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何突然撤拍西周珍贵青铜器?原来是盗的

据台媒称,一批“西周晚期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原计划在3月12日于日本东京拍卖,拍卖公司东京中央拍卖突然在3月9日于官网发出撤销拍卖的声明。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3月12日报道,大陆业内人士透露,因为这批铜器已被一些文物考古界专家质疑,为近年自大陆非法走私到境外的盗掘文物。

据悉,此组青铜器为周代曾国国君克父所有,包括鼎、簋、壶、甗、霝、盨等六大类共八件,每件器物上均铸有子孙颂扬先祖之德,以求子孙万代得以庇佑的铭文,少则八字,多则百字。其内容对于书法艺术及青铜学术研究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报道称,拍卖方称,这批青铜器是“民国旧藏”,来源显赫,经专家繁复考证,乃柯莘农(民国著名文物收藏家——微信公众号 古籍 注)挚友、近代名人萧振瀛因时局动荡,为躲避战火,代友转藏至西安柯莘农处,并附书信予以说明。其学术价值及历史人文价值尤为珍贵。

柯莘农(1883—1945)

拍卖方刊出的萧振瀛致柯莘农书信资料被疑是伪作

然而根据上海一名艺术收藏界人士指出,已有多名专家学者认为,该批青铜器并非民国旧藏,疑似近年来从中国非法盗掘、非法走私到境外的重量级文物。当中5大疑点包括:

1、该批青铜器锈色具有明显“生坑”特征(出土未久呈现的新鲜锈色文物谓之“生坑”——本网注)。这批青铜器通体蓝锈,与近年湖北随州文峰塔、枣阳郭家庙和京山苏家垄出土的曾国青铜器锈色完全相同,与传世的铜器明显不同。

2、近年来,湖北随州义地岗、文峰塔墓地、枣阳郭家庙墓地、京山苏家垄墓地多次遭到盗掘。湖北警方多次破获相关盗墓案件。

3、“曾伯克父青铜器”在私人收藏中已有露面,全都是近年出土。吴镇烽(陕西考古学家——本网注)所编《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续编)》一书中收录有7件带有“曾伯克父”铭文的铜器,全都注明均为近年出土。

4、民国时期,曾国青铜器发现极少,这样一批成组的带铭文青铜器竟然完全不见于任何的著录,非常不合常理。柯莘农本人是著名的收藏家,他收藏的带铭文铜器如“太师虘簋”等都已见于著录,惟这批成组的带铭文器物却从未著录过。

5、一名学者专门查验比对民国报刊上的萧振瀛本人书法,与拍卖行提供的信中落款“瀛”写法字迹完全不同,而且信纸也不是民国时期的纸。

3月9日,东京中央拍卖于其官网发出声明,指拍品涉及家族遗产纠纷,决定中止拍卖。

拍卖公司东京中央拍卖在3月9日于官网发出撤销拍卖的声明。(网络截图)

澎湃新闻就此事咨询相关的知名青铜器专家,该专家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公安等部门正在追查这一事件。

据悉,东京中央拍卖公司成立于2010年,为日本首家以公开形式拍卖中国艺术品的公司。2013年成立东京中央拍卖香港有限公司,并在2018年10月11日于香港公司成立五周年之际正式上市。

安藤湘桂(又名廖湘桂)为东京中央拍卖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澎湃新闻根据公开资料注意到,这一公司的十多位相关高管人员中,除一人是日本人外,其他人员均为华人。安藤湘桂(又名廖湘桂)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家是经营文房工艺品生意的,让我对文房雅玩培养出浓厚兴趣,中国艺术品也一直是我的兴趣所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日关系非常友好,那年我19岁,考取奖学金只身前往日本留学,开始了我的中日古美术旅程。在日本成为大学本科生,为了补贴生活费用,我开始买卖文房工艺品,没想到学生时代的兼职会变成我的事业,而且越做越喜欢。”

延伸阅读

青铜器相关拍卖资料

Lot 140-1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鼎

通高28.9 釐米 耳距:28.3 釐米 口徑:24.5 釐米

銘文:“伯克父其婁迺執干戈,用伐我仇敵,迺受吉金, 用自作寶鼎,用享於其皇考,用賜眉壽, 黃耇其萬年子子孫孫永寶用享”。

伐 我 仇 敵

參閱:左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毛公鼎

右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西周晚期姬?鼎

Lot140-1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鼎拓片(非賣品)

Lot 140-2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霝

通高35 釐米 口徑:13 釐米 腹徑:30 釐米

銘文:“曾伯克父自乍飤霝。”

左:Lot 140-2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霝

參閱:湖北省襄陽博物館藏 折紋青銅壺

Lot140-2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霝 拓片(非賣品)

Lot 140-3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簋

通高26釐米 耳距:36釐米 口徑:18.5釐米

銘文:“唯曾伯克父甘婁自作大寶簋,用追孝於我皇祖,文考。曾伯克父其用受多福無疆眉壽、永命、黃耇、靈終,其萬年子子孫孫永寶用。”

曾 伯 克 父

Lot140-3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簋

參閱:左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仲柟父簋

右 山東省博物館藏 魯伯大父簋

參閱:左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西周晚期 師寰父簋

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師酉簋

Lot140-3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簋 拓片(非賣品)

Lot 140-4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壺(對)

通高33 釐米×2

銘文:“唯曾伯克父自作寶飤壺,用害眉壽,黃笱,其萬年子孫永寶用”。

參閱:左1976 年陝西省扶風縣莊出現的三年興壺

右1993 年山西曲沃北趙村晉侯墓地出現的楊姞壺

Lot140-4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壺 拓片(非賣品)

Lot104-5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甗

通高42.5 釐米 口徑:32 釐米

銘文:“唯曾伯克父甘婁迺用作旅甗子孫永寶。”

左:Lot 140-5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甗

參閱:1978 年山東曲阜魯國故城望父台的西周晚期魯仲齊青銅甗

Lot140-5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甗 拓片(非賣品)

Lot 140-6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盨(對)

長33 釐米 寬19 釐米 高19 釐米×2

銘文:“唯曾伯克父甘婁迺用作旅盨子孫永寶”

Lot140-5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盨(對)拓片(非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