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后欧洲经济的复兴,离不开“马歇尔计划”的深远影响

“马歇尔计划”是战后美国最有影响的一项外交政策之一。它的出台意味着,美国与苏联在欧洲和德国问题上达成共同政策的尝试的终结。1947年,国际局势越发变得明朗,美国和苏联对在经济和安全事务上如何处置它们共同的前敌对国家——德国存在着结构性的立场冲突。为了取得战略主动权,美国决定把马歇尔计划扩展到联邦德国,从而加强遏制苏联的战略力量。

马歇尔计划的策划者之一,乔治·凯南

一、凯南领导新成立的国务院政策设计委员会

在1947年夏之前,美国决策层对如何有效促进西欧经济复兴仍没有一套清晰的政策。在国务卿马歇尔的充分信任下,凯南领导新成立的国务院政策设计委员会在这方面做了重要工作。早在委员会正式运作之前,凯南就确定要把恢复西欧经济作为未来工作的优先方向。在1947年4月24日撰写的一份备忘录中,凯南向国务院建议,美国政府应该对有关英国、法国、德国西占区和奥地利当前经济趋向的文件进行汇总,以利于美国对欧洲经济援助政策的制定。

二、经济援助计划框架形成

1947年5月初,马歇尔指示凯南就经济援助计划起草一份大体框架。在5月15日举行的例行工作会议上,凯南指出,“当前”美国安全的主要问题乃是“对法国、意大利、德国占领区、奥地利和英国等最为重要的地区给予关注”“对于当前的政治问题,解决之道乃是经济方法”。5月16日,凯南向艾奇逊提交了一份备忘录。在备忘录当中,凯南指出,“当前对外政策计划最重要也最紧迫的事情,乃是恢复西欧国家的希望和信心”。因此,“我们在德国和奥地利的占领政策,必须朝着使这些国家的西部地区能够对西欧总的经济恢复工作作出最大贡献的方向进行塑造。”5月23日,凯南正式向国务院提交了委员会成立之后的第一份政策建议,主题即为“处理西欧援助问题”。

5月28日,马歇尔、艾奇逊(时任主管对欧事务的副国务卿)、克莱顿(时任主管经济事务的副国务卿)、凯南和其他国务院官员举行会议,就美国如何通过经济措施稳定欧洲政治形势进行商议。凯南5月23日的备忘录得到了充分的肯定。

二战后的欧洲

三、苏联拒绝参加欧洲复兴计划

不过,关于未来的欧洲援助计划是否需要把苏联和东欧国家纳入进来,与会者虽有争议,最终还是同意向苏东国家做出邀请。一部分人认为,把苏东国家排除在援助计划之外,将会进一步加剧美苏之间的紧张关系,美国将会因此担负起欧洲和德国分裂的责任;另一部分人则认为,美国向东欧国家开放援助计划,有助于使这些国家脱离苏联的严密控制。

不过,马歇尔、艾奇逊都强调,美国国会刚在不久前的3月份应杜鲁门总统的要求向希腊、土耳其拨付军事援助,以应对苏联的“威胁”。如今行政部门却又希望国会同意向苏联提供援助,这势必会使行政部门陷入极大的困难。

为此,美国政府需要在向苏联做出邀请时附加一些苏联难以接受的条件,以达到规避苏联的目的。这些条件包括申请国需要向美国提供本国国际经济贸易统计数据,并接受美国就有关资源分配。最终,苏联拒绝参加欧洲复兴计划,同时也劝阻了波兰等国参与其中,用“经济互助委员会”取而代之。

二战后的欧洲

四、西欧国家对马歇尔计划的反应不尽一致

事实证明,凯南5月23日的备忘录构成了国务卿马歇尔6月5日哈佛大学演讲的主要蓝本。按照设想,马歇尔计划将在推进欧洲一体化方面发挥主导性作用。但是,西欧国家对马歇尔计划的反应不尽一致,其中又以英法两国最为典型。

起初,美国积极支持西欧国家召集并建立了“欧洲经济合作委员会”(CEEC)。委员会也把“设计一套总体的援助计划”和“建立一个协调国家经济政策的永久组织”作为自身最为重要的两项任务。委员会先是与经济复兴署经过反复谈判,确认了170亿美元的总体援助额。1948年4月,美国国会正式批准《欧洲合作法案》。1949年3月13日,美国参议院以69对17票通过“马歇尔计划”,众议院则在3月31日以329对74票,批准了上述计划。美国对欧洲经济援助总额最终被确定为120亿美元。

马歇尔计划

1948年6月,“欧洲经济合作组织”(OEEC)成立,具体负责与美国经济合作管理局就援助计划进行协调,并对参与国的资金分配事务进行监督。美国希望欧洲经济合作组织能够建立某些有力的职能,以便使欧洲国家能够在未来通过自助、相互援助和非制度化的合作措施逐步实现自我维持。但是,英国并不愿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经济传统和外交独立性,拒绝赋予经济合作组织以任何实质性的权力,最终甚至选择置身于经济合作组织之外。缺乏英国合作的OEEC显然无法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在多次劝说无效的情况下,美国对英国的做法逐步感到不满,美英关系也一度因此变得紧张。

与英国相比,法国的反应要灵活得多。皮杜尔、舒曼、莫内等人在1840年-1950年就积极地筹划着西欧经济合作的有关制度和框架,并为法国在这些未来制度和框架占据有利的位置而设计各种方案。为此,并不奇怪,法国政府对马歇尔计划表示热烈欢迎。到1948年之后,法国决策层已经意识到,法国别无办法,只能与德国人一起合作,法国的复兴与欧洲的统一才有成为可能。因此,法国在意的不是西德是否也应该获得美国的援助,而是法国获得的份额是否足够多。

美国杜鲁门政府在讨论援助欧洲计划

五、“舒曼计划”的提出

在确认美国积极支持西欧一体化的情况下,舒曼与莫内把问题定位为如何提出一个可以获得美国支持的西欧一体化计划,法国在其中又能发挥主导性的作用,特别是能够消解法德之间的安全问题。

最终,1950年5月9日,舒曼在巴黎通过广播向世人提议,建立一个单一的共同行政机构对法德两国的重工业进行管理,其他国家也可以选择加入其中。但是,美国政府起初对“舒曼计划”的反应更多的是关注它的经济性质,以致把该计划视为法国要建立一个排他性的国际卡特尔组织,将会跟英国搞帝国特惠制一样,从而会威胁到美国在欧洲的经济利益。

法国外交部长罗贝尔-舒曼

后来,在艾奇逊的耐心解释下,华盛顿才开始对该计划给予大力支持。不过,美国很清楚,法国本身过于虚弱,难当英国那样的“大任”。因此,美国还是寄希望于英国领导欧洲一体化。并且,如果欧洲一体化由法国主导,这种一体化有可能会偏离美国的战略目标。美国还需要进行必要的堤防。

参考文献:

陈乐民《战后英国外交史》

资中筠《战后美国外交史——从杜鲁门到里根》

杨捷《美国在第一次柏林危机中的决策研究》

吴宇《联盟与遏制——美国对联邦德国重新武装政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