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吐、休克、内脏掉出体外,讲一个“出血惨重”的真实故事

今天的故事,发生在 40 多年前。

故事的主人翁叫夏尔·莫内,一个帅气的法国博物学家。

法国人多少有一点浪漫,这一年的圣诞假期,他决定要过得不一样,他要带着自己的女伴,到肯尼亚的埃尔贡火山旅行。

埃尔贡火山

埃尔贡火山坐落于乌干达和肯尼亚的边境,居住着各种部落的人口,其中一小部分,被划分成森林国家公园。七百多万年前,埃尔贡火山有一次强烈的爆炸,火山灰将原来的雨林覆盖,在火山灰上,有生成了一片新的雨林。

夏尔·莫内和他的女伴,在雨林里扎营并度过了甜蜜的几天,元旦过后,他俩踏着象群,顺着山谷,穿过丛生的橄榄树和草地,找到了这个公园内最大的天然洞穴——奇塔姆洞

岩洞里布满绿色的粘液,这种恶心的东西,是以植物为生的果蝠的排泄物

染病

莫内和朋友在洞里漫步游览了一整天,用手电筒照亮了洞穴里湿冷的石头。

没有人知道他有没有伸手去摸那些尖锐的石头,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否碰触了那些果蝠的排泄物……

元旦探访奇塔姆洞后的第七天,也就是那年的 1 月 8 日,莫内感觉到眼珠后阵阵的隐痛,太阳穴也开始痛,阿司匹林一点用处都没有,疼痛甚至蔓延到整个背部。

头痛第三天,他开始恶心、高烧和呕吐。随着呕吐越来越严重,最后变成了干呕。

眼睛是最早出现变化的,先是开始睁不开了,眼皮耷拉着,眼珠子像凝固了一样,然后慢慢变得鲜红。然后皮肤发黄,出现了一片片鲜艳的红斑。

电影《极度恐慌》剧照,故事用这种病毒作为原型设计情节

家人把他送去了医院,但医生给他注射抗生素以后毫无作用,他们建议转送病人去内罗毕医院,那里有非洲东部最好的私立医院。在飞机上,他的情况越来越不对劲。

他用晕机袋捂住嘴巴,从肺部深处咳嗽,抬头的时候,嘴唇上混有黑色斑块的红色粘液。眼睛已经变得像红宝石,任何人看到都必定会被吓到。脸上身上的红斑已经扩散了,变成了大块的紫色团块,以至于远远看去,他的整个头部都是黑青色的。脸部更是像要溶解一样,肌肉开始下垂。

呕吐似乎引起了鼻腔血管的破裂,他开始流鼻血。鼻血鲜红而且喷薄而出,滴在牙齿和下巴下,血怎么都止不住,因为凝血因子已经耗竭了……

最后,他瘫坐在座位里,周围所有乘客都退得远远的,并在窃窃私语关于他的死活。

死亡

他很幸运地没有在飞机上死去,而是被送到了内罗毕的医院。

送到医院的时候,他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他感到眩晕,并且感到极度虚弱。他的脊梁塌下来,松弛无力,失去了平衡感让他即便躺倒在床上依然天旋地转。

但他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随即进入了休克状态

突然,他发出一声痉挛般的呻吟,胃里涌出巨量血液;他已经失去了知觉,但是生理反应还是驱使他不断呕吐出血液和黑色的物质。这时,一团湿滑的东西从床上掉下来,那是他的内脏!

埃博拉病人陈尸街头数日,全身呈融化状出血

他的大肠完全打开,血液从肛门往外喷射,血液里混着肠壁组织,肠壁组织脱落,随着大量鲜血一同排出体外,掉在床下的,正是他自己的内脏!

候诊室里每一个人都被这样的场面震住了,即使最有经验的医生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所有人都慌忙地遮住口鼻在躲闪。甚至没有一个医生敢上前查看他的情况。

他血液流尽了。

神秘病毒

上面的故事,是真实发生的。

普林斯顿大学的英文博士理查德·普雷斯顿(Richard Preston),在自己的纪实著作《血疫》中,记载早年能被追溯到的一起非洲发生的马尔堡病毒感染疫情。

2014 年在塞拉利昂发生的疫情

马尔堡病毒病(以前曾称为马尔堡出血热)是一种严重的人类疾病,通常是具有致命性的。

马尔堡是一个地方名,在德国。1967 年,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记录到这种疾病的年份,当时在德国马尔堡发生了一种病死率超过 88% 的疾病,于是人们开始认识到这种病毒,并以第一次发现这种病毒的地方为这种病毒命名

马尔堡和埃博拉病毒感染非常相似,二者均属罕见病,并且可以引起致死率很高的大型疫情;两者同属于丝状病毒科的成员,且两种疾病在临床上高度相似,都是以“出血”作为核心表现展现的

左边:马尔堡病毒

右边:埃博拉病毒

所以包括在《血疫》这本书里,也将多个地方发生的马尔堡疫情和埃博拉疫情并行介绍。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人类第一例埃博拉感染疫情,是在 1976 年,在两起同时发生的疫情中首次出现的,一起疫情发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靠近埃博拉河的一个村庄,另一起出现在苏丹一个边远地区。

宁静美丽的埃博拉河

埃博拉病毒,也因这条美丽的河流得名。埃博拉病毒病(以往称作埃博拉出血热)是由丝状病毒科的埃博拉病毒导致的一种严重且往往致命的疾病,死亡率高达 90%。

病毒的起源尚不得而知。但从现有证据来看,果蝠(狐蝠科)可能是埃博拉病毒的一个宿主。

什么人最容易感染?

疫情期间,卫生工作者;与感染者存在密切接触的家庭成员或其他人;在葬礼期间与尸体发生直接接触的哀悼者,都容易成为感染的目标。

2014 年,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外科医生马丁·萨利亚(Martin Salia)在美国死亡| 纽约时报中文网

萨利亚是塞拉利昂公民,但生活在马里兰州。他曾在塞拉利亚首都弗里敦的基西联合卫理公会医院(Kissy United Methodist Hospital)担任普通外科医生。在工作期间他感染了埃博拉,被接返美国后,在奥哈马一所生物研究中心接受治疗。

位于奥马哈的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Nebraska Medical Cente)主任杰弗里·P·戈尔德(Jeffrey P. Gold)曾经非常痛心地表示,“我们最大程度地进行了支持性护理,并使用了各种可用的先进技术,试图挽救他的生命。但即便这是晚期埃博拉患者的最佳治疗地点,即便我们可以利用最现代的技术,一旦患者达到危重临界点,也都不足以挽救患者。”

人们通过接触(通常在屠宰、烹饪或食用时接触)被感染的动物或通过接触被感染人的体液而遭到感染。多数病例是人际传播造成的。感染者的血液、其它体液或分泌物(粪便、尿液、唾液和精液)通过破损皮肤或粘膜进入健康人体,即会造成人际感染。

当健康人的破损皮肤或粘膜与受感染者体液污染的物品或环境发生接触时,也可发生感染。被污染的物品包括脏衣物、床单、手套、防护装备和医疗废物(如用过的皮下注射器)等。

但大家不用担忧,在中国,目前是没有发生过埃博拉疫情的。发生过埃博拉疫情的时间和地点,老恭给大家整理了出来:

埃博拉病毒既往疫情年表

* 包括疑似、可能和确诊的埃博拉病毒病病例 |信息来源:WHO;制表:老恭

2014 年 8 月 14 日,日内瓦世卫组织重申,埃博拉病毒经航空旅行传播的风险依然很低。世界组织全球预警和应对部门主任伊莎贝拉·纳托尔博士(Dr.Isabelle Nuttall)指出,埃博拉不通过空气传播,这种病毒只通过与患者体液直接接触传播。

但是,如果大家有去以上疫区旅游的打算,就请牢记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见下图):

1. 在旅行的途中:出现发热、乏力、头痛、肌肉痛,或者合并呕吐、腹泻、出血,一定要告诉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

2. 到达或离开疫区:最好不要触碰有可疑症状的人,尤其是尸体,如果接触一定要好好洗手并用酒精消毒。

参考资料

1. https://cn.nytimes.com/usa/20141118/c18omaha/

2. 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ebola-virus-disease

3. https://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_marburg/zh/

4. Preston R. The hot zone: the terrifying true story of the origins of the Ebola virus[J]. Anchor, Harpswell, ME, 1995.

作者:深圳疾控-恭卫仁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