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 我会不会死?”4岁重症男童一句话让妈妈崩溃痛哭

“从做骨穿的时候孩子就问我:妈妈,我会不会死?孩子看到我突然掩面大哭,从此后他就再也不问了,他才4岁,就已经很懂事,很坚强。孩子咬牙忍痛的样子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身为大人却不能帮他减轻丝毫痛苦。”在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的血液科病房里,刚做完骨穿的豪豪躺在病床上慢慢睡着了。一旁的妈妈袁满英看着儿子满脸愁容,她多希望眼前的这一切只是一场虚幻的梦,梦醒来儿子安然无恙。

今年38岁的袁满英来自河南省民权县于堂村。她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老实能干的丈夫,一双可爱的儿女,公公婆婆虽然年纪大,但身体还算硬朗。袁满英和丈夫在小儿子俊豪出生后便做起了批发水果的小生意,虽说日出晚归但日子也充实。然而上天好像是妒忌这样平凡的一家人,幸福就此戛然而止。

2017年11月5号晚上,3岁的豪豪突然发起高烧,袁满英带着儿子去往县医院治疗8天,病情反而加重,又再次来到河南省肿瘤医院,2天后结果出来了。当袁满英看到豪豪诊断证明上的结果,一瞬间全身的血液犹如被冻住,让她久久不能回神,那上面写着“髓系白血病”。

医生把袁满英拉到一旁,告诉她,髓系白血病和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不一样,这病需要尽快做移植,否则在化疗期间,复发率会很高,且复发速度也很快。看着病床上儿子的苍白面容,袁满英心在滴血,儿子,妈妈一定想办法治好你。

医生根据俊豪的身体状况给他制定了化疗方案。很快 5个疗程的化疗做完,眼看就要移植,俊豪的身体状况再次出现意外,因长期的化疗造成自身免疫力较低而导致肺部感染,为了控制感染,小小的他学会了自己给自己做雾化。“我可以自己做,有时候妈妈看着我经常会哭,我不想让妈妈哭。我乖一些,妈妈就不会不开心。”

2019年的1月1号,各家各户都在欢喜庆祝元旦,而袁满英在医生的建议下和丈夫带着豪豪风尘仆仆的从河南来到了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来之前,医生告诉袁满英,豪豪的肺部感染已经越发严重,现在用药也控制不住癌细胞的快速蔓延,因此建议到大医院进行治疗。

达陆道培医院后再次对豪豪进行一系列检查,医生建议先控制肺部感染,稳定后在移植。到现在近两个月的时间,光是治疗肺部感染和一次化疗就已经花费近20万元。“这里不比老家的医院,老家医院做一次化疗基本上是2万左右,最多的一次也是因为肺部感染花了4万,而在这里两个月不到就花了20万。我们就算再省吃俭用也仍然是杯水车薪。” 袁满英说,在陆道培医院的费用他们已经支付不起,但已经到这步了怎么也不能放弃。

“为给孩子治病我们跑了很多家医院,只要是别人说好的,哪怕是再远收费再贵,我们都尽最大努力。他爸爸过年前本来是在工地干活,但因为天气问题工地也停了,没法只能找些杂活儿去干,时间不固定,有时候是晚上,有时候是白天,下班还要来抽空来医院看孩子,大年初一和十五我们一家三口是都在医院过得,也不知道家里的老人身体咋样了。”

据袁满英说,年前本来奶奶养了十几只鸡留着给豪豪补身体,可谁知道全被黄鼠狼给吃了,奶奶连着抹了好几天的泪。豪豪后期的费用还在未知数,家里人仍然在奔波医药费的路上。

如果您愿意帮助孩子,请您点击捐款链接:4岁小白复发需移植。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他们献上一点爱心。或者打开微信- 支付-腾讯公益-搜索:4岁小白复发需移植。(图文/毕大鹏 赵闪 编辑/毕大鹏)更多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黑土影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腾讯新闻邀您参与日行一善】

新闻时刻在发生,有家庭因病痛历经苦难,有人因贫困而挣扎……总有善良的力量,在帮助困境中的人们,腾讯新闻联合公益机构、萤火计划摄影师、爱心企业搭建“日行一善”公益平台,只需捐出您的阅读时长,爱心企业将配捐善款。每天做一点,小善成大爱。暖心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