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还原:这个春节档都发生了什么

本文授权转载自

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

春节来临,与放假的春运大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影行业进入高度紧张的备战期。春节档是中国最大的档期,也是全年票房晴雨表,对上、中、下全产业链的人员来说,这就是如同电商“双十一”般一年一度的大考,档期内任何变动都能放大到足够挑动他们的神经。

这种丝毫不敢懈怠最终都归入票房的数字跳动,跳出影片的这种数字表现,也许会发现,春节档本身精彩到从没让人有过“大片失望感”。

2019年春节档这部大片也不例外,将矛盾冲突、高潮、戏剧性、反转、梦幻等等一一呈现在观众眼前。

退赛者

春节档预售未开始之前,《情圣2》因为影片各种负面是被传改档消息最多的,当然,这其中也掺杂《情圣2》太适合情人节上映从而希望它在2月14日上映---为影院争取更多票房的寄望。

然而,《情圣2》在1月10日春节档预售开启后紧跟着就出了发行通知,宣告自己坚决拿船票进入春节档的决心。这种决心在其时长---134分钟(九部影片中最长)可窥一斑。

影院一方面看着大年初一九部影片死磕、情人节当天却没有大体量影片落位,加之《情圣2》134分钟的时长又让自己排片处处掣肘,惋惜声一片。

1月21日,有消息流出《情圣2》改档,很多影院主动求证发行方,在得到“死不撤档”的答复后没多久,改档海报就出了来,紧接着,改档发行通知也出了,影院一片哑然。

《情圣2》的改档出现了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平时几乎不发其它家影片发行通知的片方纷纷花式发起《情圣2》的通知来,无非就是欢欣鼓舞地告知影院“来,有空间挪出来排我家的片了”。

这个改档确实算得上是漂亮的“危机公关”,却也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告知天下“我有麻烦了”。麻烦果然还有,紧紧一天后,《情圣2》通知撤档了,影院无奈地把前一天才刚刚开售的排期作退票、删场处理。

相比前两年春节档告知天下内容为王,这次它似乎是说要德才兼备。

喜剧部分又来了,之前被《情圣2》吓跑的《大侦探霍桑》忙不迭地说“你走,我来”。

影院哑巴吃黄连、苦笑都笑不出地去排“我来了”的排期。

相比《情圣2》的档期变更弄得水花四溅,《日不落酒店》更显消无声息。其实,《日不落酒店》春节档的前程早在《李茶的姑妈》失利后就被蒙上层层灰暗。

《日不落酒店》这次转身离开,颇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味道,起码没有去挤档期从而挤掉票房,在别的时间发挥更大的功效,大家乐得其成。

粮草先行

大战在即,粮草永远先行。预售开启当天,春节档所有影片无一不是“补至19.9元”的方案。

19.9元俨然形成一条警戒线,谁家都不能低于这条线,同样,谁家都不愿意票补过后自己的售价高过19.9元。高过意味着从起跑线便落下,影响的是影院开出的预售排期即排片量和观众的预售票房。

影片在发行通知出来立马放出票补的情况长久以往,形成了影片票房在预售阶段“两头高、中间低”的现象---几乎所有影片都是在开出排期初始阶段和临近上映日期的时候预售是最高的。

今年的春节档明显片方和电商都吸取了去年的教训,去年因为19.9元票补限制临近春节才出,导致很多方案能明显感觉到很混乱和没针对性。

今年各大片方都会根据自己的排片情况和预售情况去调整票补。比如《疯狂的外星人》19.9元的票补直至票房追赶上《飞驰人生》才停止,当后者逐渐有赶超势头的时候,《疯狂的外星人》19.9元的票补又出来了。

票补几乎都补在了预售阶段,上映当天还保持19.9元票补的仅有《廉政风云》和《流浪地球》。两部影片甚至在大年初二还放出19.9元票补。

不同的是,《廉政风云》的票补是为了续命,而《流浪地球》直如去年的《红海行动》,在影片上升期间还放出19.9元票补,就是为了加速打垮对方,这叫气势。

春节档,没粮草,很难玩得动。

冲突

如果票补是影片的粮草,那发行方接洽影院可以算是侦察和粮草补充了。不曾想,影片之间未冒出谁黑谁、谁偷谁的争议,侦察方和被侦察方却先打起来了。

1月29日,一则《关于影片停密匙影城申请》的通知,瞬间在各影院之间炸开了锅。

很多影院感到异常愕然,一直发行方都跟影院好商好量的,现在突然发现原来发行方可以这样操作的。

联瑞如此出狠招肯定有其不得已的地方,但停密匙等于断影院财路,如果此种方式形成普遍,那影院跟院线的合同如同废纸,影院将人人自危。杀鸡儆猴也等于无形中把自己放到了影院的对立面,以后你接洽影城谁还不带点防备心理?

或许可以参照一下北京文化:因发行《无名之辈》导致跟影院接洽时间晚、《流浪地球》片长长导致寸土寸金的大年初一影院难排片,这些都比其它家的发行困难得多,没问题,越王勾践都有忍辱负重时,我放低时段尽力去沟通。

问题是过了初一,你影院敢少排《流浪地球》吗?

说到底,发行方跟影院方无论何种方式交易决定的基本都是首日排片,只要你影片过硬,跟你过不去就是跟人民币过不去。

当双方打起仗来,在对方的船上捅了个洞,结果无非都是到最后才发现大家是同一条船的,双方一起沉没、一起淹死,何苦呢?

这个行业不就应多点吴京助郭帆、《疯狂的外星人》的徐铮帮《流浪地球》点赞的事吗?

喜剧和悲剧

当2019年春节档首日预售7.1亿破掉去年纪录、首日票房达到14.39亿新高时,影市仿佛瞬间到达高潮。然而,高潮仅仅就维持了一日。第二天,面对大盘同比下降3.4个百分点的局面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冷静下来各家都在找原因:票价的上升、场次的增加、观影人次的下降等等。然而,这些都是大盘下跌的表明原因,归到底还是内容出现了问题。

这反映在最能体现观影民意的购票平台评分上,大年初一,猫眼开局评分在9分以上的仅三部:《流浪地球》、《飞驰人生》和《熊出没》。第一梯队的其它两部影片《疯狂的外星人》和《新喜剧之王》都是8.7分。

如果保持这个评分,第一梯队四部影片加《熊出没》都会不崩,大盘也会坚挺,但随着观影基数的增大、评分人数的增加,除了《流浪地球》和《熊出没》外,所有影片评分都下滑,《新喜剧之王》甚至掉到8分以下。

这中间唯一上升过评分的只有《流浪地球》(在2月6号上升至9.4分后再度稳定在9.3分),而影片票房表现跟评分波动高度吻合:《小猪佩奇》在开局评分出来后就已经宣判了死刑、《神探蒲松龄》和《廉政风云》跟评分一样毫无竞争力、《新喜剧之王》一路下跌到连广东大本营都守不住、《飞驰人生》和《疯狂的外星人》仅仅是守住了跌幅没那么大而已。

去年有三部影片在9分以上,影片数量上升质量却下降,大盘怎么去跟去年比?

今年的大赢家《流浪地球》无论何种层面都像极了去年的春节档票房冠军《红海行动》:预售起步晚、时长长、开局排片低、类型独特、内容和特效过硬、第二天开始起势,甚至《流浪地球》年初二的票补都可能借鉴了《红海行动》。

再一次,《流浪地球》跟随《红海行动》告知天下:类型差异化或许是春节档成功的必要条件。说必要条件是因为类型差异未必就一定成功,比如今年的《廉政风云》和去年的《祖宗十九代》。

喜剧很合档期也很稳妥,但大家都喜剧就形成了相斥和基本盘。有别于喜剧的差异务必要建立在类似《流浪地球》和《红海行动》的重工业化上,再结合剧本本身,才能成为那个必要条件。

委屈者

大盘下跌,高票价首当其冲,影院纷纷成了指责对象。这颇有“电影票房不好,是这届观众不行”的马甲说法。

说法当然一定程度上有事实基础,比如19年春节档首日平均票价足足比去年高了将近6元,比如某某影城春节票价比平时上涨多少倍。

上涨按倍数论的基本上是特例,特例并没有普适性。大多数影院在预售阶段的策略都是跟着票补走,你跟电商的结算价35元售价是19.9元,55元结算价同样售价是19.9元,谁不会提高结算价?

售价保持19.9元,结算价却提高,就造成了统计缺口:观众是19.9元购票的,但实际上是按结算价上报票房的,假如大家都是45元结算,观众19.9元购票,那反映在平均票价上就是45元而不是19.9元,因此,大家的直观感受就是票价上升了,但问题是中间的差价25.1元给大数据统计凭空蒸发掉了。

蒸发掉了多少谁家也说不清楚,但首日预售7.1亿这其中就含了巨大的票补,别忘了上面说的票补几乎投在预售阶段和预售票房两头重的情况。

别忘了影院春节期间人工成本足足增加了三倍,同时,大家很容易忽略的一个事实是,今年春节档大卖的《流浪地球》3D版本一线城市保护价40元、其它城市35元,尽管2D版本各低了5元,但在春节档奇缺3D版本电影、《流浪地球》又风风火火的时候,有多少家愿意排2D版本?

在恭喜《流浪地球》打破最低票价超过35元不火的魔咒的同时,不管你承不承认,《流浪地球》卖得越多平均票价就越提升。

说到底,定价的指挥棒始终掌握在市场调节这无形的手中,影片质量同比下滑导致大盘下跌,影院肯定会根据客流情况进行票价调整。

影院有其委屈之处,大盘表现好、影片票房高,所有人都在讨论出品方、宣发方、电商等等的功劳,又有谁提过产业链终端的影院提升硬件、提升服务等为大盘票房提升作出的贡献?

而现在,影院几乎成了所有高票房、所有档期跑龙套的,这跑龙套的委屈历史也能拍一部《喜剧之王》,如果有,你看看,就算没任何交易,影院照样给你排片。

特约作者 | 钝刀

网易新闻浪潮工作室出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编辑 |邱小奕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浪潮工作室长期招聘作者,稿费千字300到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