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影视从业者租房调查

惊蛰已过,万物生长。又是一年好春光。

然而,对于大多数北漂“社畜”来说,春节过后的人间三月天,却得在离职换房的忙碌中度过。朋友圈里时不时刷出一条租房、转房信息;周末中介们带着一波又一波客户连轴转,好不热闹。

上周末,寻觅新住所期间碰到了几个圈内同行,闲聊之时不免吐槽租房的种种辛酸。奈何,身为一枚还没实现财务自由、买不起房的“影视民工”,租房是唯一的安家之选。

于是乎,趁着这波租房热,通过调查问卷的形式了解圈内部分小伙伴们租房的概况,以此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影视从业者生活的侧影。

比如有人在出租房里找到了爱情,有人从地下室的无名之辈混到了有名有姓的小人物。

或许,我们在北漂过程中都曾经历过黯淡无光的岁月,但前路终究会春光明媚。要相信,时光所有的馈赠都不会迟到。

租房四大热门地段

六号线沿线、泛百子湾、通州、传媒大学周边

在此次调查中,以90后居多,占比达到61.67%;其次是80后,占比为28.33%,此外还有10人为95后,以及2人为70后。

而这些小伙伴,又以宣传营销和影视媒体人数最多,占比同为19.17%;此外,还有12.5%为从事媒介、商务的同行,以及编剧、影视后期、导演、影视策划、发行等,基本涵盖了各个工种。

从以上年龄分布和职业分布大致也可以看到,影视从业者还是以30岁以下的青年人为多数。这些人,大多毕业3—5年,具备一定的工作经验和人脉积累,但是在房价高昂、消费不低、饭局不少的帝都生活,若要说存款有多少,参考腾讯去年发布的消费报告,90后平均存款为815元,你懂的。

因而,60%为合租房,40%为整租房的现状,也就不难理解了。

那么,同为影视行业效劳,小伙伴们都住在哪儿呢?如果说,天通苑是北漂最大的聚集地,那我大朝阳绝对是影视从业者最密集的居住地。

受访者中,91.6%的小伙伴都选择居住在朝阳区,此外还有10人分别散落在海淀、昌平、房山、大兴等京郊地区,最远的是一位从事媒介的小伙伴,住在廊坊。

而在朝阳区,又有四个较为集中的地段。其一为地铁6号线沿线,以金台路、青年路、常营、草房为几个关键地点,有21.6%的小伙伴居住在此区域。其中,有几个比较著名的小区,比如柏林爱乐、像素等,从事宣传营销、影视策划的在这儿的最多。

其二为通州地区,包括通州北苑、梨园、宋庄等地,聚集了20.8%的小伙伴。因为地方相对偏远,工作较为自由的编剧、或者接私活的影视自由职业者居多,也有部分导演选择住在宋庄。

其三,则是百子湾、双井、劲松这一带,有20%的小伙伴住在这附近,多以宣传、发行为主。

其四,则是传媒大学周边,包括定福庄、北花园、高碑店、大黄庄等地,人员占比为12.5%,以影视媒体、影视后期从业者居多。

以上四大地段集中了80%的圈内小伙伴,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散落在团结湖、三元桥、立水桥、天通苑等朝阳东北区域。

而之所以朝阳区会有如此聚集效应,也是因为其聚集了大量的影视传媒类公司,以及各类文化产业园区。比如既有像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北京懋隆文化产业创意园这类由老旧厂房改建而来的文创园,也有如郎园vintage、东亿国际传媒产业园等实现了小剧场、美术馆为一体的公共文化空间。

而大多数人选择租房的首要考虑条件是离公司近、上班方便,正如此次受访者中,有55.83%的人都是如此。毕竟,北京太大,你在朝阳、我在海淀,都能成异地恋,每天在路上所节约的时间成本,足够提高生活的幸福感。

可以说,朝阳区自带影视文化产业辐射效能,再加上大多数人租房选择的首要区位考虑因素,促成了其吸引影视从业者居住的条件。

房租最高涨幅达30%

2000—3000占比28.3%

当然,除了上班方便之外,房租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考虑因素。在受访者中,有54.17%的人表示价格便宜也是考虑租房的首选条件之一。

在拍sir向某平台中介小哥咨询时,他也直言,房租这两年确实涨幅不小。尤其是去年,一些热门地段最多有涨1000左右,甚至还有涨幅达到30%左右的。而今年年后,涨幅相对有所回落,比如传媒大学周边、常营附近,基本涨价都在500左右。

在此次调查中,也有住在十里堡的某宣传人员,声称去年房租就涨了25%。

上涨的房租,让本就“月光族”属性的影视从业者们有苦难言;再加上遭遇影视寒冬,不少公司裁员、降薪,使得影视从业者更是雪上加霜,压力徒增。

当然,房租必然也会受地段、交通等因素影响。比如,同在朝阳区,东边八通线附近的房价相对较低,在土桥附近的两居室价格在3700—4500之间;而六号线沿线,尤其是青年路、朝阳大悦城附近,由于地处繁华商业区,房价就相对较高,正规两居室基本价格在八九千,甚至超1万。

在此之下,又想离上班地点近,又不想把工资都奉献给房东的小伙伴们,大多选择合租,和室友共同分摊房租就更可以理解了。

从调查结果来看,个人需要承担房租在1000元以下的也有,但占比仅为3.3%,他们大多住在房山、宋庄等地,房租大概在400—900不等。以影视媒体、编剧为主。比如某自媒体记者,此前和几个朋友一起居住在宋庄的小院儿,房租仅400,不过那也是2017年的事了。

除此之外,房租在2000-3000之间的人最多,占比达28.3%。这部分人大多是和别人合租两居、三居室,从事媒体、宣传营销、策划、后期剪辑的都有;房租在3000—4000的人也不少,占比为16.6%,以媒介、商务、策划为主。

而除了合租之外,整租的人也有很多。他们所需承担的房租相对更高,房租在5000—10000之间的,占比为19.2%,以导演、编导、发行居多。其中,也有个别整租的价格在1万以上,主要从事的是媒介、发行类工作。

从以上的房租水平,似乎也可以粗浅反映出影视从业者的薪资待遇水平之差距。比如,编剧的不稳定性,以及层级的差别性,造成了有些没作品的小编剧只能蜗居一隅,而一些有作品傍身的编剧,收入相对较高,相对应的房租就会偏高。

整体而言,从房租也可以看到,媒介、商务、发行,也就是从事宣发的小伙伴们普遍比媒体从业者的薪资要高。此刻正在拼命码字的拍sir念此也只得心有戚戚。

租房故事多

黑中介、奇葩室友、想要的爱情全都有

想起刚来北京那年,拍sir在双桥住着不到8平米、没有窗户、每个月700块的隔断房,第一个周末醒来暗无天日的感觉直到现在都很清晰。当时唯一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住上一个带窗的房间;到如今,新住所有着落地窗、大阳台,也算是一个质的飞跃。

虽然与之相对的,是房租倍速增涨之下的压力。当然,更忘不了的,则是这几年每一次租房、搬家的劳累伤神。

说起这点,大概是绝大部分北漂一族共同之伤了。列夫·托尔斯泰有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而在租房界,恰恰相反,应该说“不幸的租房经历都是相似的,幸福的租房经历各有各的幸福。”

作为北漂族中的一个群体,此次受访的影视从业者们,谈及租房有关的种种故事,也比以往更加积极踊跃,或许是积攒了太多的情绪想要表达。

黑中介是少不了的吐槽对象。不少人刚到北京时,既没落实工作、也没太多可支配资金,更没找房经验,往往就会贪图一时便宜而上了黑中介的当。退房时想着法儿扣押金已经使见怪不怪的小事儿,住了一段时间出现了真正的房东,被“扫地出门”的凄惨也不是没人经历过。

除此之外,室友更是成了众矢之的。不交水电费、搬家时拿人东西,那都是吃人手短;不注重个人和集体卫生,则是更大的问题。乱扔垃圾、不收拾厨房残渣等不良生活习惯,确实让人头疼。值得一提的是,与大家印象中男生可能更邋遢不同,在此次受访者中,倒是有不少男生吐槽女生的情况,比如上厕所洗澡不整理掉的头发,女性用品乱扔等。

而比这些更为频繁出现的吐槽事件,则是较大尺度,放到影片中过审不了的成人片段。由于是出租房,尤其是隔断房,基本隔音效果为零,你能在屋里听到室友所有的声音,包括打游戏的呼喊声、睡觉的呼噜声、看片的刺激声,以及各种分贝的娇喘声。

住百子湾的某编导,就说起隔壁的女室友,大概一个月换了十多位床友。也有听着室友,每天都带着女(炮)友回家,整宿开车的某媒介,用他的话形容,那是噪音和污染并存。不厚道地说,或许,在这偌大的北京城里,室友可能比你更了解你的男(女)朋友的情感史。

而这些,则是租房过程中不得不考虑的人际交往因素。在此次调查中,有27.5%的影视从业者表示会在租房时首要考虑这一因素。毕竟每天都这么忙,因为这些事情影响心情多不值当。

当然,有不幸的自然也有幸运的。在此次受访者中,有住过400块钱地下室的媒体记者,有住过300块钱仓库改造房的编剧;有遇到过房子老化漏水、下雨天成河的媒介,也有遭遇过房东威胁的导演。只是,北漂的心酸和坎坷并没有让他们泄气,反而更添了一层斗志。

每个人都想从无名之辈成为大人物,确实大多数人也正一步一个脚印逐渐靠近这个目标。越住越宽敞的房子,也是佐证之一。

而更让人羡慕的则是有些圈内同行从室友变成了情侣。比如某做影视后期的姑娘,正巧和男室友是同行,平时不乏工作交流,相似的兴趣爱好,再加上“近水楼台先得月”之理,慢慢地感情随之升级,直到现在颇为稳定,即将步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想来,这也算是北漂租房岁月中的极大馈赠。

总而言之,作为影视从业者,同时也是北漂族中的一份子,有特殊性也有共性。凡是经历,都不悔过。试问谁不想,要一所大房子,有很多很多的房间。那么,就一起继续努力奋斗吧!

*本文授权转载自“一起拍电影”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