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张近东买买买,王健林卖卖卖,一盘大棋已开局?

年刚过完,大佬们又开始了大买卖。

先是京东作价27亿元,买下北京中关村附近的翠宫饭店。紧接着苏宁易购宣布收购万达百货37家门店。

(图片来源 海洛)

刘强东27亿买了个酒店

媒体2月11日报道,京东以27亿元的价格全资收购了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附近的老牌五星级酒店翠宫饭店。

据万得中国企业库数据,北京京东尚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目前已成为北京翠宫饭店的唯一股东。京东尚科为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法定代表人为刘强东。

(图片来源 万得中国企业库)

万得中国企业库信息显示,目前翠宫饭店的法人代表为刘强东的助理张雱,其关联的公司多达430家。

(点开看大图,图片来源万得中国企业库)

去年11月26日,北京海淀国资经管中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让翠宫饭店100%股权及相关债权,转让底价为26.83亿元。

公告显示,2018年1-9月,翠宫饭店营业收入约为1802万元,净利润约-4710万元,总资产、总负债、所有者权益分别约为7.31亿元、7.84亿元和-5362万元。

业内人士分析称:

京东收购翠宫饭店的目的性非常明确,即通过“酒改写”将项目改造为自用型写字楼。

对于一直在北京亦庄偏居一隅的京东而言,收购翠宫饭店是其在互联网企业云集的海淀区进行深度布局的重要一步,有利于京东未来的人才招募以及对中小型互联网企业的投资与收购。

媒体报道也证实了这一点。《华夏时报》2月11日援引京东相关人士信息称,未来翠宫饭店将被改造成以科技研发、商务办公为主,成为京东集团在海淀区产业发展的载体空间。

京东副总裁宋旸也在其朋友圈发言称,收购翠宫饭店是用作办公场地,目前在北辰的部分研发人员会搬过去,同时在西边安置办公场所也更方便吸纳研发人才。

翠宫饭店成立于1987年1月23日,注册资本4.8亿元,曾是北京市老牌的五星级酒店,但已于2013年被摘星。

苏宁易购“吃掉”万达百货

京东大手笔,苏宁动作更大。

2月12日早间,苏宁易购董事长张近东在新春团拜会上宣布,苏宁易购正式收购万达百货有限公司下属全部37家百货门店。这是苏宁2019全场景零售布局的重要落子。

苏宁易购方面表示,由于此次收购万达百货相关信息,尚未达到深交所信息披露标准,故苏宁选择不披露相关收购金额和万达百货相关财务数据,“待该项目交割完毕后,公司会在2019年定期报告中及时披露”。

目前苏宁已经拥有苏宁易购,苏宁置业,苏宁体育,苏宁投资,苏宁金融。新业态还包括孵化出的 “苏宁极物”、“苏鲜生”、“苏宁小店”、“苏宁零售云”等。

苏宁易购股价于12日收于11.34元,涨3.09%,春节后的两个交易日已经累计上涨超过5%,跑赢大盘和零售板块。

万达百货一年关店56家门店

公开资料显示,万达百货在全国的37家门店大都位于一、二线城市的CBD或市中心区域,会员数量超400万人。近两年,万达百货销售规模稳中有升,净利润水平持续提升。

万得中国企业库数据显示,万达百货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4月,注册资本8亿元,是由深圳迪讯实业有限公司100%控股,是万达百货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孙公司。万达百货对外投资118家公司,历史股东有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大连万达集团商务服务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万得中国企业库)

据万达集团年度报告显示,在2014年底,万达百货累计开店99家,收入达到256亿元,同比增长65.3%。

在2015年之后,万达百货开始大调整,并以 “一年关店56家门店” 事件震惊百货行业,曾一度被视为中国百货业急速衰退的信号。

在万达集团2016年工作总结中,万达百货收入178.2亿元,完成计划的101.6%。

苏宁为何出手?

对于收购万达百货的初衷,苏宁零售时尚百货集团总裁龚震宇在接受央视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于“构建全场景智慧零售生态系统,实现从线上到线下,从城市到乡镇的全覆盖,搭起随时可见、随时可触的智慧零售场景,补强百货这一重要拼图,进一步完善全场景、全品类布局”。

其实,作为一家经营电器起家的企业,苏宁近年来不断在淡化其与电器销售紧密相连的形象,拥有了苏宁小店、红孩子母婴店、苏鲜生超市、苏宁极物等多种业态。

万达百货前高管喻浦阳告诉《财经》,本轮收购对两家公司而言可以说是双赢。第一,收购万达百货所需的资金非常大额,苏宁可以支付,第二,对于苏宁来说,万达百货可以成为它获取线下流量入口的重要战略组成

收购万达百货后,苏宁的零售版图进一步扩大。

喻浦阳认为:“未来商业百货的竞争壁垒一定是差异化,也就是业态的最优组合搭配。”他说,要考虑的因素很多,比如区域特色、客户、品牌、季节、城市等,苏宁可能会对万达百货进行一系列改革,使得项目会更适应电商企业的线下流量口打造。

中国社会科学院李勇坚在接受央视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去年全球最大的百货公司西尔斯宣布破产,整个百货行业在互联网时代面临巨大挑战,万达百货出于自己的战略考虑决定售卖业务。对于苏宁来说,这是一场战略性的转移:

第一,苏宁本身是做线上线下融合渠道的,但在线下百货这一块它还是比较缺的;

第二,伴随着互联网流量增速的速度越来越慢,对苏宁来说它一定要把流量的价值挖掘出来,增加渠道,放大客户价值;

第三,技术不但可以应用在线上,也可以用在线下,比如说人工智能、数据分析技术等等。”

王健林已转型

说完刘强东和张近东,再看王健林。

最近两年王健林一直在做减法。不管是海外地产项目、文旅项目,还是金融项目相继被“甩卖”:

2019年1月18日,据澎湃新闻报道称,王健林拟出售万达征信业务,已有意向买家恰谈。

1月8日,百年人寿官网披露,万达以27.18亿元将百年人寿9亿股股份转让给绿城中国;

2018年10月,以62.81亿元将万达文化管理100%股权出售给融创;

5月,以3.15亿澳元卖掉澳洲黄金海岸项目及悉尼项目;

2月,以5000万欧元卖掉马德里竞技俱乐部17%的股份。

王健林的战略重心已经发生转移。

2015下半年王健林提出正式成立万达金融集团,万达的新业务重心转移到金融领域,万达百货便不受待见,接下来的数年内门店没有扩张,只是维持原有的规模而已。

斗转星移,如今,万达金融业务也全面停摆,万达集团已经撤销金融集团,金融集团旗下的业务也大部分售卖。

今年1月12日万达集团2018年年会中,王健林表示旗下万达商管要在2019年完全剥离房地产业务。当然,在集团层面,万达不可能全盘放弃房地产,去地产化的万达要做门槛高、现金流稳定、有科技含量的生意,而是在有息负债总体逐年减少的情况下再做重资产。

据虎嗅披露:

王健林判断,中国经济正发生两大深刻变化。一是内需成为经济发展主动能。过去外贸、投资是主动能,现在内需是主动能。二是由商品消费为主转向服务消费为主。万达今后要紧紧抓住服务消费、体验消费产业,把这些产业做大做强。

在王健林看来,房地产是为了商管而存在的,他会议上表示:“地产集团为了保证商管每年开业50个广场,每年还需要力争上10到15个重资产项目,地产集团不追求销售额,而是为商管而存在。为了资本市场的需要,彻底把商业管理和地产业务剥离。”

万达轻资产分为两类,一种叫做投资类,一种叫做合作类。投资类就是别人出钱,万达帮别人找地、设计、建设、招商、竣工运营后移交给别人,其中还有一个资本化程序。合作类就是万达既不出钱,也不出地,觉得项目合适,跟别人签合同,帮别人建设,建成后租金三七分成,这是万达力推的模式。

“轻资产项目收入扣除所得税后就是利润,重资产项目租金虽然全归自己,但要扣除各种费用。万达商管越往后,租金收入含金量会越高。”王建林认为。

虽然往服务业的方向走,万达商管要成为一个纯粹的商业物业持有和运营管理商。但万达的“攒商圈,做配套”的逻辑并没有改变,不过换成了资本运作的方式,例如未来万达进军大健康产业,要引进国际一流的医院,但同样商圈越繁荣,万达的收益越高。

王健林打赌要输,马云要赢1个亿?

(图片来源 海洛)

王健林的这次甩“包袱”,这让人联想前多年前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与阿里巴巴掌门人马云打的一个赌:在2012年度“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现场颁奖对话中,王健林和马云对赌称,2020年,如果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份额占50%,王健林给马云1个亿,如果没到,则由马云给王健林1个亿。

2020年尚未到来,万达百货这一万达集团旗下最重要的实体商业载体却已被“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的苏宁易购纳入旗下,或许已能看出这一对赌的结局——在2020年,很难再将电商和实体商业区分开来,两者的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实体商业必然会与电商相结合,加入数字化技术,形成全场景体验的新业态。

换句话说,没有接入互联网等数字技术的实体商业,很可能压根撑不到2020年。而到2020年,如果再将电商和实体商业作为对立面来分别统计销售额比较高低,未必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