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包界爱迪生:发明这些“没用”的背包,让我觉得自己挺有用

张仁兵来自山东省青岛市,今年36岁,是一位皮具手艺人,也是一个因为在网络上发了很多奇葩包视频而小有名气的“网红”。他出生在山东菏泽的农村,由于家境贫寒,高中还没毕业就进城打工,从皮革厂的流水线工人,到皮包打版师,再到辞职创业开工厂。在皮具制作这一领域,他摸爬滚打了小20年。

摄影&视频/正和 编辑/夏天

出品/腾讯新闻 腾讯图片

看奇葩包如何产生

2019年2月底的一天,在山东青岛即墨区南部的一个小型工业园里,张仁兵早已经开始了他新一年的工作。此时,他租用的厂房里冷冷清清,没有一个工人,厂房角落里堆放着很多皮革材料,各种缝纫机械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在这里,他正在制作他的新创意——锦鲤包。

去年,由于各种原因,他的创业之路走到了尽头儿。苟延残喘之际,他在朋友的介绍下,试着做了一些搞笑奇葩皮包,发在短视频平台上。张仁兵怎么也不会想到,做了20年“正儿八经”的皮包,他仍默默无闻,让他出名的,反而是这些“最没用”的包。

张仁兵回忆,他从小就有手工制作的天赋,经常在父亲的指导下自己动手做玩具,陀螺、木头枪什么的他都做过。长大以后,张仁兵对美术产生兴趣,一有时间就自学绘画。张仁兵:“那时候我就觉得,我注定是个匠人。”

张仁兵高一那年,父亲生了一场大病,于是他也决定辍学去城里打工,帮家里减轻负担。在2000年,张仁兵来到了哥哥、姐姐所在的皮革厂,当起了流水线磨皮工人,每天的工作就是磨皮子、敲钉子。两年之后,他就成了厂里工资最高的磨皮工人。

后来,不安于现状的张仁兵想学点真正的技术。2005年,张仁兵去了另一家韩资工厂,从头做起。在那里,他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做包技术。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很多老工人不愿意将自己的技术传授给别人,他不得不偷瞄老师傅的做法,记在心里,回宿舍后再写在笔记本中,自己琢磨。几年时间,他写出了一本皮包制作的教程,上面记录着皮具制作的各种工艺和很多皮包的版型图,他也因此成了工厂里的名人。

2007年,张仁兵毛遂自荐成为了一名打版师。几年时间里,他也一路晋升,从打版师成为了部门管理者。

就在一切都平稳发展之时,转折发生了。那是2009年,张仁兵的大儿子出生了,为了能多挣点钱,同时也多陪陪家人,他决定辞职创业。

那一年张仁兵揣着打工攒下的1万元,开始了创业之旅。他租了一间民房,买了两台缝纫机,找表妹来做自己的员工,从青岛外资企业的代理加工厂接一些零部件加工的活儿,维持着生计。

创业初期那几年,张仁兵都是小打小闹,没挣到大钱。2015年,张仁兵和姐姐合伙租了一个更大的场地,但是因为行情不好,他们接到的订单一年比一年少。姐姐退出了,工人也都走了。

不服输的张仁兵决定再拼一把,他把刚在青岛买的房子卖了,把50万元房款投入到工厂里。这一次,他决定做自己的品牌。

张仁兵先是花两万元买了一个水龙头品牌的商标,之后开始没日没夜地做包,他按照欧美标准做了几百个质量上乘的背包,但是因为缺乏销售经验,销量极其惨淡,工人的工资都挣不出来。

卖房创业不久后,张仁兵的小儿子出生了,他成了两个孩子的爸爸。面对前所未有的经济压力,张仁兵受到家人的集体质疑。亲戚朋友都劝他收手,继续进工厂打工挣钱。

那一段时间,张仁兵开始怀疑人生,“创业虽然失败,但生活还得继续”。那时候的张仁兵开始想退路了。张仁兵是幸运的,他所热爱的事业没有让他彻底失望。

2018年9月份,朋友提醒他不能闭门造车,让他拍点做包的视频,发到短视频平台,提高知名度。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张仁兵接受了朋友的建议。

“我开始和我弟弟一起合作,拍一些我加工皮具的视频,传到网上。”张仁兵想“做普通的包没意思,要做就做别人没做过的包”。想来想去,张仁兵决定玩点夸张的创意。

“我喜欢武侠,小时候还幻想自己是拿着宝剑走天下的大侠。”他的第一个奇葩包——大宝剑包,就这样诞生了。

随着第一个奇葩包的诞生,张仁兵的脑洞大开,紧接着他又做了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屠龙刀包”、“日晷包”、“脸谱包”,还利用中国成语和典故,创作了“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大树包”、寓意着“背黑锅”的“黑锅包”。这些包的视频播放量都很高,少则十几万,多则几百万。

去年年底,他更是下血本,用价值4000多元的原材料,制作了一个高1.6米的大双肩包车。这个大双肩包车外形是双肩皮包,背带、口袋一应俱全,包底下还装了电瓶、电动机和车轮。他花了一个月时间制作,完成后拍了几段开双肩包车进车位的短视频,其中一段播放量超过700万,这下张仁兵彻底火了。

张仁兵说:“发视频的那一天,涨了两万粉丝,我都懵了。说来有趣,这些‘没用’的包让我觉得我的手艺还挺有用。”

大双肩包车视频的走红,给了张仁兵很大的信心,此后,他又马不停蹄地制作了米缸包、如意包、猪头包等作品,可以说是一个比一个“脑洞大”,一个比一个夸张。

虽然短视频平台让张仁兵小小地火了一把,但是他做的包还是一个都没卖出去。张仁兵:“不是没人买,是不想卖。”很多网友留言想要买他的奇葩包,有的想要留作收藏,有的想买回去博家人一笑,但是张仁兵都没有同意。

“很多包没有实用价值,有些包的细节还很粗糙,需要改进,我不希望我卖给别人的产品是粗糙的。”他想再花一段时间自己研究一下这些奇葩包的制作工艺,把奇葩包做成精良的作品,之后再来考虑销售。

春节前,张仁兵改良了之前做的“女儿红包”的制作工艺,他希望这款包成为他奇葩包系列里第一个可以对外销售的作品。所以,过年后回到青岛的第二天,他就请哥哥来帮他制作。他想在网上卖卖试试,看看奇葩包到底有没有市场。

谈到未来,张仁兵的想法很简单,他想借着自己的热度,再结合中国传统文化做一些与众不同且具有实用价值的包包,把自己的品牌定位在做奇葩包上。他希望,有朝一日让他的包走向世界舞台,让全世界人看了他的包后会心一笑,然后点个赞,加到购物车里。

(《中国人的一天 》第3361期 微信搜索公众号“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说出你的故事;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带你看更多不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