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还在流浪万达影视回家 商誉涨至136亿王健林如何拆雷?

作为并购主体的万达电影原本商誉已达96.6亿元,A股影视板块中排名第一。商誉占净资产的比重高达76.45%,位列同板块上市公司第三,而行业均值仅为34.66%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大银幕上,那颗流浪的地球截至2月12日十七点已创造25.36亿元票房;现实生活中,已流浪了三年且因错失今年春节档最火爆电影投资权益遭来一顿讥嘲的万达影视,此前两天也似乎找到了归宿。

不过,作为同一体系的接盘者万达电影(002739.SZ),却还处在投资者冰冷的审视中。尽管农历新年后首个交易日微涨0.99%,但2月12日开盘即下挫1.46%,最终全天以跌0.57%至19.1元/股报收。

事实上,相对于万达影视95.7683%股权的105.2亿元交易对价,较2016年初始标记的372.04亿元已大幅缩水71.73%;甚至因交易股权被迫减少1.0579%,相比7个半月前的106.2亿元作价也少出1亿元。只是,一边是万达影视从2018年起四年内承诺净利润比预案高出7.66亿元至39.94亿元,一边是眼看带资入组的吴京后来居上博取至少4倍的收益,投资者的信心难免动摇。

不是没有好消息,毕竟王健林左右手对倒下有关“商誉”的难题相对易解。而坏消息是,万达电影的商誉已足够高,任何风吹草动都会令市场进一步看空。

从本质而言,长期由“买买买”引发的商誉堰塞湖——无论标的物是否原本姓“王”,正在危及这个中国民营资本经略的本土最大电影王国。2019年农历新年前的最后5个交易日,在没有大额计提商誉减值,也没有大幅下修年度业绩的前提下,万达电影股价走势出现15.24%的周跌幅。截至2019年2月1日,该公司19.02元/股收盘价较其52周高点下挫44.97%。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该公司此前发布的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全年预计归母净利润变动区间为12.9亿元至13.8亿元,同比下降15%至9%。

对于业绩低于预期的原因,该公司表示直接原因是2018年第4季度全国票房同比下降11%;单银幕产出下滑影响放映业务利润;2017年第4季度因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投资收益1.08亿元致可比基数较高。

然而,上述表达并无法充分解释万达电影股价本轮大幅下挫的根本原因。

Wind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前的最后一周交易日,影视指数成分股跌幅榜前三名的上市公司分别为大晟文化(600892.SH)、当代东方(000673.SZ)和万达影视。前两者的跌幅分别为27.42%和20%,且预计2018年全年亏损均超过10亿元,而业绩大幅下修的主要原因同为“子公司业绩未达预期,需要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要知道,在中国A股市场的影视板块中,2018年年度预亏最大的华录百纳(300291.SZ)股价同期的表现,却是1.3%的涨幅,而其拟计提商誉减值为3.5亿元,仅为该公司预亏上限的十分之一。

在2018年的业绩预告中,万达电影未就其商誉计提减值准备,但务必关注一个事实:通过近年来连续收购澳大利亚电影院线运营商Hoyts、时光网和万达传媒等标的,该公司累计商誉已达96.6亿元,在影视板块中排名第一。

同时,该数据占其净资产的比重高达76.45%,位列影视板块上市公司的第三位,而该行业均值仅34.66%。

“对万达电影来说,商誉减值测试改商誉摊销后,按照商誉摊销法,其巨额商誉将使得公司业绩面临巨大的下滑风险。”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投资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更麻烦的是,相较“业绩暴雷”公司一次性计提几乎全部商誉减值降低未来商誉摊销风险,万达电影的商誉金额在2月10日正式抛出的万达电影并购万达影视案后,无疑将进一步加磅。

据了解,截至2018年7月31日,万达影视100%股权母公司口径的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为51.61亿元,评估价值为110.01亿元,评估增值率达113.2%。

不过在交易实施前,由于万达电影欲通过发行股份方式并购万达影视,即属于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因此仅就本次交易而言,并不形成新的商誉。但上市公司备考财务报表较法定财务报表中新增的商誉为万达影视在历史收购过程中形成的商誉。因此,评估增值势必导致重组后的万达电影商誉再度上扬且幅度不小。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万达影视的商誉为39.31亿元,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为49.74%。根据上市公司按照备考合并财务报表编制基础编制的备考合并财务报表显示,未来万达电影的商誉金额将增至136.52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为43.75%,占净资产的比重为72.30%。

在业绩承诺方面,数据显示,该重组方案补偿义务主体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莘县融智兴业管理咨询中心(万达集团旗下有限合伙企业)和王健林夫人林宁承诺,万达影视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63亿元、8.88亿元、10.69亿元和12.74亿元。

万达影视审计报告显示,公司2016年至2018年1—7月分别实现净利润3.64亿元、5.97亿元和5.61亿元,预计2018年全年可实现净利润8.12亿元。

尽管该公司可以大概率完成业绩承诺,但事实上,如果按照重组方案8.88亿元调整前的2018年业绩承诺金额,若重组完成,万达电影计提商誉减值同样也是大概率事件。

另一方面,万达电影2018年四季度业绩下滑以及并购标的完成业绩承诺的情况,也刚好解释了去年11月份调整业绩承诺方案的原因。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对于那些万达电影或者王健林的拥趸,当业绩与商誉两座大山同时来袭,恐怕现在已无需“北京第三交通委”提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