观众的嘘声欢呼声、对手的小动作干扰、裁判的状态……但优秀的运动员要做的是忽略这些,死死盯住他正在打的那只球。

因为只有那只“球”才是真相。在股市里“球”就是这家公司的“当期价值+未来现金流的折现”,反而当下的股价才是错误的。所以长线来看,忽略所有的嘘声欢呼声,周围有游资抛了接了、环球资本来了去了、股民们high了慌了,甚至包括当天的股价涨了跌了……优秀的价值投资者要做的是忽略这些,死死盯住他正在打的那只球。

而在“乌云”密布的戊戌年,X姑娘恪守的,不仅是价值投资的准则,还有接受这样的年份允许出现10%财富折损的淡然心态,所以股票再跌,她到点就抄底的AI动作操作得无悲无喜。因此在这个被很多人形容为“丧”、过得很揪心的年份,X收获最大的是某种宁静与清欢。

“人们为什么会要求每年都有固定比例的盈利?为什么不觉得这个要求本身并不科学。”“让人心烦意乱到投资动作都变形的,往往不是外物,而是执念。”

反观去年的优质股也被错误的市场情绪带着跌后反弹、又跌又弹的走势,可想而知,X这乌云期放低期待值的玩法,反而无心插柳柳成荫。

德不配位,必有殃灾;德若先配位(或“财”),舍处常有得——有些老话或许听起来真没啥道理,但却总是应验。

三、

X的上述玩法当然仅限于“乌云”期,“白云”下就该换一套玩法了。我的朋友Y,就是个“白云”期城会玩的人。

自2014年底发动、持续到2015年初的“白云”当空的股市大运里,Y和很多人一样,加了杠杆在股市里“进攻”。

白云来了,当冲则冲。

但Y当时就已经意识到了股价飚得偏离价值了,所以Y给自己定了一条纪律,只要股市里的总资产比最高点出现了20%的浮亏,就立马收线走人,之前已经翻番的收益,就此落袋为安。

结果Y在2015年4月份的那次跌势里,就已经出现了对比前期高点20%的亏损,他于是分了三天抛出了手上9成的股票,再没抄底。他当时让我转发一篇台湾股市1990年大股灾始末解析的文章,以警醒大家历史的必然,是疯狂以后都有灭亡。但后来他和我都挨骂了,因为之后股市又整整飚涨了一个半月,Y还被自己已经抛光的某票以涨停板啪啪打脸,期间有人嘲笑Y“胆小吃不到大肉”。

但Y风轻云淡一笑置之,他自称凡人一个,断然是没本事买在最低点、卖在最高点的,只求在迟早要来的“乌云”前,收衣服走人。

乌云来了,当断则断。

2018年的Y,把钱全放在保守的资产盘子里,保险的、银行理财的、黄金的,这个见惯了高收益的家伙,也能乐呵呵地说着自己一年的投资收益5%。当别人告诉他抄底的机会来了,他说急什么,继续自称凡人一个,买不到最低点,等能确认“白云”真正来了,真正稳定开涨一段时间以后再去就是了。

周易第五卦,为需卦。需,是等待。

我的老师常告诫我们,需,最好的姿态,是“需于酒食”。

等待好的运程,等待好的时机,等等不来,甚至经年,大部分人简直焦虑症要犯。我们的性子都太燥,只知道“不进则退”,不知道在有些运程下,“不退则进”。

老师给我们打比方,让我们把“需”的样子,想象成等待一个每次都会迟到的老油条,约定的时间也许是快到了,可这老油条刚出门不久,路上还条条高架都红色拥堵。这个时候,何必每隔几分钟就要上家门口踮脚探头张望不休?何必每隔几分钟就要发条微信催问人家到哪里了呢?

“需于酒食”,是不妨坐下来,自己先倒一壶小酒,搞一碟小菜,享受一下这偷得浮生闲的时光,边吃边等,不好吗?

就像Y“需于酒食”的面貌。2018,选择事业和投资都“不折腾”的他,花了很多的功夫,锻炼身体,陪伴孩子。以前孩子吵着要坐10层楼大轮船,结果他股票账上有钱,连去玩个游轮都不敢,漂在公海上没有网络可咋办,现在一身轻松,也不加班了,拿足了年假带着全家开开心心在海上漂了半个月,漂到澳大利亚新西兰,晒太阳,补钙,补亲情的课。

白云还会来,舞台还会亮。急什么。

在这之前,需于酒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