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僧人,用10年时间,打造了一座中国最美寺院

出家人用10年时间 打造一座中国最美寺院

杭州必游之地——永福寺

杭州灵隐寺上面,藏着一座网红寺庙——永福寺。

当年冯小刚导演为拍摄电影唐山大地震来此勘景时,不禁感叹“这里应该是中国最美的寺庙。”

权威旅行指南“孤独星球”也把永福寺,选为到杭州的必游之地。

一段湮灭了400年的历史

寺里的大和尚月真法师,去年底赴日本和大德寺瑞峰院的住持联合举办了“禅心墨缘”书法展。

也是经由这次展览,我们才了解到一段湮灭已久的历史:那是400年前,明末清初,有一批中国的高僧,陆陆续续从中国东南沿海出发,东渡日本,带去了最新中国文化,掀起了日本近代以前最后一次大规模“中国热”。

这些前辈们在日本留下了大量墨宝,月真法师花了十多年时间收集,将这些墨宝回归中国。

2017年11月3日,月真法师和大德寺瑞峰院前田昌道住持,联合举办了“禅心墨缘”书法展。两位高僧因此次展览,并坐而谈,交流书法和佛法的心得。

400年前断裂的传统,在这里被重新接续。

月真法师说:“中日僧人之间的墨迹展,是第一次参与,这是殊胜的因缘成就。”

月真法师书法作品

前田昌道书法作品

华夏文明的最后一次大规模东传

17世纪中国名僧隐元大师东渡日本,在日期间,隐元大师不仅传播了佛学经义,还带去了先进文化和科学技术,对日本江户时期经济社会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月真法师在谈到这段历史时说:“中日之间的佛教交流有高潮,也有低潮,元代是一个低潮,到了明末清初,有隐元、东皋心越,他们到了日本,又把我们中华文化重新带到了日本,隐元禅师的功绩尤其巨大。”

隐元禅师

回顾起来,隐元东渡日本时,日本的禅宗正处于发展停滞状态。隐元在日本传道说法,开过三堂“三坛戒会”,为两千多人授戒,据说直接听过隐元说法的日本僧俗二众达一万多人。

他在日本开创了新的禅宗宗派——黄檗宗。后来川端康成的家传宗教,就是黄檗宗。

隐元等人的书法作品

僧人喝茶中

隐元给日本带去了明代的煎茶道,一改繁琐的抹茶传统,简单地用壶一泡,就可以喝茶,结果深受日本人欢迎,后来成为日本茶道的一大流派。

不仅是茶文化,日语中的豆角,被称为“隐元豆”,除此之外,还有隐元帽子、隐元头巾、隐元笠、隐元坐垫、隐元豆腐等等,涉及日本生活的方方面面。

日本禅寺素餐的“精进料理”中有一大形式,叫做“普茶料理”,其始祖也是隐元。

隐元是福建福清人,普茶料理发音上其实就是福清方言里的“福清料理”。吃普茶料理时,不是日本人惯常的“分餐制”,而是按照中国人的习惯,食物放在大碗里,众人围坐,择需取食。

永福寺

心越是日本篆刻艺术的启蒙者,他传授的中国篆刻的传统和技法,让日本人“第一次领略到篆刻的妙趣”。他带去的《韵府古篆汇选》,成为当时篆刻的主要工具书。

对这批东渡的中国高僧所做的贡献,日本人也感念至深。隐元还在世时,当时的日本天皇便赐予他“大光普照国师”的尊号。隐元圆寂后50年、100年、150年的时候,日本天皇都授予了他新的国师法号。

隐元《书法十二屏》

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不断有日本书画界、音乐界、宗教界的人士来到中国寻根访祖,想要追寻这些高僧们东渡之前的足迹。

也正是因为这些日本人士,月真法师越来越关注这段几乎被湮没的历史。

百年后,重新传承

“这些人的东渡,客观上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功绩,就是四百多年以来,中国曾经的传统在日本一直传承下来。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我们在这方面的传承却已经断掉了。”月真法师说。

隐元东渡后,在京都宇治新修了寺庙,按照中国故土的寺庙命了名。庙宇建筑、宗教仪式也完全按照中国的方式进行了复建,今天我们如果去到现场,看到的仍旧是400年前明末清初的中国传统的样子。

这些高僧当时东渡日本的一个大背景,是明朝覆灭,清军入关,汉人试图在中国南方“反清复明”。

永福寺住持念顺法师,同时也是一位古琴大家

“清朝对于很多汉族文人来讲,它是一个异族异国,当时很多有气节的人,为了不发,要么选择隐逸山林,削发出家,要么选择去了日本。”

隐元东渡日本的时间是1654年,离崇祯帝景山自缢过去了十年。这十年,清军到处屠城,全国人口骤降四千万。

永福寺也逐渐废弃了,后来虽然重建过,但是清末就已经彻底废弃。

1980年以来,不断有思慕东渡高僧的日本人来这附近寻祖,然而他们看到的,只有一片荒芜的废墟。

直到2003年,月真法师主持重建杭州永福寺。两年多以后,永福寺重建完成,被称为“中国最美寺庙”。

整座寺庙没有采用传统寺庙的中轴建制,而是以一种充满禅意的不对称方式,依山而建,山即是寺,寺即是山,山与寺浑然一体。

2006年,月真法师又主持了永福寺北高峰上面韬光寺的重建。与此同时,他开始致力于收集四百年前东渡的那些高僧在日本留下的遗墨,迄今为止已十年有余。

佛法书法,法法相扣

“这些出家人到了日本以后,留下了大量的书法和绘画作品。"

比如说修庙以后,要题对联,日本的很多茶室里,也需要悬挂墨宝。

"这些高僧,接受了当地人的供养,作为还礼,为他们的茶室空间写了大量的条幅,后世又流传下来。永福寺一直致力于这批书画作品的回流和收藏。”

“书法对于佛教而言,其实是一个余事,就是平时生活的一部分。过去的佛经都靠手抄,在书写这样一个日常的过程中,完成的也是一种修行。留下来这么多的佛经,也都是靠书法去传承。”

在大阪蜗庐美术馆的展览开幕式上,月真法师追溯了1200年来中日高僧之间书法交流的历史:

首先是鉴真将王羲之的书法带到了日本,其后,日本僧人来中国求法,比如空海,在中国练得了一笔好字,又把书法带回日本。

“书法是中日文化交流的黄金纽带,通过这个黄金纽带,1200年中日佛教的交流被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

明末清初东渡的那批高僧里,有不少都是书法大家。其中,隐元创立了日本书道的黄檗流派,他和他的两位弟子,被后人誉为“黄檗三笔”。日本江户时代受他影响而诞生的书法流派“雪山流”,一直传承到今天。

东皋心越则在日本开辟了一个书画的新境界。他画的《达摩大师像》、《涅槃图》,日本人评价说:“真容凄楚,布置精妙,春云暗淡,草木入秋。”

“这一批去日本的高僧(的书法贡献),国内以前几乎是没有关注的。随着中日之间的民间交流,我们知道了,原来我们的祖师四百年前,在日本是这样传播我们的文化的,而且他们把这个文化很好地保存在这里。"

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把他们这些作品请回来,放在我们寺院供奉、保存,这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月真法师说。

2012年11月,“明末清初禅宗高僧墨迹展”在浙江美术馆开幕,94幅作品中,74幅都是永福寺从海外收集的书画作品。

目前,这批书画中的部分作品,被安奉在杭州永福寺文景阁进行公开展览。

月真法师习字多年,他自己的字,在圈内被许多专家赞赏。用余秋雨的话说,他的字“有一种可贵的轻松和飘逸”,一种“无拘无束,无羁无绊”的舒展心怀,用佛教用语可以称之为“明心见性”。

他的字,能看到王羲之的逸,颜真卿的势,赵孟頫的秀,有隶书之端雅,也有魏碑之倔强。

他隐居的永福寺中,有一个专门的书房用来写字,墙上随意地钉着几幅习作,桌上摊着大卷的宣纸,仿佛随时等待着主人落笔。而整个房间里,蕴藏的是一种可随时推门而入,提笔就写的闲适气氛。

月真法师说:“写字的话,对我来说也是作为生活的一部分,我兴至而书,兴尽而止,你若把心静下来,那么就跟道无二无别了。”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陈大中与月真法师是多年好友,“佛法上,我经常向他求指点,书法上,我们是同道中人,经常互相学习。他对书法执法的敬畏和执着,以及他对书法古法的严守和传递,我觉得真的难能可贵。”

佛法书法,法法相扣。在月真看来,“得法最多的还是出家人。”

因为大家都抄经。写经本身就是一种修行。学习书法跟修行佛法是一样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书法如同修持佛法,始于戒律,精于定慧,妙悟般若,证于心源……在这个空间里面,书法完全可以与佛法紧密地结合起来。”

本公众号的转载文章仅作公益性分享,除确实无法确认作者外,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在此向原创者表示感谢,分享此文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给文章原作者及众读者。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与我们联系删除,谢谢!

本文内容转载自鲜花天降的法缘。

佛说:“若为布施者,必获其利益,若为乐故施,后必得安乐”。

一切布施中,法布施为最。转发这篇正能量文章只要几秒钟,让更多人得闻佛法,即是法布施。

点赞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