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盏燃了200年的徽州鱼灯,带你游回小时候

这里就是国家地理!

回忆儿时元宵节,头戴虎头帽的小小的我们,小红脸、厚棉裤,提着小灯笼看绚烂的礼花在夜空绽放,冷风拂面却热火朝天,嬉闹的我们秉烛夜游满心欢喜。在春节的尾声阶段,幼小的心灵再也按捺不住纯真的期待,热热闹闹的,五彩斑斓的。而转眼如今,你还记得儿时过元宵节时的心情吗?愿那花灯不灭,愿你童心重燃。

春去秋来,岁月如流

游子伤漂泊

回忆儿时,家居嬉戏

光景宛如昨

茅屋三椽,老梅一树

树底迷藏捉

高枝啼鸟,小川游鱼

曾把闲情托

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

儿时欢乐,

斯乐不可作。

——李叔同《忆儿时》

撰文、摄影:樊鑫(方托马斯)

汪满田鱼灯会,是徽州的年俗,更是年轻的狂欢。它是朝气蓬勃的传统,更是古老悠久的时尚。(汪满田,村名,位于安徽省黄山市歙县溪头镇西北方)

南宋《新安志》曾这样描述徽州,“山限壤隔,民不染他俗”。 自古以来,徽州地区封闭偏隅的地理特性,决定了这里民俗文化的别具一格和源远流长。即使在今天的皖南山区,往往也只是翻过一两个山头,乡音和风俗就会有明显差异。虽然在现代文明冲击下,徽州许多地方的传统年俗已渐失传,但在这座相对文化保存完整的古村之中,依旧有一些鲜活纯真的民俗活动传承于千村万户之中。

兴奋夹杂着好奇,闪闪的鱼灯里载满了幻想,是孩子们的童话。

安徽歙县,鱼灯会是汪满田村传统的年俗活动,迄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每年春节期间,灯会从正月初一一直持续到正月十六。正月十六是鱼灯节的最后一天,也是最热闹的一天,一年一度鱼灯会在画上句号时达到高潮。鱼灯会是汪满田村每年最隆重的民俗活动,这里的村民相信,嬉鱼灯能给家族和村庄带来一年的平安和幸运,是每年春节不可或缺的祈福活动。

白天,孩子们在村中的祠堂里忙于鱼灯会的准备,一些有经验的大人也会穿插其中,帮助年轻人插烛描灯以及嬉灯练习,负责完成自己传帮带的任务。

哥哥帮弟弟为小鱼灯描上最后几笔

到了能自己制作鱼灯的年纪,小伙子自然当仁不让

年纪太小,不能做鱼灯,但总能助个威。

和大部分民俗活动由族中长者来主持操作不同,汪满田鱼灯会有一个奇特的规矩,从开始筹备到灯会结束,几乎所有工作都是由村中未成年人组成的鱼灯队来完成。灯会活动的资金也是由“小鱼头”们事先从村中各家募集而来。鱼灯会的队伍一般以支祠为单位组成,汪满田村共有六个支祠,所以每年的鱼灯会都会有六支鱼灯队共同参与完成。

正月初六前后,每个支祠的孩子们会选出自己队伍的“小鱼头”,然后这六个“小鱼头”会聚到村中的汪氏宗祠,从中再选出当年鱼灯会的“总鱼头”。“总鱼头”的权力和责任都很大,除了要安排好自己支祠鱼灯队的活动,还要负责协调指挥整个鱼灯会的通告、出灯、祭祀等各环节工作,遇到一些重大决策时,“总鱼头”还要组织鱼头班子共同商讨决定。而大人们最多就是帮着孩子们打打下手,干干粗活,不会参与活动的讨论决策。

天刚一擦黑,迫不及待的孩子们就点亮了自己的小鱼灯。

今天,无论是在徽州还是在中国其他地方,很多传统文化活动都是因缺乏后人参与而难以为继。而汪满田鱼灯能被完好的传承至今,这与它激发后人、不拘一格的举办形式有着重要关系。

孩子平时和爸爸住在县城,元宵节一家人特地赶回村里奶奶家,就是为了参加鱼灯会,小鱼灯是本家哥哥下午刚刚为他做好的。

夜幕降临,所有鱼灯会在规定时间前全部来到宗祠前的石桥上聚齐。等吉时一到,发灯活动正式开始。此时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一盏盏鱼灯接踵而行,各只鱼灯队伍沿着事先规划好的路线,钻胡同走巷弄,时而奔走,时而嬉戏,时而庄重行礼。片刻的功夫,大大小小的鱼灯便散落开来,星星点点照亮了整个山村。从高处望去,仿佛一池红鲤穿梭戏水。

插烛不能太早,蜡烛的燃烧要能保证持续到嬉灯结束。

鱼灯每过人家,主人都会在门口点燃鞭炮以示欢迎,灯队则驻足嬉闹,领头的鱼灯作出摆尾吐水的姿态,报以祝福感谢。一些当年新娶媳妇或添丁进口的人家,还会另外赞助灯队烛火烟花,宴请鱼灯队员,以期神灵保佑家族人丁兴旺。

要做到首尾呼应灵动,头灯每个位置的队员都要充分沟通。

虽然吉时还未到,鱼灯队伍已经按捺不住地激动起来。

吉时到,以礼花为号,鱼灯翩翩起舞。

鱼灯的尾部一般都由“鱼头”来把控,一只鱼灯的行进速度和姿态是否灵活全靠领导掌舵。

而鱼头是整个鱼灯的重量所在,一定要青壮年们合力把持,行进起来方能“如鱼得水”。

灯会的最后阶段,各队鱼灯从不同方向汇合在村中操场上,开始自由自在地嬉戏玩闹,起舞狂欢。经过一整晚的铺垫热身,此时的年轻人们已经完全兴奋起来,所有的仪式和俗套都被暂时放在一边,鱼灯会变成了一个朝气蓬勃的游乐场,他们高举鱼灯,呐喊着欢叫着追逐着烟火奔跑。即使是再矜持的旁观者,此刻也会被这些年轻欢快的面容感染,不由得擎起灯杆,加入到他们的狂欢派对。和孩子们一起呐喊,一起狂奔,任晚风夹杂着烟火扑面而过。

灯火下,年轻的多巴胺点燃了古老的荷尔蒙

两鱼相逗,并不互相接触,只是比谁的游姿更为活泼灵动

鱼灯伴随着这帮孩子从小到大的成长,现在的他们已经是各支鱼灯队的主力队员了。

“鱼头”汪丽君,一个在省城上学的大三学生,柔弱秀丽的外表下,有不让须眉的豪气。也是最不像“鱼头”的“鱼头”。为了准备这次鱼灯会,她特地推迟了回校时间。

午夜将至,一束束烟花在汪满田的天空次第绽放,这是灯会最后的欢庆,也是新年最早的祈福。

喧嚣之后,是待来年再重整的旗鼓。

自从告别了童年,

这么多年再少有“欢度”春节的感觉。

而在这个元宵节的夜晚,

我却重拾到久违的欢愉,

仿佛回到小时候,

仿佛回到很久以前。

(本图摄影: HUZZATUL MURSALIN,你来掌镜)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国家地理中文网”

今天点一下“好看”

明天的文章会更好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