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差大臣打了败仗想回家 乾隆:你干脆死了算了

1735年,雍正皇帝病逝,乾隆皇帝即位。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乾隆皇帝掌握朝政大权后,对鄂尔泰、张廷玉等一班前朝老臣进行了裁抑,另外开始培养自己的力量。于是,年轻的讷亲得以入值军机处,在朝廷里崭露头角。

乾隆皇帝之所以信任讷亲,当然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讷亲是满洲镶黄旗人,根正苗红。另一方面,讷亲是清朝开国大臣的后代,祖父辈都在朝廷担任要职,姑母还是康熙皇帝孝昭仁皇后,属于自己人。同时,讷亲在雍正朝没有参与拉帮结派,又有清廉的美名。

有了皇帝的信任,讷亲自然青云直上,不在话下。

1745年,讷亲已经晋升为保和殿大学士,兼任领班军机大臣,负责管理吏部和户部两个重要部门。在上朝时,讷亲的位置已经在三朝元老张廷玉之前。面对浩浩荡荡的皇恩,连讷亲自己都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谦虚地表示,不敢位居张廷玉之前。

乾隆皇帝为表示满汉一家亲,便稍作平衡,规定上朝时张廷玉在前,讷亲在后。但在内阁行走的名单上,要将讷亲的名字放在前面。

其实,就算张廷玉的名字放在讷亲的前面,也不能掩盖讷亲的权力远远高于张廷玉的事实。

然而,一个人站得越高,摔得也越重。当讷亲走上人生的巅峰后,就不得不迎来下坡路。

当然,讷亲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滑铁卢”,会是在遥远的四川。

1746年,四川发生著名的“大小金川之乱”。乾隆皇帝先是派川陕总督张广泗领军前去平定,没想到进展非常缓慢。乾隆皇帝将正在山东赈灾的讷亲召回来,任命为钦差大臣,前往大小金川参与平叛。乾隆皇帝认为,“由可信大臣亲履行间,既可察明军中实情,据实入告,又可相机指示,早获捷音。”乾隆皇帝打得一手好算盘,不料却把讷亲推向了绝境。

原因很简单,讷亲或许并不是一个平庸的大臣,他在处理一般政务上的确有一套,也很精明能干,可毕竟从来没有打过仗,军事才能上完全是一张白纸。讷亲到了前线后,掌握了军事指挥权,他不懂装懂,瞎指挥,依仗清军在数量上的优势,盲目出击,使得清军连吃败仗,损兵折将。

张广泗碍于讷亲的身份,一昧对他阿谀逢迎。可在打了败仗后,又对他轻视。这样一来,讷亲与张广泗发生了矛盾,搞得军队里人心涣散。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这仗啊,越打越被动。

这时候,偏偏讷亲又萌发了逃离大小金川的想法,上书朝廷,请求回京。本来乾隆皇帝有将讷亲、张广泗召回京师述职之意,但讷亲主动申请回京,让他感觉脸面丢尽,“不重治其罪,将视朕为何如主?”于是,乾隆皇帝下旨,将讷亲就地革职,进行审讯。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就在这时,有人揭露讷亲在打了败仗后,还推卸责任,说:“金川事大难,不可轻举,此言不敢入奏。”意思是,朝廷根本就不应该对大小金川用兵。这完全是在甩锅给乾隆皇帝嘛。乾隆皇帝大为光火,怒斥:“误国之罪可胜诛耶!”

于是,讷亲就死定了:“著舒赫德将讷亲带往军前,会同经略大学士傅恒,一面讯明,一面即将伊祖遏必隆(讷亲祖父)之刀于营门正法,令军前将弁士卒共见之。”

这时,离讷亲步入人生巅峰状态的1745年才过去3年。

【参考资料:《清史稿》《清实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