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军勇猛善战,抗日骁将率部征战望江、潜山、桐城、安庆抗击日军

  民国时期的桂军勇猛善战,多出悍将、骁将。其中,一路拼打出来的莫敌,堪称是桂军军官中的一个典范。莫敌,字天纵,桂林市永福县坳上村人,1909年生,出身于耕读世家,幼读诗书。其父莫明华共养育四儿二女,莫敌排行第三,原名莫永福。时值国内军阀蹂躏,民不聊生,革命热潮深入人心,革命势力蓬勃发展。他年刚15岁,即抱投笔从戎之志,家庭不允,便私自考入广西贺县八步(今贺州市八步区)教导队。

  1926年毕业,随即参加国民革命军第七军部队,初任排长,北伐时在八玉集、龙潭诸战役中,因英勇立功,升任连长、少校副官,嗣后升中校营长等职,期间改名字以铭志。1936年回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一分校(南宁)高级班深造。七七事变点燃中国全面抗战之火,莫敌随部北上参加上海淞沪会战。

  1938年5月19日徐州失陷,国民党的皖北抗日部队向豫南、鄂北转移,部分退人大别山区,桂军第四十八军第一七六师驻潜山、桐城,有时活动于石牌、高河及安庆等地。日军先后攻占合肥、安庆、桐城、潜山。这一年,莫敌升任第一七六师第一。五六团(后整编为五二六团)上校团长。1938年6月15日,日本侵略军沿安合路直下,从高河埠分两路合攻潜山县城,拉开了潜山县城保卫战的序幕。驻防潜山的国民党军第二十一军两个师约万余人,依据有利地形,先在老岭头伏击敌人,后在皖对岸山上阻击渡河之敌,日军被击毙落水及受伤者千余人。

  6月17日,敌占领潜山。19日,国民党军队向山区转移。日军分两支,一支向太湖,一支向王家牌楼(今牌楼乡)尾追。当天夜里,日军用强大兵力进攻上、下石牌,桂军第四十八军第一七六师予敌重创,莫敌团参加了其中的战斗。日军陆续将兵力集结到潜山附近整休,准备进攻武汉。

  1938年7月26日、27日,日军从太湖起,分两路向凉亭河进犯。双方先在凉亭河烽火山、凉亭河街激战。驻守在太湖的桂军第四十八军第一三八师第四一三团及川军杨森部分兵力,共约2000多人,在县东山头堵击日军坂井支队。桂系第四十八军在凉亭河地区与敌激战两天,毙伤日军1000多人。8月4日,宿松县城失陷。8月中旬,第七十六军一部夜袭盘据先觉岭的日军座营,歼敌一批。8月27日,第一七六师前来增援凉亭河阻击战,几支部队一齐反攻,收复宿松县城。莫敌率兵守潜山县,历时两年,与日军作战23次。但该部奉命缩编,他去职旬日,潜山、怀宁沦陷于日军之手。

  1940年10月,驻安庆日军第一一六师团乘国民党军队缩编和换防之机,于16日黄昏,派遣第五冲锋大队下属3个中队,1个骑兵混合中队约千余人,携炮6门,分别从怀宁的月山、洪镇、甘露庵出发,向三桥突进,直奔潜山。18日拂晓,日军在两架飞机掩护下,与潜山守军第一七六师激战,10时许,潜山城陷。第一七六师决心收复潜山县城,由得命回任的莫敌第五二六团为主攻部队。

  日军占领仅过一天,在其他部队的配合下,一早莫敌即率部从北、西、南三面向县城发起猛烈进攻。城内日军仓皇应战,不到一个小时,日军支撑不住,由东门撤出,从梅城至安庆的古大道,向怀宁三桥逃窜。

  莫敌在攻城的同时,亦派出一支部队到怀宁四棵松一带,准备当日军撤退时,将其消灭在从梅城到四棵松约10公里的平畈和丘陵地区。不料,驻三桥的日军前来接应从梅城出逃的日军,抢先占领了四棵松高地,我方先前派出的埋伏部队没有占领到有利地形。这时,莫团追击部队也到了四棵松。双方展开激战,隔着珠流河对打,战斗暂处僵持状态。下午3点多,莫团派出一支精锐部队从茅庵绕至四棵松东北老河旁,对敌突然攻击。日军腹背受敌撤退,派出两架飞机,不断向莫团俯冲扫射,撤退的日军转为反扑,战斗更加激烈。莫团一位副营长怒火中烧,举枪向俯冲的敌机射击,飞机中枪着火,坠落于镇北的农田中。失去空中优势后,日军退到三桥。时近黄昏,莫团停止攻击,退到三桥对面的森林赤陡坳待命。

  经侦查,莫敌了解到日军是长蛇阵。是夜,他派出10多人的战斗小组潜入敌阵中间,向两头开火,引起东西两头的日军“乒乒乓乓”相互打了一通宵。天明后敌人才发现上当停止,但莫敌哪里让敌人喘气,立即下令部队发起进攻。一夜惊魂未定的日军,迅即向黄墩方向撤退。

  为夺回飞机残骸,日军组织了报复性袭击,第二天从横山岩方向来了大批日军,莫敌率部奋起抵抗。日军攻三桥、石牌均未得逞,害怕不知在哪里又被莫敌和第一七六师其他部队打,便缩进安庆城,28日战斗结束。莫敌令人将飞机拆散,运到后方以领赏和鼓舞士气。这场战斗历时3天,打死日本侵略军400多人,第一七六师伤亡多人。莫团这一仗,使日军见识了桂军的战斗力。

  在望江,首先开打的是县城保卫战。1938年安庆沦陷后,望江县长携印潜逃,县自卫队撤出县城,城防空虚,人心浮动,社会秩序混乱。新任县长徐惟一到职后,立即着手整编扩建团队,并紧急上报,由省政府调来驻防太湖的莫敌团,与自卫队分守吉水、杨长河一带阻击日军。1939年2月18日下午,日军2艘兵舰驶抵华阳,一股约300多人沿城华路偷袭县城,另一股约百余人沿江堤偷袭吉水。守军察觉后,立即阻击,毙敌10多人,日军受挫撤退。19日拂晓,正是农历正月初一,日舰复来,用炮火掩护杨长河南岸的日军攻城,守军英勇阻击,激战至中午,日军又不得不退回。

  20日清晨,日军第一一六师团第一二。联队千余人在3架飞机的掩护下,分三路推进,一路由城华路直逼县城,一路由孙家洲向城西龙家林侧攻,一路由雷港经柘格冲向城北进犯。莫团二营并不畏惧优势日军,营长彭伍指挥士兵,将两挺轻机枪架在东门奎文塔上,与西门守军组成火力网,封锁县城东南通道。一时炮聲轰鸣,烟雾腾空。不料小北门失守,日军蜂拥而入。县城军民由西门、大北门撤出,上午9时,县城沦陷。

  1939年中秋夜,莫敌率1个营、徐惟一率县自卫大队和挺进队约千人,袭击驻城日军。先遣队随带爬城工具,潜入莲池门,砍开城门,放进两个连,城门交吴万年部把守,接应后续部队。孰料吴部弃城门不守,入城抢劫。日军发现后,立即封锁四门,后续部队无法进入。城内发生巷战,日军在钵盂山、查合兴楼上架起机枪猛烈扫射。入城部队因地势不利,边打边撤,有的爬莲池门外撤时牺牲,有的辗转躲进青林寺、城隍庙。日军又纵火烧庙,附近8家店面和近百间居民房屋皆成瓦砾。因配合部队的祸误,入城部队大部殉难。像驻安庆周边的其他桂军一样,莫敌连连对安庆驻敌袭击,令驻安庆日军寝食难安。1939年5月5日,国民党第四十八军第一七六师丘清英旅以夜袭方式对安庆的日军进行首次袭击,莫团第三营组成预备队。此役毙敌甚多,丘旅阵亡官兵200多人。

  桐城是古道必经之处,而大横山处于安庆至桐城之间。日军占领安庆后,为了控制白兔湖、嬉子湖、高赛湖等沿江湖泊,打通贯穿安庆至武汉的桐城东、西大路陆上通道,从安庆经东西大路向武汉运送兵员、战略物资,数次派兵进犯大横山。为保卫大横山这一重要战略点,国民政府先后派出安徽省保安第五团、第一七六师等部队在此驻守,并在山上修“之”字形环山战壕4道,筑碉堡4座,其中主碉堡设在岭头制高点上,面积约40平方米。1938年至1944年间,中国军队与日军在此反复展开争夺战,有史可查的大小战斗就达7次,其中较大的战斗有两次。1939年9月28日,驻安庆日军300多人夜袭并占领了桐城练潭镇,继而于天亮时分向大横山发起进攻,莫敌率部在敌必经之道布下伏兵。双方激战一昼夜,莫部毙伤日军200多人,并乘胜追击,收复了练潭镇。

  1940年1月2日,莫敌率部袭安庆,歼敌百余,日军中尉野村被击毙。3月20日,莫敌部冲入安庆日军机场,焚汽油800多桶,机场大火冲天,浓烟滚滚。2月13日,国民党军便衣队在安庆机场炸毁敌机1架。4月1日,国民党军潜入安庆袭击日伪军,并焚仓库一所。5月27日,攻克安庆外围毛界桥等日伪军据点6处,击毙日伪军数百人。6月16日,国民党军在安庆外围大龙山与日伪军激战。

  1943年1月3日,日军兵分两路,袭击桐城县城,县政府及部分地方武装撤往桐西山区,在陈智铺猝遇日军,不战自溃。第五二六团三营奉命救援,途经蜜蜂尖遭日军狙击,40多人阵亡。日军侵占县城,三日后离去。同年4月,第五二六团夜袭已被日军占领两年的无城,捉到日伪县政府秘书吴可安、科长赵日峰等40多人,带到庐江县黄屯枪杀,周边的汉奸们此后膽战心惊。1944年3月2日,驻安庆日军进行大规模扫荡,进犯桐城练潭、大横山一线。莫敌部再次参加反击日军扫荡的战斗,击沉日军汽艇10多艘,毙伤敌几十人。

  不久,莫敌又遣便衣队潜入安庆城,捕获日军驻安庆司令长官在本城任株式会社经理的妻舅上村尊照,装入麻袋,运回潜山。日军司令得悉后致书莫敌,许以食盐、布匹、煤油等紧缺物资,请求释放妻舅,莫敌回信断然拒绝。日军司令再次来信欲以飞机轰炸相威胁,莫敌言称自己身为中国军人,守土有责,是不怕死的,决不离开指挥部,迎接挑战。日军飞机果然前来轰炸。莫敌令士兵在县城制高点天宁寨手举机枪对空射击,迫使敌机轰炸时不敢俯冲。虽未击落敌机,但莫敌也一直没有离开指挥部,反而将上村尊照转运至临时省会立煌。莫敌以战功升任第五战区第二挺进纵队少将副司令。

  抗战胜利后,莫敌职务有几次变动。解放战争初期,先后任第四十八军第一七六旅副旅长、定远和五河两地“清剿共军”指挥官、整编第四十六师第一七五旅副旅长。1948年在湖北横店,又从兵团部作战处处长调任桂军最精锐的第七军,任第一七一师师长。1949年八九月在湖南衡宝战役,该师在青树坪战斗中,被解放军第一四六师歼灭,莫敌逃脱,回到广西。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后,实施战略追击;而白崇禧败退广西之后,便把广西作为最后负隅顽抗的基地。他企图实施所谓的“总体战方案”,将全省划分为桂北、桂东、桂中、桂南、桂西和黔桂边6个军政区。每个军政区编辖两个行政专区,并颁给“广西反共救国军”1个新编军的番号,由军政区司令官兼任军长,每个军政区除配属1个正规师外,要求每个专区组建1个师,由专员兼任师长;每县组建1个团,由县长兼任团长。国民党桂北军政区司令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于1949年10月25日在桂林仓促组建,并新编第十三军,由周祖晃任中将司令官兼军长;蒋雄、莫敌任少将副司令官,莫敌同时任第十三军副军长兼第三十九师师长、桂林警备司令。后全省保安部队扩充为6个团、10个独立团和7个独立营。建立桂北纵队,司令莫敌,辖2个师,归桂北军政区指挥。

  桂林解放后,莫敌率领桂北纵队和桂林警备队及临桂县自卫大队,逃到永福县堡里山区。此后,已起义投诚的周祖晃接受解放军第四十九军首长的意见,电劝莫敌投降,莫敌拒绝接收电报。接着,永福县人民政府又派人给他送去劝降书,莫敌亦置之不理。劝降不成,解放军随即调第四四0团加强对莫敌北面的攻击,莫部死2人,被俘虏30多人,其中有1名副营长,被缴获机枪2挺、步枪20多支。12月20日,第四十九军军长钟伟设宴招待周祖晃等起义将领,席间向周祖晃问及莫敌的情况,要他多做莫敌的工作,使他早日放下武器。周祖晃当即答应通过无线电台与莫敌联系。此后,钟伟等还给莫敌写亲笔信,阐明当时的政局和人民解放军的政策。

  莫敌见大势已去,遂与解放军联系谈判,提出投降条件,请求投诚后自己去香港,由桂林军管会出通行证,行李不要检查。钟伟答应了他的要求。1949年12月22日,莫敌率所部1500多人接受改编。1950年初,桂林军管会按照协定,为他办理了到香港的手续,并派人护送出境。1962年,曾叱咤抗日战场的莫敌患病不治,年仅53岁,葬于香港葵涌芙蓉山顶墓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