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临不知道的知网是个啥?

翟天临难道是潘多拉魔盒?

刺猬公社 | 石灿、铁林

翟天临终于发声了。

一场直播引发的“惨案”

2月14日,翟天临在微博发出一封致歉信。称是虚荣心和侥幸心让其迷失了自己,愿意积极配合北京电影学院的一切调查,并正式申请退出北大博士后科研流动站的相关工作。

影视演员翟天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2006级表演本科班,是该校2014级博士研究生(2018年毕业)。2017年,他参演的年代剧《白鹿原》播出,在剧中饰演白孝文一角。

1月31日,翟天临在自己的个人微博上晒出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录用通知书,不少国内知名明星在评论区表示“优秀”“羡慕”“有文化”。在那一刻,翟天临坐实了学霸的角色。

这一切的转折源于一个直播视频。

“想问,他的博士论文能不能在知……网搜到?知网是什么东西呀?”翟天临在一场回答网友问题的直播里,问了一遍后,看了看镜头,他又问了一遍,“知网是个什么东西呀?……这都什么问题啊?”

从2月7日开始,微博上出现大规模的质疑声,其中,一个叫@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的账号格外引人注目,该账号从2018年翟天临临近博士毕业时就开始沿着时间线,调查他的论文,该账号发现,不但没有在核心期刊找到翟天临的论文,连学位论文也没有找到。

有网友对翟天临在读博期间的活动做了个汇总,结果发现,在4年时间里,他至少主演了11部戏、参演了7部戏、做了24个代言、录了17个综艺。

在常规认知中,博士是没有那么多时间一边参加工作,一边搞研究的。

根据北京电影学院博士毕业的相关要求,翟天临在答辩之前应该提交2篇论文,且对论文的刊载刊物有较高要求。

但是,翟天临的论文无法达到数量要求。

让人更尴尬的一点在于,娱乐媒体“头条娱乐”查阅到翟天临在北京电影学院就读硕士研究生时的毕业论文——《“英雄”本是“普通人”——试论表演创作中的英雄形象与人性》,与知名演员陈坤的大学本科毕业论文——《性格化表演之我见》有较大重复率。

知网查重结果显示,两篇论文的重复字数过万,重复比达36.2%,达到知网“疑似剽窃观点”和“疑似剽窃文字表述”的指标,单篇最大重复字数为1791字。

2月11日晚,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发出声明称,将根据其博士学位授予单位的调查结论做出处理。

翟天临是北京电影学院2014级博士研究生,他发出声明同日,北京电影学院对该事件发表情况说明,说明称,北电目前已进入正式调查阶段并通知翟天临本人,相关问题一经查实,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本以为翟天临的致歉信发出后便能灭掉一些不忿之声,谁知道,微博账号@央证公开课 将他的致歉信放到知网进行查重,“你也太不让哥好接受了,道歉信重复率竟然20.2%……”

啥是知网

在整个事件中,知网是引出翟天临学术漏洞的关键,但大家的焦点大多集中在了翟天临学术造假上,有网友愤愤不平,闹剧发生到现在,居然没几个人抨击一下知网。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呢?翟天临口中的“知网是什么东西呀?”

资料显示,网友口中的知网全名中国知网,是知识工程“中国国家知识基础设施”的主要访问平台,前身《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成立于1996年,1999年实现网络化,由清华大学主办,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成立的第一家连续电子出版物机构,与全国上万家文献出版机构合作,构成了中国最大的数字化知识资源出版联盟。提供CNKI源数据库、外文类、工业类、农业类、医药卫生类、经济类和教育类多种数据库。

知网主要做To B业务,产品销售对象是全国各大高校和科研机构,每年这些高校和科研机构要花十万、百万甚至千万级别的资金在知网身上,而且越来越高。

在垄断控价、市场机制不健全、政策规划不完善、侵权频发、文献资源同质化严重等情况下,知网的竞争对手万方、维普、超星等文献数据库检索平台,一直处于低频发展状态,抢占不了知网的大市场。

近年来,知网一直被冠以“垄断”名号,上一次反抗性爆发事件发生在2016年,北京大学官网上贴出中国知网即将停用的通知,通知称,“图书馆订购的‘中国期刊网’(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2015年合同期已到,由于数据库商涨价过高,图书馆目前正在全力与对方进行2016年的续订谈判,上一年度合同截止到2016年3月31日,期满后数据库商随时可能中断北大的访问服务。”

当年知网方面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公司长期以来在行业内十分重视信誉问题,“我们是能站得住脚的。”

除了北京大学外,2016年,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因涨价决定停用知网。据《南方周末》报道,2010年-2016年,知网对该校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 。2013年,云南高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旗下所属的近十所高校,因其涨幅过高停用知网。

没过多久,知网发布《关于媒体报道不实之处的说明》称,“那些报纸宣扬我司在武汉理工大学等涨价超过50%,甚至100%以上,借此炒作‘五年内采购经费翻番’、‘图书馆经费增长跟不上知网涨价’,纯属捏造。该馆采购经费大度增长的原因,是采购了新的数据库产品。”

《说明》还称,数据库每年有公开报价和稳定的调价规则。定价依据是出版内容的数量、质量和产品的增值服务功能。产品的研发、出版成本每年不同,适当提高产品的基本价格是有充分依据的。

高校是知网内容的主要来源地,同时也是知网内容使用方,但即便是在现在,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写的论文放在知网上,还是要收费?

知网是同方股份旗下公司,根据同方股份2017年财报,同方知网的营收为9.72亿元,净利润高达1.96亿元,毛利率高达61.23%。据公告资料,知网收录的文章,一部分来自其购买版权的期刊,其余部分则直接来自原作者,对于来源期刊的文章,知网并不向文章作者支付费用。

根据知网方面在2016年的声明可查,这种情况主要分为两点:知网通过期刊编辑部间接支付作者稿酬;知网通过研究生培养单位间接支付稿酬。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询问了几位硕士研究生后,他们并不知道有上述两种情况的任何稿酬情况。两位匿名硕士研究生说,在研究生阶段,有时候发表论文还得花钱。一位匿名博士研究生说,知网给稿酬没听过,她的稿费一般都是期刊给的。

2010年,北京大学曾组织上海交通大学、武汉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复旦大学等高校图书馆,成立了中国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采购联盟,以对抗知网的“垄断”地位,但最后以失败告终。

后来,在云南、湖北、山东、安徽、河北等地高校都出现过知网停用又重启的情况。

因为很多独家内容都会集中到知网上,人们不论是阅读还是下载,都需要在这一个平台上进行操作,其他平台一旦出现知网独家内容,便会面临侵权风险,这也造成了知网“垄断经营”的说法。

知网曾辩解称,“获得资源的独家授权,不是法律禁止的‘垄断经营’”,“一般作品的复制成本低,而出版社的品牌成本很高,一个作品多家使用,必然导致品牌无效的恶性竞争,整个产业无法生存。”

2016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牵头承建的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文献中心正式上线,主要提供人文社科类文献数据,而不提供自然科学方面的数据。

当年,微博大V“资源帝”陆浑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官方向大众提供学术资源并不新鲜。开放获取运动的推动者就包括公共图书馆、政府机构、学术机构、研究者、出版机构等等。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有不少政府机构的网页上就挂着数据库,其中有些就是免费的。越来越多的学术杂志,也在自己的官网免费提供已出的各期电子版供读者免费下载。”

在澎湃新闻的采访中,陆浑戎还认为,除了收费过高之外,知网这样的平台在客观上造成了学术成果获取的新障碍。“学术成果有其特殊性,研究者通常并不指望通过其产品直接获得金钱上的回报,他们更看重的是传播自己的成果,进而获得相应的影响力以促进专业发展。学术成果的上述特性,乃是开放获取(Open Access)运动的重要基石之一。”

国外也有类似的情况。据DeepTech深科技报道,全球一半以上的研究成果都是由 5 大集团出版的:Reed-Elsevier(里德-爱思唯尔),Wiley-Blackwell,Springer(施普林格),Taylor & Francis(泰勒弗朗西斯),以及根据采取标准的不同,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美国化学学会)或 Sage Publishing(塞奇出版公司)。垄断为出版集团带来巨额利润。

正如陆浑戎所说,类似的垄断也引起了国外研究者的反抗,比如全球最大盗版学术网站Sci-Hub的出现。

“知网”成翟天临事件新焦点

并不被大众所熟知的知网在“翟天临”事件后,顺道成为了焦点。微博微指数显示,过去一周内,知网在微博的指数与“翟天临”的指数同时上涨。知网的定价问题与版权问题等,也在此次风波中被重新翻出。

论文抄袭、论文代写,在大学校园中并不少见,国内大学教育通常被形容为“严进宽出”,国外的大学教育则是“宽进严出”,前者并不利于形成良好的学术教育氛围。

北电教授谢飞在昨日晚间发文,认为在重视技能训练的艺术学院,没有必要开设纯理论研究型的博士研究生教学,研究型的学位则无需兼顾技能训练,只需注重研究能力,理论分析,和学术水平。

目前来看,翟天临事件对于其本人的影响是最大的。“污点”艺人的作品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影响,比如此前的吴秀波等。谢飞在他的文章中还提到一点,对犯过错误、有污点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千万不要一棍子打死。一些有过污点的艺术工作者,接受相应的法律和行政处理之后,他就应该享有一切公民应有的工作和生活权利。

知网是国内研究人员最优质的资源库,学生对查重的刚需,本身也能反映出一定的问题。

翟天临的自爆或许只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跑出来的是非才是重点。

石 灿

关注资讯社交平台、泛媒体领域

添加时烦请注明姓名、机构、职务

铁 林

关注资讯社交平台、泛媒体领域

添加时烦请注明姓名、机构、职务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媒体

微博 @刺猬公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