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位高僧大德年老体弱,还在操劳些什么?

当代佛门尊长佛源老和尚(右)、本焕老和尚(左)在为信众开示佛法

“回去告诉你们师父,我今年30岁,你们师父今年20岁。正年轻,好好干!”2002年春,笔者遵家师佛源老和尚的吩咐,到深圳弘法寺礼请年逾九旬的本焕老和尚(1)为虚云寺开光,本老如是嘻嘻笑嘱。继而开示: “你们师父了不起,我很佩服。不愧(虚云)老和尚给他的授记‘恺志雄能振宗纲’,‘佛慈梵畅摩诃衍’(2),源远流长,佛源无尽。云门寺办得那么好,手下又培养出一批得力弟子,真是菩萨再来。有这么好的师父,是你们的光荣和福报。你们要借师父的增上缘,好好修,争取更大的果报,成佛作祖。跟你师父讲,鸡足山那个地方,我想去,但年龄大了,想去也去不了,对不起了。虚云寺开光,有你们师父,有一诚和尚、传印和尚、净慧和尚,很好了。”

从前,笔者不懂家师等这几位前辈,都已八九十岁高龄的老人了,不知哪来那么多精力和体力,干劲十足,好像总也不会累?后来,从前辈们的言传与身教中逐渐明白了他们的愿心。

佛源老和尚(中)、本焕老和尚(右)、明学老和尚(左)等佛门长老在主法

虚云老和尚不也在一百多岁时依然发心住持中兴云门寺、云居山,为复兴中国佛教而操劳吗?本焕老和尚老当益壮,“不休不息无挂碍”,像虚云老和尚一样“众生无尽愿无尽”。虽八九十岁高龄,亦当二三十岁想,为众生,为三宝,勇担如来家业。

记得本焕老主持重建四祖寺落成开光时,佛源老有《本公焕老和尚中兴四祖寺赞颂》一诗以贺:

绍祖宏宗选佛场,婆心住世不寻常。

东山续振如来业,法脉恢腾永劫昌。

垂迹尘劳争道德,开天辟地庆流芳。

不休不息无挂碍,百岁高僧兴未央。

家师佛源老此诗是对本焕老的赞颂,但又何尝不是自身愿行的写照呢?

不要说老和尚放不下。谁不想放下,谁不想清净,少烦少恼呢?“问渠何故寻烦恼?担子加肩未敢休。”(3)这是虚云老和尚的心语,身为佛子,这是何等神圣的使命!众生是度不完的,生老病死也是人之常情,老和尚们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些事想做,但年龄大做不了。但他们胸怀地藏菩萨“众生度尽,我愿乃尽”的愿力,恨不能像观世音菩萨一样大悲千手眼,度众生。

佛源老和尚、本焕老和尚,都是虚云老和尚的入室弟子。1948年正月初八,本焕老蒙虚云老和尚印可,传临济宗法脉。同年四月初八,虚老为本焕老送座为南华寺方丈。1951年八月初三,佛源老蒙虚云老和尚印可,授云门宗法脉。1953年韦驮菩萨诞日,遵虚老慈命晋为云门寺方丈。二老分别肩负虚老在广东中兴的南华、 云门两大道场,不论在动荡岁月还是清明时期,两老作为法门兄弟,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漫漫人生路,他们关心互助,法亲情谊之深厚从交往的平凡点滴中透出来,着实感人。

本焕老曾住持南华寺,于1953年和1956年组织开坛,请虚云老和尚回山传戒,虚老请佛源老和尚为教授和尚,一起在南华寺传戒(当期戒子中,有后来成为佛门龙象的一诚和尚等)。

拨乱反正初,佛源老重回云门,本焕老则驻锡丹霞山别传寺,两寺均百废待兴。一次两位老人见面,谈及寺院重建,本老说:“有居士发心捐了些建寺功德,可钢筋买不到,迟迟无法开工”。

“您老不用太操心,这事我来想想办法吧!”佛源老和尚安慰道。

时值改革开放初期,各行各业蓬勃发展,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更是处处搞建设,一时钢筋紧缺,难以买到。说这话时,其实佛源老和尚心里也还没底,但他先安慰本焕老,后经多方联络,终于解决了困难。

一次,广东省召开政协会议,两老皆作为省政协委员赴会,佛源老报到后知本焕老已先到,放下行李便带弟子们去拜望。

“顶礼!顶礼!”佛源老欢喜地口说顶礼,带着随行弟子便拜了下去。

“接驾!接驾!”见到佛源老到来,本焕老高兴得赶忙起身迎接。

本焕老年长,出家也比佛源老早好几年。佛源老以身示范,礼敬戒腊在前的比丘,体现了他老人家对戒腊的高度尊重,也让后学体会到什么是谦卑与尊敬。当时两老已年逾古稀,然而都精神矍铄。虽然出席会议,佛老依然布衣芒鞋如常,手执禅杖,端坐自然,透出老禅和的本份风光。本焕老高兴地招呼佛源老近前而坐,犹如见到久别的骨肉弟兄到来,嘘寒问暖,兄弟情谊殷殷暖润,让人深受感染。

“来!借花献佛。”坐下寒暄片刻,本焕老将会务组发给的水果请大家吃。

“好!今天一起吃老本。”佛源老和尚接道。

“明天吃老佛。”

两位老人风趣地语言像是开玩笑,又像斗机锋,逗得大家忍俊不禁。

而今,棒喝自如的家师佛源老和尚缘满归去,再次向我们深刻地开示了诸行无常。个人生死个人了,我们不能不修行而单依赖佛祖加持,光吃老佛;也不能总想着还有老本可吃而不修行,毕竟,再多的老本也会吃完啊!

作者:

惟升和尚,当代佛门尊长佛源老和尚入室弟子、云门宗第十四世法脉传人,现为云南鸡足山虚云寺方丈。2003年,在北京 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虚云老和尚的足迹》一书。

注释:

(1)、本焕老和尚(1907-2012 ),虚云老和尚弟子,生前任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广州光孝寺、深圳弘法寺方丈。著有《禅堂开示》一书。

(2)、1951年古历八月初三,佛源老和尚蒙虚云老和尚印可,承嗣云门宗法脉,授法偈是:“妙心胜德不可量,恺志雄能振宗纲。佛慈梵畅摩诃衍,源远流长法海康”。

(3) 、虚云老和尚《星洲佛慈居士请题》自赞偈,偈文是“这个痴汉没来由,荆棘林中强出头。峰顶直钩寻钓鲤,海众拨火欲烹沤。作事岂从人所事,怀忧不为我而忧。问渠何故寻烦恼?担子加肩未敢休”。见岑学吕等编《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鸡足山虚云寺印行,1999年版,第909页。

佛源老和尚发起兴建的云南鸡足山虚云寺