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青铜组器“涉及家族遗产纠纷”于日本撤拍

  中国美术报网

  东京中央拍卖于官网发布声明,原定于3月12日在“长物——中国艺术品夜场”上拍的西周晚期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由于“涉及家族遗产纠纷”,决定中止拍卖。

  东京中央拍卖官网声明

  随后有消息透露:国内多名专家指出,这组极罕青铜器并非拍卖方所称的民国旧藏,而是疑似近年来从中国非法盗掘、非法走私到境外的重量级文物。

  对于日本拍卖方的声明,一位知名青铜文物研究专家对记者表示,对于此事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因为公安等部门正在追查这一事件。

  此前拍卖方公开的资料显示,此套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为周代曾国高级贵族克父所有,包括鼎、簋、壶、甗、霝、盨等六大类共八件,每件器物上均铸有子孙颂扬先祖之德,以求子孙万代得以庇佑的铭文,少则八字,多则百字,其内容对于书法艺术及青铜学术研究有著极其重要的作用。

  拍卖方曾称,这组青铜器为民国旧藏:“此组西周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来源显赫,经专家繁复考证,乃柯莘农挚友,近代名人萧振瀛因时局动荡,为躲避战火,代友转藏至西安柯莘农处,并附书信予以说明。其学术价值及历史人文价值尤为珍贵。”拍卖行的页面中还有萧振瀛致柯莘农书信资料的照片。

  柯莘农(1883—1945)

  拍卖方刊出的萧振瀛致柯莘农书信资料被疑是伪作

  据澎湃新闻报道,目前指出西周晚期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疑似近年来从中国非法盗掘、非法走私到境外的重量级文物的判断依据大致有五点:

  一、这组青铜器锈色具有明显的“生坑”特征(术语:出土未久呈现新鲜锈色的文物谓之“生坑”)。这组青铜器通体蓝锈,与近年湖北随州文峰塔、枣阳郭家庙和京山苏家垄出土的曾国青铜器锈色完全相同,而与传世的铜器明显不同。

  二、近年来,湖北随州义地岗、文峰塔墓地、枣阳郭家庙墓地、京山苏家垄墓地多次遭到盗掘,湖北警方曾多次破获相关盗墓案件,公安部也曾督办过湖北随州义地岗盗墓的“五八“大案。

  三、“曾伯克父”青铜器目前在私人收藏中已有露面,全都是近年出土。吴镇烽所编《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续编)》一书中收录有7件带有“(曾)伯克父”铭文的铜器,全都注明均为近年出土。

  四、民国时期,曾国青铜器发现极少,这样一批成组的带铭文青铜器竟然完全不见于任何的著录,非常不合常理。柯莘农本人是著名的收藏家,他收藏的带铭文铜器如“太师虘簋”等都已见于著录,何以这样一批成组的带铭文器物却从未著录过?

  五、一位学者专门查验比对了民国报刊上的萧振瀛本人书法,与拍卖行提供的信中落款“瀛”写法字迹完全不同,而且信纸也不是民国时期的纸。

  如若专家所指为实,“盗墓贼”们为何要通过这样的手段将盗掘文物披上合法外衣呢?专家们介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于1970年11月14日在巴黎通过《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将近年来盗掘走私的文物伪装成“民国”时期的旧藏,就可以避开这条公约,“洗白”成“合法”拍卖品,而拍下来的收藏家以后再转卖也是合法的。

  “这是国际市场上‘洗白’非法文化财产的惯常做法。”一位专家说,“这些被盗掘文物一般都是先流落到香港,然后再到日本、美国等地拍卖。”

  据悉,东京中央拍卖公司成立于2010年,为日本首家以公开形式拍卖中国艺术品的公司。2013年成立东京中央拍卖香港有限公司,并在2018年10月11日于香港公司成立五周年之际正式上市。

  安藤湘桂(又名廖湘桂)为东京中央拍卖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根据公司公开资料显示,这一公司的十多位相关高管人员中,除一人是日本人外,其他人员均为华人。

  安藤湘桂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家是经营文房工艺品生意的,让我对文房雅玩培养出浓厚兴趣,中国艺术品也一直是我的兴趣所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日关系非常友好,那年我19岁,考取奖学金只身前往日本留学,开始了我的中日古美术旅程。在日本成为大学本科生,为了补贴生活费用,我开始买卖文房工艺品,没想到学生时代的兼职会变成我的事业,而且越做越喜欢。”

  对于此组青铜器撤拍的具体原因公安等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我们也期待调查结果尽快公布。

  重器:西周曾伯克父青铜组器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鼎

  通高28.9 厘米 耳距:28.3 厘米 口径:24.5 厘米

  铭文:“伯克父其娄迺执干戈,用伐我仇敌,迺受吉金, 用自作宝鼎,用享于其皇考,用赐眉寿, 黄耇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享”。

  伐我仇敌

  相关青铜器参考:

  左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毛公鼎

  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西周晚期 姬?鼎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鼎拓片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霝(líng)

  通高35 厘米 口径:13 厘米 腹径:30 厘米

  铭文:“曾伯克父自乍飤霝。”

  相关青铜器参考:

  左Lot 140-2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霝

  右 湖北省襄阳博物馆藏 折纹青铜壶

  Lot 140-2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霝拓片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簋

  通高26 厘米 耳距:36 厘米 口径:18.5 厘米

  铭文:“唯曾伯克父甘娄自作大宝簋,用追孝于我皇祖,文考。

  曾伯克父其用受多福无疆眉寿、永命、黄耇、灵终,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曾伯克父

  相关青铜器参考:

  左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仲柟父簋

  右 山东省博物馆藏 鲁伯大父簋

  相关青铜器参考:

  左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西周晚期 师寰父簋

  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师酉簋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簋 拓片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壶(对)

  通高33厘米×2

  铭文:“唯曾伯克父自作宝飤壶,用害眉寿,

  黄笱,其万年子孙永宝用”。

  相关青铜器参考:

  左 1976 年陝西省扶风县庄出现的三年兴壶

  右 1993 年山西曲沃北赵村晋侯墓地出现的杨姞壶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壶 拓片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甗

  通高42.5 厘米 口径:32 厘米

  铭文:“唯曾伯克父甘娄迺用作旅甗子孙永宝。”

  相关青铜器参考:

  左 Lot 140-5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甗

  右 1978 年山东曲阜鲁国故城望父台出土

  西周晚期鲁仲齐青铜甗

  Lot 140-5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甗 拓片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盨(对)

  长:33 厘米 宽:19 厘米 高:19厘米×2

  铭文:“唯曾伯克父甘娄迺用作旅盨子孙永宝”

  Lot140-5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盨(对)拓片

  文章资料参考:澎湃新闻 文物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