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母亲去世了,他却无动于衷

音乐 |Slippin--Taylor thrash

麦家陪你读书

在昨天的共读中,我们谈到《局外人》那个耐人寻味的开头——主人公默尔索的妈妈死了

而小说的结局法官正是以“我控诉你在精神上杀死了自己的母亲”为理由,向他发出了死刑判决书。

在默尔索的母亲去世后,默尔索到底做了什么?又为何会受到如此严厉的指控?让我们一起进入今天的共读,也许你会得到答案。

在得知母亲在养老院去世的消息后,默尔索为了给母亲守灵向老板请了两天假。然而老板看起来却有些不太情愿,默尔索脱口而出:“这不是我的错。”

顿时气氛有些尴尬起来,本来请假凭吊母亲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理由了,而默尔索却小心翼翼的,有些怕惹别人不高兴似的说出了这句话,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

老板自然是没有搭理他。默尔索也反应过来:自己没必要感到抱歉,反倒是老板应该向他表示慰问。

在车上,默尔索昏昏沉沉的,一路上都在睡觉。醒来时他靠在一个军人身上,军人对着他笑了笑,问他是否从很远的地方过来。

默尔索为了尽早结束对话,只回答了一个“对”。

到养老院后,默尔索本想直接去看妈妈,门房告诉他要先去见院长。院长是个矮小的老人家,眼神清澈,面容亲切。

一见面就和默尔索握手寒暄,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要松开的意思。默尔索有些不知所措,琢磨该如何把手收回来。

院长看了下关于他母亲的卷宗:三年前搬进来的,默尔索是她唯一的支柱。他以为院长在责怪他,便有些焦急地解释着缘由。

但院长打断了他:“我都知道的,你领着一份微薄的薪水,无力照顾你的母亲,所以才将她送到养老院。另一方面,她在养老院有很多同龄朋友,过得更开心。”

默尔索与母亲的相处总是不太顺畅,在他的印象里,母子两人大多时候都相顾无言。因为这样,过去一年他几乎都没来看过母亲。

院长提出,母亲更希望用宗教的仪式下葬,已经为母亲做了安排。而默尔索从来不知道母亲是何时对宗教感兴趣的。

随着院长的步伐,默尔索走进了太平间——停靠母亲尸体的地方,此时已经被装进棺木里。

门房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跑进来,准备打开棺木,让默尔索再看一眼自己的母亲。但被默尔索制止了。

门房有些奇怪地问他:“难道你不想看看吗?”

默尔索回答:“不想。”

一般人在亲人去世后都竭力想多看两眼,将亲人的样貌留在自己心中。而默尔索却坚持不看,这可是自己的妈妈。

于是门房询问缘由,默尔索的回答是:“我不知道。”

夜幕降临后,门房请他一起去用餐,但默尔索不觉得饿,所以门房提议给他带杯咖啡,他同意了——咖啡是他很喜欢的饮品。

喝完咖啡后,默尔索又想抽根烟,这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他递给门房一根,两个人一起抽起烟来。

白天赶路的疲惫袭上心头,眼睛被房间里的灯刺得生疼,默尔索渐渐地睡着了。

不一会儿,一阵窸窣声吵醒了他。按照惯例,是母亲的朋友们过来守灵了,都是养老院的院友。

他们穿上正式的服装,神情庄重,静悄悄地坐下,甚至没有一张椅子发出声音,好像在赴一场重要的仪式。

这一切与默尔索的懒散形成了强烈对比,而默尔索却觉得很不真实。

有意思的是,朝默尔索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后,他们齐刷刷地都坐在默尔索的对面,像是在进行审判——针对默尔索的审判,寂静无声。

忽然,一位女院友开始哭泣。可默尔索完全不认识她,甚至希望她别再哭了。

门房凑近解释道,那位女院友是他母亲非常好的朋友。

时间越来越晚,大部分老人都睡过去了。而有一个老人却一直盯着默尔索,看着默尔索睡着、醒来又睡去,往往复复。

仿佛在控诉默尔索:你居然在为母亲守灵的晚上睡着了?!

终于到了早上,母亲的朋友们才面如死灰地离去。

经过熬夜的疲惫,默尔索又喝了杯咖啡。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默尔索突然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母亲去世,出去散步踏青该多么惬意。

似乎母亲的去世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他还是会考虑如何更好地生活。不过现在等待他的是母亲的葬礼。

葬礼开始前,院长问他是否需要见母亲最后一面,默尔索依旧拒绝了。

按照制度,养老院的院友只守灵不参加葬礼,所以人少了很多。不过院长答应了母亲的一位老朋友——汤玛·菲赫兹参加葬礼的请求。

母亲在世时,他们俩算得上是两小无猜,经常被院里的人取笑。但由于身体的原因,他昨天没有参加守灵。

在送母亲上山的那天,由于天气的炎热,默尔索一直用手帕扇着风。而其他人就算流了很多汗,也不愿意伸手去擦,一直保持着庄重、肃穆地神情前进。

明明去世的是默尔索的妈妈,其他人却表现得好像比他还痛苦难过,不禁有些滑稽。

但默尔索仿佛感受不到这种反差似的,依旧只顾自己舒服。要是用一句老话来说,就是——不识大体。

于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忍不住问他:“这里面是您母亲吗?”

默尔索答道:“是的。”

他又问:“她今年六十多岁吧?”

与许多年轻人类似的是,默尔索也不知道母亲确切的年龄,只好含混地回答:“差不多吧。”

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默尔索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唯一能记清楚的是一些小事:

洒在妈妈棺材上的血红色泥土和泥土中混杂的白色树根;还有汽车即将驶回家时,想到可以在床上睡十二个小时的喜悦。

第二天早上醒来,默尔索才突然明白老板不开心的原因——今天是周六。加上请假两天,等于是放了四天假。

但默尔索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老板的不悦和我有关系吗?随即又想到母亲的葬礼安排到哪天并不是他决定的,周末也本该是放假休息的时间。

在意识到这一切之后,默尔索还是对老板的行为表示了理解。

起床之后,默尔索决定去海边浴场游泳,在那里碰巧遇到了前同事玛莉·佳多纳。在一起工作时两人互有好感,只可惜谁都没有先开口。

大概是为了缓解一下连日来的压抑气氛,这次默尔索主动邀请她晚上一起去看电影。玛莉说正好想看一部喜剧片,默尔索欣然同意。

换好衣服出来后,玛莉发现默尔索打着黑领带,才得知他的母亲昨天过世了,脸色有些微变,也许是不理解默尔索为什么可以在母亲刚刚去世的当口,就约她一起去看喜剧片。

默尔索本想说出那句“这不是我的错”,不过还是把话咽了回去。之前他就向老板解释过,却无济于事。

他知道,人生在世,总免不了被误解,我们要慢慢地习惯。

到了晚上,玛莉已经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和默尔索静静地看完了电影。散场后,她便和默尔索一起回了家。

早上醒来时,玛莉已经离开了。

默尔索百无聊赖观察着整个城市的一举一动,从上班到下班,从出门到回家;为赢得球赛的小伙子们欢呼,朝认识的女孩们打着招呼。

直到路灯开始点亮,默尔索才松了口气,一切终于结束了,妈妈已经下葬,明天又回归工作岗位。

一切依旧,什么也没有改变,依旧格格不入地活在世界上,不被他人所理解。

妈妈的死真的对他的生活毫无影响吗?之后公司同事又会如何对待默尔索?他与玛莉的感情还会继续吗?

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天的共读时间。

领读人:羊子姑娘,愿笔含情,努力前行。

主播:甄大甄。微博@甄大甄,一个拥有执着梦想的假文艺青年,骑马唱歌的日子,还有我的声音陪伴你。

责编:黄蝶

插图:文中插来源于网络,著作版权属于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